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北虏烟尘笼开封
    朱由检抬头看了夏完淳一眼,微微一笑:“你有何事?”

    “微臣请求参战!”夏完淳一脸稚气地说道。

    “上阵父子兵,可以,去吧!不过注意一下安全,可别让人家徐昭华还没成婚就做了寡妇!”

    朱由检笑着这么一说,在场的史可法等官员都不由得笑了笑,既因夏完淳和徐昭华之事而笑,也笑陛下朱由检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开这种玩笑。

    夏完淳不由得满脸绯红:“是!”但还是直接跑离了总督署。

    这里,朱由检把脸突然一拉:“笑什么!都是在朝的重臣,一点涵养都没有,现在都得给我淡然点,稳重点,等会出去的时候,才能让开封城的官民从我们身上看见信心,都明白?”

    “谨遵陛下谕旨!”

    众臣不由得回了一句,不过这时候,高弘图站了出来:“陛下,微臣有个不情之请,可否请陛下赐臣穿戴陛下龙袍冠带一日,开封官民只需知道陛下在此即可,不必知是谁,但臣等却不能让陛下真的涉险,所以斗胆请陛下允臣僭越一回。”

    其他官员听了不由得大为惊讶,穿皇帝朱由检的衣服以此避免有明枪暗箭伤到真正的陛下,同时又能达到皇帝陛下朱由检还在城中,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但是这的确是僭越之举,是要杀头的重罪,高弘图这时候能做出这样的请示,不可谓不令人感动。

    “难得爱卿有此心,朕答应你,昔日介子推割股奉君,今日高爱卿换袍护朕,着实令朕欣慰,请爱卿放心,朕不是晋王,到时候不会治罪于爱卿,若朕与你都平安回京,他日定会报答爱卿之义!”

    朱由检说后便果断开始换袍,一时朱由检便穿了一身蟒袍走了出来,且在门外等了高弘图一会儿,有高弘图走在前面,自己再后,其余官员跟随,李若琏特例拔刀护卫左右,其余锦衣卫明暗护卫在周围。

    约莫到了下午未时,西北方向已是烟尘滚滚而来,朱由检一行人也上了城楼,而此时城楼上下官兵都已是开始下跪,高呼万岁。朱由检一边口述,高弘图则一边对在场的官民大声说着一些激励的话。

    又过了一刻钟,官民们开始聚精会神地备战,朱由检也松了一口气,城中开封百姓比自己想象的要有经验得多,居然没有混进建奴细作,使得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出现偷袭之人。

    朱由检看向了城外,此时果然已有数十骑兵出现在外城城墙之外。

    隔着护城河,朱由检远远的看着这些骑兵俱是皮肤黝黑犹如昆仑奴,头顶悬着一撮毛,辫成辫子,微微曲卷着,一个个颧骨很高,嘴薄若丝线,宽大的膀子加上高大的躯干的确给人很大的压力。

    朱由检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这边,无数官民俱是面黄肌瘦,有的身体有些微微发颤,手里的刀枪捏得很紧,便不由得笑了笑,心想或许在此刻,能在这里,敢目视鞑子便已经算是很勇敢了吧。

    夏允彝带着所在营的六千官兵也已上了城墙,一个个面色凝重地把崇祯十四式燧发枪放在了城垛上,开始咬破纸壳弹,将一颗颗颗粒火药装进了枪管,然后食指紧扣扳机处,只等着鞑子靠近夏允彝一声令下就扣动扳机发射。

    同时,这些官兵也将军械所制造的震天雷这种类似手雷的武器开始整齐地码放在城楼上,这种震天雷虽没有近代雷汞作为起爆材料,但因为改进了火药配比和开花弹制造原理,爆炸效果比大明之前的各式爆炸类武器破坏力要更大一些。

    近卫军第二军夏允彝所带的营并未参加过实战,一直负责的是拱卫京畿的重任,即便训练也是在京畿附近训练,但因朱由检经常来到该营督察,因而该营训练强度比较大,一遇到这样的战事特别是防御战,很有秩序地就开始做好各种准备。

    朱由检见此很是欣慰,开封城的官兵也因此有了些底气,连带着河南总督吕大器也舒展了一下眉头。

    这时候,外面的鞑子是越聚越多,且甚至不少都在吹着口哨,时不时地拉弓搭箭,甚至拉出一两个掳掠来的百姓砍杀几下,以此吓唬吓唬守城的官民。但却个个都很狡诈,就是不肯靠近些,且还不时地往后看看,等着主力到来。

    “这里面不少都是八旗披甲兵,都是从十年前开始便杀我大明无数同胞的老鞑子,让他们都瞄准点,打死一个赚一个!”

    朱由检说着就微微一笑,便继续看着城外越来越多的鞑子,最后也看见了多铎的中军出现在了视野之中,朱由检不由得吩咐人把西洋人的单筒望远镜递给他,然后开始细细看着多铎等人。

    然而,朱由检发现多铎并非清宫剧里的演员那样清秀,反而是一脸的横肉,身若篮球板,看上去的确有些威猛,但与帅的确搭不上边,再加上头上的那金钱鼠尾也就更显得是没有开化的野蛮人一般。

    朱由检同时还看见两个皮肤较为白皙的人跟随在多铎左右,看其面相与建奴鞑子略有不同,但穿的却也是建奴王服,朱由检心想这便也许就是耿仲明与尚可喜两个大汉0奸了吧。

    此时的开封城外已是鼓声阵阵,控弦之声此起彼伏,战马来回奔驰,卷起漫天烟尘,而各处也传来划木之声,云梯、巨木、投石机等开始陆陆续续出现,甚至还有依旧包裹着雨布的红衣大炮。

    “章可亮那厮,果然投了敌!”

    此时,吕大器也看见了投降清军的虎牢关守将章可亮。

    “作为守城主帅,万不可如此情绪化,他章可亮虽投敌,但也算是尽力而为,情有可原,毕竟也替你守城达半月之久,你若是不让他死守不退,也不会如此,他现在只余三百人也算是仁至义尽,当然投降者不可容,也是必须恪守的军纪!好生守城,不必管他,此刻你的敌人是清军统帅多铎!”

    朱由检说毕便带着一众人下了城墙,而此时城外已开始传来炮弹飞速而来的呼啸声,甚至有一颗直接落在了高弘图刚离开的城垛上,直接把城垛一大块轰塌了下去,传来阵阵隆隆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