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朱由检问夏完淳
    朱由检的身体有些恶寒,困倦而头昏身重,还好的是,在随行太医的调理下,鼻塞之症好了些。

    看着一旁风华正茂的夏完淳,朱由检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过而立之年,再也不是昔日那个青葱少年,也难怪这次不过是偶感风寒,也比以前难好一些。

    年轻真好!

    朱由检或许能改变这个时代,但却不能改变是自己渐渐步入中年的身体。

    年仅十五岁的夏完淳还没有做出《别云间》这样的慷慨悲凉之诗词的时机,或许他这一辈子也不会再有慷慨悲凉之感,因而如今只有一身朝气,而半点因国破家亡而生的半点颓废。

    “微臣见过陛下!”夏完淳朝朱由检躬身作揖,虽仍旧难掩稚气,但其蓬勃之朝气也非朝堂一干老臣所有。

    “坐下吧,坐朕近一些”,朱由检说着便看向夏完淳:“你是本朝第一个从事武职的文状元,有觉得委屈吗?”

    “回禀陛下,微臣不觉得委屈,状元是陛下给的,武职是微臣自己选的”,夏完淳说着便紧咬着唇齿,拳头捏得很紧,明显是有些紧张的。

    朱由检见此只是微微一笑,他让夏完淳陪同自己,只是想借此机会与一些优秀的青年军官拉近一下关系,毕竟帝国改造的原动力来自于他们。

    而现在夏完淳既然如此紧张,朱由检只好自己主动把气氛调得轻松些,便问道:“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你虽年仅十五,但在当今也算可谈婚之人,可有中意的女子?”

    朱由检这句话就等同于后世长辈一见晚辈便问你谈女朋友了一样。

    夏完淳也不由得羞涩地笑了笑,脸红了一半,比之前更显局促,也不好责怪陛下瞎问些这样的问题,当然他也没想到陛下朱由检召见他不问他国策,却问他这个。

    这好像不是君王应该关心的话题吧!

    夏完淳此时或许心里是这么想的。

    “不可诓骗朕!”

    朱由检很严肃地拿起手里的奏疏指了指一脸呆滞之色的夏完淳。

    夏完淳有些难为情地张了张嘴,犹如中秋之月的脸此时已红透得如桃花一般:“回禀陛下,有的!”

    朱由检额了一声,故作淡定地看了夏完淳一眼。

    一开始没有说话,但心里却已是八卦之心大起,古人的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而夏完淳有倾慕之人不敢表白也是情有可原。

    但夏完淳这么一回答,朱由检就大起了八卦好奇之心,他着实没想到年仅十五的夏完淳还真的萌动了春心,有了暗恋之人。

    夏完淳说着就两眼睁得大大的,看着朱由检,他以为陛下会问是谁,但见朱由检没开口,夏完淳一时也只得把到了喉咙边的话吞了回去。

    毕竟夏完淳不知道自己说出来后,会不会导致自己或那个被自己爱慕的女子受到陛下责罚,毕竟这有悖于礼制,哪有未得父母之允寄情于她人的。

    朱由检内心里着急死了,见夏完淳半天不自己说,便只得再开他帝王之尊口:“是谁呀?”

    “徐昭华,前大司马商公之外孙,现户部右侍郎祁公夫人之内侄女,于南京时随父拜访祁侍郎时瞧得一眼,只觉此女只应天上有!”

    夏完淳说完就低埋下了头,忙又躬身作揖,慌张地道:“还请陛下恕罪,微臣并非有意违背军纪,擅闯祁公内宅,而是因家姐(夏淑吉)相邀前去给祁夫人讲近卫军之事!”

    “既是亲朋故旧,私下接触,倒也犯不着军纪!”朱由检说着便看向近卫军总军法官何新:“何新,你说是吧。”

    御马监太监何新正在偷偷暗笑陛下逼得人家新科状元自陈情事,一时没注意到朱由检在问他,当朱由检突然问起时,他才恍然地点了点头:“是的,不算违纪。”

    眼下春风和暖,再加上身体微感不适,而军国之事已基本大定,只得等前线战报,因而朱由检也干脆就此继续撺掇起夏完淳起来,就当放松一下。

    朱由检便看向史可法:“史公,你也是江南名门世家出身,可知徐昭华此人?”

    “回陛下,徐昭华乃今科榜眼徐咸清之女,徐咸清之妻乃前大司马商周祚之次女,素有国色,其女如今已到将笄之年,微臣同此女也曾有过师生之缘,已出脱得绝色之姿,且在其母容之上,再加上承母训,也自是秀外慧中!新科状元爱慕此君,倒也算是良配。”

    史可法还以为皇帝陛下要赐婚给新科状元夏完淳,而且还会让自己做主婚人,便说得详细了些。

    不过,朱由检听了后只是对夏完淳说道:“这样的名门贵女可不好得其芳心,非有大功业不可,素来嫦娥虽爱少年,但这样的少年也得是如后羿那般壮志凌云之英雄人物才行,明白吗?”

    夏完淳内心里有些失望,就只差没说:你堂堂陛下没事逼问自己感情的事,结果只是为了这个?难道不是应该赐婚,用皇权促就一段姻缘,留下千古佳话吗?

    不过,夏完淳还是凝重地点了点头,的确如朱由检所说,夏完淳自己也觉得要配上徐昭华这样的天之娇女,空有个状元头衔是不够的。

    “匈奴未灭,何以为家,微臣明白!”

    听夏完淳这么一说,朱由检不由得一瞪眼:“你这是气恼朕没给你赐婚才说这样的大话?臭小子,这世上的女子哪有靠别人赐予的,得自己去争取!不过朕倒是可以帮你一帮,以免徐咸清那家伙刚中了榜眼一高兴就喝醉酒把自己女儿许配出去了!”

    说着,朱由检就让对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吩咐道:“派人回京告诉皇后,让她下道懿旨,以徐咸清之女徐昭华品貌端正,才华卓越为由,收进宫中为皇后义女,教习礼仪!”

    “微臣谢陛下隆恩!”

    夏完淳自然是喜不自胜。

    “别急着欢呼雀跃,一听见朕把她召进宫中,就想到能和人家双宿双飞了不成?如何争取到人家的心,还得靠你自己在外带兵能建起多大功效,你可以写一封表达爱慕的信,我让人给你传递到她面前,到时候你在外建功立业,朕也会帮你转达一下你的消息。”

    朱由检这么一说,夏完淳一时干劲十足起来:“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能建立功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