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去河南
    陈圆圆紧咬着薄唇,眨了眨一池秋波,低埋下头,狠狠地点了一下。

    但陈圆圆心里却是更加慌张与兴奋,作为被这个社会忽略的人,她从来都没有过自己要喜欢谁的意识,也更加不可能会去承认自己喜欢谁。

    而此刻当朱由检这么一问,让她直面自己的情感时,她仿佛又一次恢复了自我,似乎朱由检赐给了她可以喜欢一个人的资格,这让她不由得有些窃喜起来。

    陈圆圆不禁暗想,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种感觉,仿佛在此刻,朱由检的身影不仅仅能带给她一丝安稳,还带给她一丝愉悦。

    礼法的限制,让陈圆圆不敢直接看着朱由检,但只要偷偷看一眼,陈圆圆似乎就能得到极大的满足,比赏给她珠罗翠玉还要令她欣喜。

    朱由检相貌自然不是出众的,但在陈圆圆眼里,却成了看不够的美丽。

    朱由检并没有这么多复杂的内心情绪,他没有陈圆圆想象的那么好,他也同所有的男子一样对陈圆圆的喜爱更多的是停留在被她的美色所吸引而已,当然他也习惯了陈圆圆的朝昔相伴,不过在没有竞争者和可以随时占据一个女人的心的情况下,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会对陈圆圆有情感上的牵连。

    若是有,他也不会自然地问陈圆圆是不是喜欢自己,这无疑是来自帝王的自信与不在乎。

    不过,见陈圆圆那一脸害羞而又紧张的样子,朱由检也觉得她比以往时候更添几分姿色,特别是那炯炯有神的眼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美,仿佛能勾得人心魂荡漾。

    再加上朱由检现在正在病中,体虚则必然心火旺,心火旺则必然阳盛,但朱由检也知道自己若是因此放纵自己,则必然亏损身体,一想到大业未成,也只好长呼了一口气:“也罢,等天下大安时,朕再要了你身子,你先下去吧,站在这里,只会让朕心烦意乱!”

    陈圆圆局促不安地退了下去,不由得想起陛下朱由检所说会要了她身子的一句话,这种话在以往肯定是有些难以入耳,令人羞涩甚至是恼怒,但此刻,陈圆圆却有些期盼,恍然间,她觉得这是一种最好的承诺,能让她切身体验到来自陛下的温存。

    大战在即的时候,对于身处帝国最顶端的人即朱由检而言,最需要的是一个人独处,这样可以让自己的思维保持在最清晰的状态。

    窗外的宫墙与远处绿意葱茏的钟山阻碍了朱由检的视野,这让他有一种不安全感,无法知晓外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湖广的阿济格有没有发动进攻,河南的多铎是否已经攻破虎牢关?

    在这个还没有无线电的时代,即便是八百里加急,对于最新战报的知晓也总是有所延迟,这就使得朱由检这个操盘者很难随时随地知道前线的局势,这也是他放权让各省督抚自己搞的原因,他不能做到高效率统筹全局。

    但朱由检也不想把自己就这么关在宫墙之内,他不想等着清军到了南京城下时,他才清楚地知道自己的确是失败了,他也想看看传说中的金钱鼠尾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与汉人相比,到底要强壮多少,到底有多悍不畏死,有多残忍粗暴。

    只觉眼角有些充血困乏的朱由检不由得再次闭上了眼,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即便是常见的风寒,也只能卧床静养,但一想到前方的战事,朱由检还是下了旨意,要明日启程去河南。

    湖广有李岩和堵胤锡,且湖广即便丢了,还有江西。

    但河南若是不保,清军多铎部便可直入中都凤阳或是山东地界,而现在守备河南的乃是前兵部右侍郎吕大器,算是一位带兵的老臣,且也算是比较有气节的大臣,这也是朱由检虽然知道他是东林党也敢让他做河南总督兼总兵官的原因。

    不过,河南并未有强兵猛将驻守,只有吕大器在河南招募的乡兵与部分归附大明的官军,再加上河南作为四战之地,也没有经济基础做支撑,因而朱由检也知道河南迟早都是要丢的。当然,即便要丢也要丢的慢些才好,最好能让多铎在兵进河南的时候遭受到一定损失。

    文武百官们与后宫妃嫔们都不希望朱由检在这种时候还带病去河南,在他们看来,这是没有必要而且很危险的事,毕竟谁也不清楚,河南到底什么时候会落入朱由检手中。

    但现在的朱由检不是一个闲的住的人,他不喜欢瞻前顾后,在他看来,自己以帝王之尊突降河南,至少可以给河南的官民增加一定的士气,让河南的战事持续得更久一点。

    而对于他的生命安全则不是他考虑的事,而是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与近卫军第二军总兵官何新考虑的事。

    总不能帝王想做什么事还得先得到底下人的同意,按照正常的规则,则是底下护卫的人则要根据各种复杂的环境确保帝王朱由检的安全。

    这日初晨,正是阳光和煦之时,朱由检披上裘衣在一双泪目的注视中上了车辇,看着缓缓后退的南京城,朱由检不知道自己这会不会是人生之中唯一的一次巡视河南之旅。

    夏允彝所带的近卫军第二军第一步兵营(甲种营)与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的五百缇骑组成銮舆护卫队,这算是比较高规格的护卫,当然,毕竟是去河南前线,谁也不能确保会不会遇到突发情况。

    因新科状元夏完淳也在夏允彝步兵营中担任把总,因而朱由检便将夏完淳叫到了龙辇上,与自己同行。夏完淳虽年仅十五,但对崇祯帝朱由检已有莫大的忠诚,毕竟他也清楚,能让他连中三元,成为大明继黄观、商辂之后又一科举巅峰人物,这种荣耀只有当今陛下才能给。朱由检自然是给了夏完淳极大的知遇之恩,即便夏完淳没有和朱由检太多接触,但现在一到朱由检御前,夏完淳便凛然起敬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