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集结大军于扬州城下
    歼灭准塔的这场沛县之战算是近卫军在与清军多铎部主力决战之前的最后一次局部战役。

    在此次战役中,近卫军第一军第二兵团参与作战的骑兵第一营伤亡一百余骑,骑兵第二营伤亡三百余骑,步兵第一营伤亡一人。

    敌军五千余铁骑全军覆没,主将准塔被生擒!

    近卫军与清军铁骑伤亡比例达到1:1o的比例,这算是比蒙城之战、定远之战还要好的战绩,

    当然,这跟准塔部轻敌冒进有很大关系,五千铁骑直接深入山东腹地,即便不会被全歼也会被击退,毕竟此时的明军已不是刘泽清时期的明军。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便由数万早已准备好的船夫驾驶各类船只来到黄河北岸渡口,五营人马三万余人开始渡河,而且一渡河成功,便立即与河对岸的三万余人汇合,迅南下。

    此时,刚刚经历定远新败的尼堪带着五千余骑残兵在临淮见到了多铎,并将定远之战失利的消息告知给了多铎:

    “王爷,下官无能,定远城下之明军战力惊人,乃下官平生之未见,且火器尤为犀利,军纪甚为严明,依下官看,只怕乃明军之精锐。”

    “明军精锐,又是明军精锐,哪来这么多明军精锐!怀顺王耿仲明呢”,多铎愤怒地一拍桌子,喝问道。

    “下官撤得匆忙,不知他是战死还是被生擒”,尼堪跪在多铎面前回道。

    “混账!这明军难不成都在蒙城、定远一带不成!”多铎大骂一声,也没再所说什么,而是直接坐在了位,沉思起来。

    多铎心情虽然郁闷,特别是眼下损失一名副都统和一名汉人王爷的情况下,但他此时也还依旧头脑清醒,意识到眼下江南的明军或许真不是自己在河南遇见的明军一样,甚至从开封城下损失数十白甲兵的时候开始,他便已经有了这种意识。

    “张先生,你在明廷做过内阁大学士,朱由检所编练之近卫军到底有何实力,大部驻于何处,你可清楚?”

    多铎不由得问向张慎言,毕竟张慎言算是投降清廷的官吏中,在明廷中待的时间最长的,而且此时也就只有张慎言这个投降明朝官员在他身边。

    张慎言虽然是内阁大学士,但从一开始并未参与到大明军机之事,因而也不清楚大明近卫军的虚实,但如今多铎问起,他自然也不好说自己不知道,毕竟他也知道这是自己在多铎面前立功的机会。

    “回禀王爷,微臣虽只是在内阁,未曾参与崇祯朱由检新立之大元帅府与兵部之事,但也有所耳闻,朱由检从去年开始便编练了数十万新兵,统一称为近卫军,近卫第一军进驻于山东,近卫第二军进驻在南京京畿,近卫第三军则进驻凤阳。”

    张慎言刚说完,恭顺王孔有德就打断了张慎言的话:“可我们从未在凤阳府附近遇到像样的抵抗,近卫第三军到底在何处?”

    “定远和蒙城先后遭遇到精锐明军,且都火器犀利,如此看见,这近卫第二、第三军或许便就是这两地的军队”,多铎说后,就忙问向张慎言:“扬州一带可有驻军!”

    张慎言自然不知道,但为了照应自己前面的话,便本能地摇了摇头,又道:“不过,朱由检在扬州与淮安练的兵,而且经常去这一带。”

    “朱由检这是想在扬州与本王决战”,多铎不由得笑将起来:“南下之路,无非就是走蒙城过庐州以及走定远过滁州和走扬州走镇江这三条路,朱由检先后在蒙城和定远设下重兵围堵,无非是想让本王只能又扬州南下江南!这个大明皇帝难不成真的能猜到本王在想什么不成,猜的这么准!”

    多铎的确也有下扬州打江南的想法,毕竟从扬州到南京一带乃大明江南最富庶的地域,从这里进军江南,才能足以引起江南震动。

    “王爷,为何这么说,这朱由检既然先后布置重兵于蒙城、定远,而张先生刚才所言,近卫第一军又在山东,此时扬州应该兵力空虚才是!”孔有德不由得说道。

    “是啊,此时扬州兵力应该空虚才是,恭顺王说的极为有理,现在蒙城、定远皆有重兵,而他的近卫军第一军既然远在山东,那么本王若立即加攻打扬州城,只要能在他大军集结之前,攻克扬州,然后顺江之下,他朱由检的江北防线便会瞬间瓦解,但若我们现在改道由蒙城或者定远强行克城南下,便会有一方重兵驰援另一方,而近卫军第一军也会南下驰援,到时候我军必然陷入重围,与其如此,倒不如继续加赶赴扬州,他朱由检想在扬州城下挡住本王,没门!”

    多铎大声说了一句,就直接喝令道:“传命,半个时辰后,全军立即轻车简从,除红衣大炮外,所有掠来的百姓与粮食布匹畜生皆不必带,立即奔赴扬州城下!”

    多铎这一声令下后没多久,近十万清军铁骑便立即开始运动起来,顿时就犹如一阵疾风一般往扬州而去。

    ……

    近卫军第一军、第二军、第三军此时也正加紧往扬州城赶来。

    多铎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大军一旦去往扬州,在锦衣卫和各路探子侦查下,蒙城和定远的明军也会立即动身赶赴扬州,在扬州城下与自己决战。

    这就是一场阳谋,没有半点的机巧可言。

    此时也赶回南京的朱由检也知道以多铎之智应该能意识到无论他从哪里南下都得与自己的大明近卫军主力来一场殊死搏斗,而扬州无疑只是双方目前形势下最好的选择而已。

    多铎希冀在近卫军大军合围之前拿下扬州,那样便可势如破竹地打到南京城下,从而对大明近卫军主力分而击之。

    而朱由检则希冀着大明近卫军能在扬州城下挡住多铎的攻势,并寻机全歼多铎所部。

    近卫第一军第二兵团渡河之后便直接朝虹县、灵璧而来。近卫第二军第一兵团则在刘肇基带领下早已赶赴宿迁,下一站便是淮安。

    事实上,近卫军第三军第一兵团在蒙城之战已结束就开始集结赶赴扬州,并在多铎部前脚刚到达临淮,就已抵达凤阳。

    这在前文已经说明,朱由检敢于这样做打得就是多铎在蒙城与定远受挫后一定会选择由扬州南下的赌。

    近卫军第三军第二兵团在定远之战结束后便立即赶赴来安,且现已抵达**。

    近卫军第二军第二兵团早已在副总兵秦良玉之兄弟秦邦屏带领下由镇江抵达江都,第一兵团眼下也已出南京城,准备由刘孔昭的海军直接运抵扬州城下。

    一场殊死搏斗注定将在大明的钱袋子扬州城下展开,而此时的扬州城却不知大战的临近,依旧还是歌舞升平。

    如同在原本的历史上,扬州城的士绅百姓们不知一场足以堪称噩梦一般的大屠杀即将临近一样。

    天:。手机版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