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俘虏满清王爷
    尼堪亲眼看见他前面的那名包衣奴才被射中,而他本人也差点中弹,只得跳向另一匹战马,并冒着燧枪射出的枪林弹雨往近卫军近处冲来。

    随他一同冲锋的还有数十名披甲铁骑,俱是悍勇的老鞑子,企图用血肉之躯直接撞开近卫军阵营。

    然而,当尼堪看见前面明军将长矛从盾牌出刺出来,而同时又是一排人手持刺刀,一排人端平火枪时,便知道自己这么冲过去即便撞破明军阵营也会被刺刀捅死,或者被直接乱枪打死。

    尼堪意识到这是一个死局,忙猛地一拉缰绳,掉转了马头,企图从后面攻击,但这时候,另外一个步兵营已经压了上来,且直接就开枪,他也只得带着身后数十骑撤了回去。

    当然,也有跟着尼堪冲击侧翼的满洲铁骑没来得及反应而是直接撞了上去,这一撞,盾牌兵好几个都被撞得心肺俱碎,长矛更是撞得连人带马刺成了一串,甚至因为动量碰撞直接撞断长矛的事都有,造成前沿步兵营很是惨烈

    好在后方步兵立即开枪射击,使得冲击来的满洲铁骑不是被捅死就是被射杀,也有被直接撞飞回去,重重摔死的,当然也有撞飞进步兵营中间被刺刀刺杀的,毕竟崇祯十四式燧枪的刺刀构造原理来自于鲁密铳,是可以当冷兵器用的。

    但这样也造成一些近卫军官兵没反应得及被砸死。

    因为大多数满洲铁骑被枪弹阻挡在外,又有两侧的步兵营此时围攻上来,使得满洲铁骑最终不得不放弃了侧面突破的战法,而是立即撤回去又掉转马头,从侧面近卫军第一营留出的空隙里穿插,企图快突进到定远城下。

    “保护陛下!”

    眼看尼堪带着剩余的一千多满洲铁骑越来越逼近城墙脚下时,李若琏不由得大喊了一声,数百名锦衣卫缇骑拔出了绣春刀。

    不过,李若琏只是虚惊一场,先不说还有三个步兵乙种营挡在朱由检面前的城墙下,光是事先呈品字排练的步兵第二营和第三营此时就已经转变了阵型,在两侧夹击尼堪的一千满洲铁骑。

    顿时尼堪的满洲铁骑两侧皆被六千杆枪的火力覆盖!

    与此同时,一个步兵乙种营也压了上来,六千杆枪对尼堪进行正面射击,步兵第一营也变阵靠近尼堪一侧为头,大有合围尼堪一千满洲铁骑的趋势。

    也就是说,尼堪的一千满洲铁骑几乎快完全处在了两万四千杆燧枪的包围之中!

    尼堪一见这阵势感到大为不妙,本来他的满洲铁骑已经因为伤亡了数百骑,临近快要崩溃的边缘,如今见这四面合围的阵势,只得立即掉头往第一营与第二、第三营的缝隙处突围。

    但这个时候,明显有些晚,尽管尼堪所带的满洲铁骑都是披甲兵,弓马娴熟,但在数万杆燧枪火力打击下也只逃出了百来骑,其余满洲铁骑都被打成了筛子,前后左右都是枪洞。

    “当真是漂亮,四个步兵营围攻两千满军铁骑,这种组合也算是近卫军战争史上之新阵法了!”

    朱由检临了也说了这么一句。

    这时候,耿仲明也见势头不对,带着剩余的清军铁骑来接应尼堪,想要救回自己的满清主子们。

    但这时候,早已准备好的炮兵直接是数百门火炮将无数颗炮弹覆盖在了耿仲明所在千步之外的原野上,顷刻间便是泥土飞溅,树断鸟惊。

    数百颗开花弹在耿仲明的两千铁骑中炸裂,几乎片刻间就直接使得他的阵营大乱,连他本人也腹部中了弹片,倒在了地上。

    其余的铁骑见尼堪带着一百残余满洲铁骑仓皇而走,也跟着仓皇而走。

    这边,还在和近卫军四路骑兵鏖战的汉军八旗铁骑听见后面炮声隆隆,而近卫军步兵营已经压了上来,也立即逃离了战场。

    这一次骑兵营没有追击,虽然是跟汉军铁骑对战又有震天雷为助,但到底自身因为经验不足,所以近卫军骑兵自己伤亡也不小,骑兵第一营伤亡一百余骑,第二营伤亡三百余骑,兵团直属的两个骑兵营则共伤亡一千余骑,险些奔溃。

    步兵营第一营也损失了三百来人,第二营和第三营伤亡不到五十人。

    而同时,留下汉军铁骑尸体达五千余骑,满洲铁骑尸体达一千八百余骑。

    近卫军第三军第二兵团和耿仲明带来的一万清军铁骑伤亡比例在2:7左右,当然因为满洲铁骑素来有过万不可敌的说法,再加上还有一些披甲兵,所以近卫军第二兵团虽然自身伤亡两千,但在这次的定位保卫战也算一次大胜。

    而这个胜果最值得称道的不仅仅是歼灭了满洲铁骑近两千骑,而是俘虏了怀顺王耿仲明。

    近卫军第三军第二兵团副总兵刘迁以数百门颗野战炮弹的代价换来一个清廷王爷,也不算亏。

    当然,要不是因为大明的野战炮虽然是开花弹但到底不是硝化炸药,所以杀伤力不是很大,再加上骑兵到底是在运动之中,所以让他还能活下来以及还有数百铁骑跑掉。

    不然耿仲明和这两千铁骑在这数百颗炮弹轰炸下早已变成尘埃和碎片。

    不过定远城这场战役结束后,没人欢呼得起来,都只是松了口气,互相笑了笑。

    连带着作为这场战役的直接指挥者刘迁也只是凝重地拍了拍身边亲卫的肩膀。

    两千余名伤亡人员俱被医护兵抬了回来,被一同抬回来的还有怀顺王耿仲明。

    为防止怀顺王耿仲明自杀,近卫军士兵将他捆绑成了一粽子,嘴里也直接塞了一士兵腿上的裹脚布。

    朱由检特地召见了近卫军第三军第二兵团副总兵官刘迁,不由得拍了拍刘迁的肩膀:“爱卿着实吓了朕一跳,以骑兵对骑兵,两万人枪围攻满洲两千铁骑,如此战法也足可载入近卫军操练手册了。”

    “陛下谬赞,微臣愧不敢当”,刘迁说毕便命人将耿仲明抬了上来:“启禀陛下,此人便是建奴怀顺王耿仲明,不过与之一起来的固山贝子尼堪则侥幸逃脱。”

    天:。手机版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