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蒙城之战前夕
    如果不去想河南那一片焦土,此时的江北倒也算是风景不错,春意盎然。

    湿润的空气与温暖的东风让朱由检没有感到丝毫的寒意,被夜雨浇湿的路面也软和得朱由检虽然现在骑在马上却也没感到那么颠簸。

    与自己随行不仅仅是刘芳亮和史可法等朝廷官员,还有扶老携幼的百姓与卫所官兵。

    但在此刻,皆因为柔和的春季,谁也没有发出半句怨言,也没有人在此刻对他这位微服出现在江北地界的皇帝陛下投来莫大的关注。

    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建奴的南下让谁都没有心情在这个时候说一些无用的话。

    蒙城古称山桑,乃庄子故里,不过是凤阳府辖下的一座小城,城中唯一可游玩处莫过于宋时建造的万佛塔。

    朱由检也直接将驻跸之处选择了万佛塔旁的寺庙,一来是因为这里可以登高望远,二来是因为蒙城虽小,但现在也容纳了来自宿州、亳州、灵璧等地的官绅百姓,必然使得城中拥挤,且也会当地官府造成更多麻烦,而万佛寺清幽雅静,自然更适合他和刘芳亮、李邦华等近卫军第三军高阶官员在这里议事。

    因夏允彝的步兵营已经奉旨直接赶赴扬州,直接等候他日决战。

    朱由检身边护卫的也就只有锦衣卫缇骑数百,这些锦衣卫缇骑都是从各地军中选拔的可靠且骑艺娴熟武艺精湛的骑兵,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在一夜之间带着朱由检撤出开封城。

    但刘芳亮还是不放心朱由检的安全,又调了第一兵团的一个骑兵甲种营与步兵甲种营在万佛山脚下驻扎,以备不测。

    初始的几日,蒙城万佛寺也还算清静,因陈子龙就在刘芳亮所调派的步兵营中任职,朱由检干脆将他召进了万佛寺,一同去找这里的老和尚谈天说地。

    前世只要是人文景点所在地便必有寺庙,而寺庙里必然是游客极多,使得寺庙难有寺庙本来之静,且也难有寺庙本来之雅,各处水潭池缸里必有硬币,满池铜臭。

    而如今的时代,虽说朱由检推广了银币,但大明的善男信女们还舍不得将银币往寺庙的池子里丢,也就没有晃眼的金属之杂光,只有从万佛塔顶上透射下的佛光金光闪闪地将满山碧绿映得更加堆红叠翠。

    陈子龙虽已从军旅,但到底是闻名遐迩的才子,说起佛理来比万佛寺的老和尚还厉害。

    不过,虽说山中不知岁月,但朱由检作为天下之主,即便是躲进这花木深处的禅房,也依旧关切着清军多铎部的动向。

    据吕大器来报,归德府城在四月十二日失守。

    在四月中旬,多铎分兵攻取夏邑和柘城,河南总督吕大器最终退守永城,大部河南百姓退入徐州与亳州以及宿州境内。

    同时,吕大器还给朱由检保证永城乃他这个河南总督最后可退之地,为保证河南百姓成功退入徐州与蒙城,他将在永城死守。

    朱由检对此也只能饱含热泪地回批同意二字,这种国战,不可能没有牺牲,吕大器作为河南总督虽然也算尽职尽责,但他也只能战死在河南。

    ……

    山寺僻静,朱由检静卧于竹屋之内,倒也睡得踏实。

    不过,夜阑时分的一记春雷惊响突然炸裂在窗前,整个山岗外的原野上似乎被一刀光劈了一下。

    朱由检直接被惊醒了过来,见高弘图与陈子龙依旧还在隔廊对弈,便不由得一笑,自己披了一件衣袍便要去看看。

    但这时候,转眼间便是倾盆大雨而来,静谧的万佛寺顷刻间便随着这小小的蒙城风雨飘摇了起来。

    临近夏季,春雨也比往日更大了些,饶是这种午夜,也猛烈地仿佛要把人吓得惊慌失措后才肯罢休。

    急促的脚步声从山下传来,不一会儿,便见史可法把一筒奏报卷入衣襟之中,冒雨而来。

    因雨幕挡住,朱由检看不到他脸上的神色,但从他那急切地都顾不得避开脚下积水之地的样子来看,他也猜得出,定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发生了。

    朱由检亲自推开了竹格门。

    “陛下,刚刚接到奏报,永城失守,多铎下令屠永城官民万人,河南总督兼总兵官吕阁老被乱箭射死,且死之后依旧被多铎下令五马分尸!”

    史可法说着就不由得哽咽起来,朱由检不由得接过奏报来细看,而这时,又是一记惊雷炸响!

    陈子龙和高弘图也放下手中的棋子,也顾不得穿鞋,急忙从廊檐下走来。

    朱由检沉默了片刻,吕大器一死,也就意味着河南战事正式结束!

    河南之境全数陷于敌手!清军多铎部已进入南直隶境内,将于大明近卫军展开正面对决!

    朱由检不由得抬头看向了黑云压下的天,任凭狂风卷来的骤雨打在脸上。

    “另外,锦衣卫还带来了吕制台最后的信件,吕制台希望死后不必赠官而望朝廷在他日收复四川后可以起他遗骨归葬家乡遂宁!”

    史可法将一封信件递给了朱由检。

    朱由检自然是答应了吕大器的要求,但还是下诏,赠予吕大器少傅之衔,赐文肃之谥。

    毕竟这吕大器也算是清军南下以来,大明战死的最高级别的官员,也意味着接下来的战事将南直隶展开,若不能在扬州全歼多铎部,江南将直面清军的攻势。

    王承恩此时也跑了来,似乎风雨还没有停下来一样:“陛下,济南来报,清军阿巴泰部自上月中旬开始突然攻击保定,朱郡主不能敌,已退守济南,阿巴泰因而屠保定。”

    “陛下,徐州来报,阿巴泰派准塔领五千铁骑绕过济南已逼近徐州,徐州近卫军宁武侯周遇吉请示,是否可以先歼灭来犯之敌,再赶赴淮安!”

    李邦华也跑了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