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刘希尧挡阿拉善
    “陛下,下去吧,这里危险!”

    史可法几乎都已经跪在了朱由检面前,欲哭无泪地对朱由检吼着。

    朱由检只是摆了摆手,没有选择离开,现在的他虽然只站立在残破的外墙之上,听着呼啸的炮弹从头顶上飞过炸响在自己身后的内城城垣之上。

    但在此刻,朱由检看着城外犹如潮汐一般卷向清军九万铁骑的十八万步兵却也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心跳如雷。

    他此时同在最前面与鞑子对战的近卫军步兵一样紧张。

    因为,朱由检深知这十八万步兵都是大明乃至整个华夏的中坚力量,这里面有不少在这个时代都是文学、艺术、思想乃至科技领域的杰出者。

    即便不是历史名人,也是心怀家国的本分之人,是整个帝国乃至民族存亡的根基。

    而现在,朱由检把他们送上了战场,让他们亲历血与火的考验,让他们亲自用铁肩担负起兴亡之责任。

    不知为何。

    每见一个近卫军步兵被鞑子铁骑射倒在地,他就莫名的心痛一下。

    紧张之余,朱由检此刻也有一丝兴奋。

    十八万近卫军步兵此刻在面对清军九万铁骑的冲刺之下,鲜有临阵脱逃者,整个军阵依旧没有奔溃,依旧还是杀声震天。

    这说明,他起初决定将底层士子与淮扬本地子弟作为主要募兵来源是对的,说明他一系列的家国思想熏陶是对的。

    家园在后,国仇在身,自己又有一腔热血,再加上军纪的严格培养,此刻即便面对这清军铁骑,自然就能做到临阵不乱。

    将不畏战,兵不怕死,让朱由检很是欣慰。

    但他也同样希冀着近卫军步兵的组合兵种能对清军铁骑予以重击!

    朱由检知道骑兵素来对步兵在机动性与破坏性上存在着先天优势,但这并不说明,步兵就不能战胜骑兵。

    若是步兵对骑兵毫无优势,两宋也不能延续三百余年。

    事实上,朱由检也知道,步兵若战胜骑兵在于军纪严明,战术配合得当,另外再加上人数优势,虽不能全歼,但击溃或者是击退是不难的。

    现在的近卫军步兵作战战术是朱由检根据周遇吉和秦良玉之兄弟秦邦屏以及戚继光之练兵法综合而成的组合兵战术。

    戚继光当年的鸳鸯阵大破倭寇,无往不胜,白杆兵与戚继光的浙江兵与狼兵曾靠组合战术在关外重挫清军之威。

    如今,近卫军步兵不但继承以上兵种的步兵战术,还有燧枪为助,不可能不对清军形成优势。

    至于军纪更不必言,十八万人中,不少都是当下人杰,忠义之士,又有朱由检之激励,对荣誉感极度看重,自然知道在作战期间,什么是最重要的。

    读书人,在后世被称作知识分子,在这个时代属于士绅统治阶层,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虽然大官僚大乡绅卖国者多,但在这个阶层中,忠孝者也多,作为社会精英,一旦利用好了,便能成为领导社会大多数人形成对抗外地的中坚骨干力量。

    基层步兵军官顾炎武就是属于这类人,此刻的他也明白所有的救国之想,家国之思,在此刻都变成了具体的战斗。

    顾炎武亲自带着一个队走在最前面,从容得对清军铁骑射击着,不仅仅是他,很多军官依旧按照近卫军固有的条例身先士卒地走在最前面。

    有步兵战士心理承受不住,顾炎武还会拍他肩膀一下:“不要怕,陛下说过,狭路相逢勇者胜,此刻越是退缩越容易死,盯紧一点,打中一个,即便是死,也算是不亏了!”

    近卫军不少步兵战士便就是因此在基层军官的带领下扛着铁骑奔踏的压力,继续从容射击着。

    彼时,两军距离越来越近。

    多铎之麾下猛将梅勒额真阿拉善更是带着三百余满洲铁骑冲在最前面,近卫军的密集燧枪射击,给他们的骑兵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因而,阿拉善很担心继续这样下,会不会打掉了自己清军铁骑的士气,便干脆一马当先冒死先冲过来,企图冲破近卫军步兵阵营,在近卫军步兵阵营间直接撕开一个口子,打乱近卫军步兵阵型。

    多铎此刻也被近卫军步兵这种在骑兵面前还如此严整的军阵所惊讶住了,他也知道若不立即冲垮这支兵力在自己之上的步兵,后果将不堪设想。

    所以,在见到阿拉善抢先一马当先冲出去后,他又命辅国将军瓦克达也率五百满洲铁骑先冲出去。

    距离缩短在两百步以内,也就是说,只要数秒之内,阿拉善与瓦克达两路骑兵便可先冲破进来。

    甚至,后路之多铎大部骑兵也会顷刻间而至。

    朱由检手心捏出了冷汗,螳臂当车也不过如此,他不知道此时在最前面的近卫军步兵能否抵达得住这种阵势。

    放!

    数万颗震天雷犹如蝗虫一般炸响在眼前,多铎所领之大部清军铁骑最前沿的骑兵顿时被炸得人仰马翻,多铎为防止后面骑兵撞上,只得立即拉紧缰绳。

    清军大部骑兵为之一滞。

    但阿拉善和瓦克达两路骑兵则已经冲到了眼前。

    甚至,阿拉善直接一马当先将眼前之近卫军战士撞飞了出去,该营却恰巧是陈子龙的近卫军第三军步兵第三营。

    陈子龙当即命令各营继续分散开,相当于将路让了出来,由后面的近卫军解决这股突进来的骑兵。

    后面是刘希尧的步兵营,早在冲乱陈子龙的步兵营时,刘希尧已经开始命令盾牌兵起盾,长矛兵刺出,步兵聚拢射击。

    因为这时候骑兵冲过来度极快,已经根本不可能转向,因而刘希尧这边刚令自己的营准备好,前面的盾牌兵便和阿拉善的铁骑直接撞在了一起。

    阿拉善的好几个骑兵直接撞飞了出去,而盾牌兵也有数十人当场毙命。

    场面为之一乱。

    好在刘希尧所营都是喝鞑子对战过的,直接就开打。

    顿时间,阿拉善的三百余名铁骑中弹者不少,被长矛刺中者不少,饶有部分铁骑依旧在阿拉善带领下,硬生生从枪林弹雨冲过来时。

    后面的夏允彝的步兵营则开始分散开,一队队步兵迎了上去,盾牌兵举盾挡箭或刀,而一火器兵则负责射击冲来的铁骑,一长矛兵则直接捅近来的清军铁骑战马腹。

    整个战争场面越的混乱起来。

    天:。手机版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