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战前夕的盛世华章
    虽说战火已蔓延至河南,但春日的江南依旧平静得很,夏完淳与徐昭华的事恰若这东风吹皱了江南的一池春水,让沉闷而又低迷的民间又绽放生机。

    这是大战前还存在着的娱乐,如同后世明星的绯闻总是要比时政要闻更容易上热搜一样,盛世之下,世人皆为有趣而活,何必在乎生存二字。

    商景兰第二天一大早就来到了徐家,按照往常惯例,姐妹二人每逢此时便相约一同赏春,江南园林多,美景亦多,心情也自然就好,心情一好自然就藏不住事。

    商景兰拉着商景徽说道:“你跟我来,我有一件极要紧的事要告诉你!”

    “姐姐请说便是”,商景徽点了点头,跟着商景兰来到了一处轩馆坐下,虽说小冰河气候影响之下,农业减产,但江南地区因朱由检的货币改革与免税政策刺激后,再加上没有漕运之累,不需供应北直隶之需,江南民间如今反而更富。

    饶是商家姐妹这样的贵妇虽说只是春游,依旧是仆从数十,衣着华丽,饶是嫁为人妇已久,但仍然花枝招展,恍如盛世牡丹。

    商景兰取下虾须镯随意往门庭一放,便低声问道:“你可知,有人看上你家昭华了!”

    商景徽不由得怔住了,脸比其耳畔宝石吊坠还要红,不由得带了三分怒气:“是谁如此轻薄!我家昭华从未敢迈出闺门一步,那人又如何看上我家昭华,这岂不是有意坏我家昭华名誉!”

    商景徽虽也是历史上有名的才女,曾经也天真烂漫到且把诗词比须眉过,但现在的她作为母亲,自然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女儿的声誉会因此而受损,因而不同于其他人是先感到好奇。

    商景兰不由得拍了拍商景徽的手:“瞧你说的,看上昭华的不是别人,正是新科状元夏完淳,旧时曾与其姐夏淑吉来过我家,估计当时和昭华有过一面之缘,但你有所不知,那夏家小子求婚都求到御前了!”

    听商景兰这么一说,商景徽才转怒为喜,紧蹙的娥眉舒展开来,莞尔一笑:“姐姐何不早说,既是他,这件事倒也是件美事,只不过眼下皇后娘娘刚刚下了懿旨,要召昭华进宫抚养,教习礼仪,若不然,妹妹也不会一开始就有些恼,毕竟这要是让皇后娘娘知道了,还以为是我家昭华举止放浪。”

    “只怕也是因为这事,才得皇后相召,眼下你家徐咸清刚中了榜眼,你这未来女婿又是状元郎,可不就是榜眼岳丈状元婿了嘛,妹妹可是有福了!”

    商景兰这么一说就咯咯直笑起来,商景徽虽喜却也嗔怒道:“姐姐竟会瞎说,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再说哪里比得了姐夫已经是朝廷侍郎,朝廷内外官员都得求着他这位财神爷!”

    “他哪里算什么财神爷,不过是居中调度而已,真正的财神爷是杨名深,自从这大明中央银行一开,财富就跟淌水似的流进他们杨家,现在很多士绅富贾之家都后悔当初没搭上陛下设新钱这趟车呢!年初,杨家为笼络君心,硬是花了五十万两银子,从红番鬼手里购置了一批战船支持朝廷建设海军,这手笔可不小啊,让多少富商巨贾望而却步。”

    商景兰作为户部侍郎之夫人,自然能知道些朝廷秘辛,而每每这也就成为两姐妹闲聊时的重要谈资。

    ……

    夜半时分,商景徽早早地已卧于床上就寝,正想着要不要请夏淑吉来自己府上问问其弟情况时,便见自己夫君徐咸清回来。

    夫妻二人素来是琴瑟相和,伉俪情深,因而一见徐咸清回来,商景徽便又恢复了昔日少女之性,忙坐起身来,解开衣襟:“夫君是要行敦伦之乐,还是先等妾身给你说一件要紧的事?”

    徐咸清急忙脱了履,带着一身酒意,就上了床榻,盘着腿与商景徽对视而坐:“先等我给你说一件要紧的事,我们再行敦伦之乐!”

    “夫君可是要说夏家小子喜欢我家昭华一事?”商景徽褪去了徐咸清外衣,曼妙的身姿匍匐在徐咸清瘦骨嶙峋的背上磨蹭着。

    ……

    夏完淳不知道他爱慕徐昭华的事就这样犹如春风一般吹入了寻常百姓家。

    连带着因战事消息未到江南,光明日报也不得不借着此事拉拉销量,在头版页面刊载了一则新闻:惊了!状元郎居然一直喜欢的是她!

    顷刻间便是满城风雨,全江南的人都已知晓了此事。

    再加上,夏完淳之间是因连中三元成为天下士民评头论足的热点,如今再加上这件事就更加把全江南人对随时参与时代热点的热情点燃到新的高度。

    其他在光明日报出现后犹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官办或民办报刊也相继刊载此消息,在没有所谓的名誉权与**权的时代,自然是疯狂地人肉与公布关于夏完淳和徐昭华两个十五六岁少年的信息。

    转眼间,因为夏完淳,徐昭华成了江南地界最有名气的女子,而因为夏完淳和徐昭华,使得大明也出现了cp粉,人们在把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寄托在了这两人身上,仿佛只要看见这两人成就一段佳话,自己也能获得幸福一般。

    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美好的故事,去寄托人们的希望,朱由检统治下的大明江南地区自然也一样,尤其是在这种未来很可能遭受胡虏侵略,铁蹄践踏的悲惨结局的前夜,人们仍然希望夏完淳与徐昭华这种爱情是这个帝国即将战胜这种胡人南下悲剧的一种祥瑞,一个好的开始,而所谓即将步入地狱的前夜其实是帝国重生之前的黎明而已。

    ……

    徐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知。

    徐昭华环佩锦罗地进了紫禁城,她不知道她已经名扬整个江南,商景徽最终没有告诉她有个男孩暗恋她的事,此时也就只有她自己还被蒙在鼓里。

    唯独立于红墙之下的近卫军官兵让还是豆蔻少女的她内心微微荡漾起一丝春意。

    甲胄在身,笔直挺立,手持钢枪,在她世界里,这或许是她在亭台楼阁间不能见到的风景。

    而当她面见了皇后周氏,并从皇后周氏结果一封信时,她也许才会开始因此而意识到宫墙外的少年和宫墙内的自己是有交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