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寸土必守
    徐昭华看了信件内容,一时粉脸绯红,羞怒难当,忙回头看了看,见宫墙高悬,殿深人静,才放心了些。

    夏完淳奉朱由检之命写的一封表达爱慕的信,对于徐昭华而言,作为一个十五年来只能躲在帘幕后看人,只有身边丫鬟作伴的闺阁小姐,她自然是平身未见,又恐慌又害怕又惊喜。

    但徐昭华更多的是感到害怕,从小所受的教育告诉她这是一件很容易被父母乃至所谓的礼教怪罪的事。

    特别是如今她还在宫廷之内,在母仪天下的皇后身边,本身就有要恪守礼节,端正品德的意识。

    因而,感到此事很严重的徐昭华只觉得夏完淳这是在害自己,便就直接来到了皇后周氏的坤宁宫,急着要求见皇后周氏。

    徐昭华一见到皇后周氏就直接跪在了皇后周氏面前,泪如雨下,恍惚受了很大的委屈,捧上书信:“新科状元夏完淳辱我清白,请皇后娘娘做主!”

    皇后周氏知道徐昭华乃陛下朱由检下旨召进宫中抚养的,自然也不敢轻慢,且见她如此楚楚可怜,便也忙问她何事。

    “娘娘看后便知!”

    听徐昭华语带羞怒之气,皇后周氏也不好轻视,忙命人拿来信件细看,但看以后才又不得不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

    皇后周氏心里确实松了一口气,毕竟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徐昭华被陛下授意自己传进宫中是因夏完淳爱慕徐昭华,而不是皇帝陛下朱由检有意收揽民间美色。

    “可这事关民女一生清白,还请娘娘做主!”

    徐昭华紧咬着樱唇,恳切地朝皇后周氏匍匐下来,恍惚是有天大的冤情一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件好事,又非是你的过错,你何必这样委屈,不过这夏完淳虽是新科状元,也太莽撞了些,哪有未先熟悉,未告知其父母就先私下传递情意的,这定然是陛下出的损招,还好是在这宫里,若是御史言官们知道了,岂不毁了人家状元郎的前程,这状元郎也是个不知世事的愣头青,白有了这一身才华,好好的表达什么爱慕,不是平白给人家姑娘添加压力吗!”

    皇后周氏说着便又劝了徐昭华几句,还以担心徐昭华带来的丫鬟不够为由,将自己忠实的宫娥派给了她,其实也是为了看护好徐昭华,避免徐昭华做出过激之事。

    不过,好在徐昭华也并非是真的恼怒夏完淳,如今见皇后娘娘觉得没错,她不再视这为洪水猛兽,甚至都开始有些暗暗不由得回忆起夏完淳到底长什么样子来。

    皇后周氏也不由得问道:“这里的署名是二呆,为何你就知道是新科状元夏完淳写的?”

    徐昭华这时候不由得羞红了脸,虽未真笑,但眉目间也难掩喜悦之色:“民女和他是发小,总角时也曾棠梨下煎雪烹茶过,不过大了后便已避嫌,当时他父亲教导甚严,他又只爱读书,不似其他男孩顽皮,呆头呆脑的,又加上他在族中排行老二,因而幼时孩童戏称他为二呆。”

    徐昭华这么一说,皇后周氏和她身后的袁贵妃以及陈圆圆等等都不由捂嘴笑了起来,意味深长地看着徐昭华,素来开朗外向的袁贵妃更是说道:“没想到,还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日后倒也一是段好戏文,咯咯。”

    ……

    同徐昭华不知道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和夏完淳的事以外,夏完淳此时也不知道全江南都知道他爱慕徐昭华的事。

    此时朱由检的御驾已经由中都凤阳进入了河南归德府境内。

    由归德府境内往西走便是河南总督与河南总兵署衙所在地,即开封城。

    但现在河南开封府已经是与清兵接触的最前线,因而一进入归德府,朱由检也不能再掉以轻心,随扈的官兵们也再没有心思去扯才子佳人这样的无聊事。

    多铎自从去年被封为定国大将军后便率孔有德、耿仲明等明朝降将共十万大军南下攻明。

    后来,又因河南怀庆府被闯军刘忠所据,鞑子多铎又不得不又奉命救怀庆府改道攻潼关,同阿济格会师后东征河南。

    眼下清军多铎部已分三路大军朝南阳、汝州、汜水进军而来!

    且按照最新的消息,多铎部的清军已进占南阳、汝州、荥州三城,几乎横扫整个河南大半领土,而现在多铎部的中军已进抵汜水镇,即虎牢关。

    因朱由检已进抵河南开封府,河南总督吕大器已经从虎牢关前线赶了回来:“河南总督兼总兵官见过陛下,不知陛下此时赶来开封有何圣意,即便是有要紧之事,陛下遣派锦衣卫传递便是,圣驾亲临实在是太过危险,为此微臣也得弹劾陛下身边之司礼监秉笔史可法、内阁次辅高弘图,让陛下来此险地,无异于谋逆!”

    “好你个吕大器,一上来就要弹劾两位大员,不过这不是你的职责范围,先别急着扣帽子,朕要来这里,谁让敢拦!”朱由检说着便急忙问着吕大器:“如今战事如何,虎牢关一失,开封归德两府难保,到时候中都无疑会暴露于清军之眼下,你可知这后果?”

    吕大器之前先丢汝州又丢南阳,再丢荥州,还不算之前丢失于多铎之手的卫辉、彰德两府,如今,吕大器这个河南总督几乎就已让河南丢了一半的领土给清军。

    不过,朱由检都没有治罪于吕大器,即便是朝中已经有御史言官看不下去参劾吕大器,朱由检都选择留中不发,毕竟朱由检也知道河南无兵可守且民生凋敝,而且吕大器兵力有限,把仅有的兵力集中于开封、归德、汝宁这三府,无疑是更明智的决定,毕竟这三个府紧临山东与中都凤阳,一旦这三个府一丢,便会让江南直面多铎大军的攻势。

    “微臣知道,请陛下放心,一旦虎牢关有失,臣便自刎以谢国人!”

    听吕大器这么一说,朱由检当朝把手里的药碗朝他砸了过去:

    “混账!这是你当总督的该说的话吗!虎牢关还没丢呢!即便丢了!谁让你自刎了!自刎如果有用,那朕现在就自刎!虎牢关即便丢了,还有开封、归德等地!守卫河南的目的,朕已经在谕旨给你说明了,寸土必守!为近卫军击退清军争取时间,为朝廷反击争取时间!你也是两榜进士出身,带兵多年的封疆大吏,就没记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