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混战与摧毁清军炮兵营
    在快冲锋下,骑兵也不能做太随意的动作,基本是上迅一刀劈砍过去。

    因而盾牌兵一旦挡住,一队的其他士兵则不必担心会遭受到该骑兵再一次的攻击。

    而与同时,长矛兵直接刺进马腹,马直接往后一仰,马上骑兵直接飞了出去,然后直接摔死在地上。

    而紧随而至的骑兵则已被火器兵直接一枪打中,人飞了出去,但马因为惯性则继续往前冲来。

    这个时候就需要一队步兵迅避开,并继续抵挡下一路抵达的骑兵。

    夏允彝的步兵营有的做的好,迅如割草机一般将一个个骑兵杀于马下。

    也有做的不好的,被直接冲散的。

    此时十八万的步兵营与清军铁骑的交战已经分不清前后,整个战争场面可以说已经变成了一场大混战。

    尽管十八万的步兵营组成了三行阵列,但在如此短距离下,而且面对如此规模宏大的九万清军铁骑冲锋,依旧难以抵挡。

    阿拉善和瓦克达各带着百余骑朝扬州垮塌的城门冲了过来。

    扼守扬州城门的近卫军第二军第一兵团的步兵营已经开始在各个城门缺口处布置了防线,外加上护城河,满洲铁骑一时倒也不容易冲到城里来。

    近卫军第一兵团的步兵们以及扬州外城上的步兵借助着地理优势迫使满洲铁骑不敢靠太近。

    阿拉善等满洲铁骑便也只得回来,在近卫军各步兵营外围与近卫军厮杀着。

    不过靠近城墙侧的步兵营因为秩序未乱,且阿拉善等冲过来的满洲铁骑太少,因而并未能占到丝毫便宜。

    顾炎武这边,面对多铎部清军铁骑主力的最眼沿的近卫军步兵们此刻大都已经已经被冲散,尤其是在震天雷轰炸后,基本上便是以队为单位各种独立作战。

    顾炎武带着自己所在的一个队同队长一起看见一骑兵冲来,便迅迎上去,在盾牌兵挡住骑兵砍来的刀时,长矛兵立即捅进了马臀所部。

    这骑兵坐下战马往侧面一倒,长矛兵迅拔出长矛,等着这骑兵一摔在地上就立即刺了上去。

    而同时,顾炎武则枪杀着企图往这边来砍杀自己这队的骑兵,一骑兵被直接打飞了出去。

    在这种场面混乱下,五六个人组成的小队就这样骑兵纵横的场面中配合杀着一个又一个骑兵。

    当然也有被冲散了不能组成一个队的,就干脆自己拿起燧枪,如果骑兵在眼前则拔出刺刀,直接侧面刺杀马腹。

    如果骑兵还没到眼前,则开枪射击。

    当然也有步兵被骑兵给砍杀和射杀的。

    不过,总体而言,在十八万步兵营前端虽然已经成了大混战,但因为骑兵的快运动下不能做到大量杀伤,而步兵也不是全都能组织起大面积杀伤清军铁骑。

    因而,这场混战其实双方伤亡量倒都不大,都还没有崩溃。

    ……

    在骑兵与步兵混战时,刘芳亮也已率领近卫军三万铁骑浩浩荡荡朝清军炮兵阵营杀来。

    红衣大炮的射程在二三里之内,因而刘芳亮在清军铁骑与近卫军步兵厮杀之时,也能在数分钟内迅抵达清军炮兵阵营。

    不过,这时候,护卫清军炮兵的五千满洲铁骑也冲了上来。

    两支骑兵直接互相杀了过来。

    刘芳亮已事先命令刘肇基先带领一千铁骑稳而未动。

    因而在刘芳亮带着三万近卫军铁骑与五千满洲铁骑厮杀正酣之时,刘肇基则带着一千轻骑直接来了个大迂回,片刻间就逼近了清军炮兵阵营。

    清军炮兵们大都也是汉人,其中不少都是当年边军。

    不过,刘肇基也并未因此手软,直接一来就开始砍杀,同时震天雷直接丢了出去,将清军炮兵营的火药箱炸烈开来,出轰隆隆的声音。

    与刘芳亮厮杀正酣的满洲铁骑听此声音忙要回撤,却现自己已经被近卫军三万铁骑缠住。

    ……

    也因此,扬州城下的炮火为之一停。

    扬州城内的官民松了一口气。

    而与此同时,也绕过近卫军步兵营从侧翼突袭进扬州城附件的多铎也听见了来自后方的爆炸声。

    多铎顿时察觉到不妙立即又带着主力回撤。

    不过,此时刘芳亮和刘肇基也带着三万余近卫军铁骑撤了回来。

    朱由检正式下令,鸣金收兵,十八万近卫军步兵如潮水般推了回来。

    而多铎部此时也带着八万余铁骑来到了自己的炮兵营所在地,看着一地的狼藉,和被杀死在场的无数炮兵,不由得给了固山贝子硕塞一巴掌。

    硕塞自然是百口莫辩,明军三万铁骑来袭,他不能不战,但他没想到的是,明军还有一路骑兵。

    第一天的战斗就这样结束。

    多铎部的清军铁骑主力未能冲进扬州城,而近卫军则达到了摧毁清军炮兵的目的。

    不过,近卫军为之付出的代价也不少,十个步兵营有一半被冲散,死伤达到近万人,而清军铁骑伤亡不过才五千余骑。

    除此之外,尽管刘芳亮带来的是三万铁骑但也在与满洲铁骑短短几刻钟内的厮杀中损失了三千余骑,而硕塞的满洲铁骑则损失不过百余骑。

    唯独刘肇基带的一千轻骑成功达到了崇祯帝朱由检和周遇吉等的目的,将清军的数百门红衣大炮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堆放在那里。

    眼下已到晌午。

    无论是人还是马厮杀了这么久,都需要休养,多铎也没再起进攻。

    近卫军这边也开始重新回归建制,依城而守。

    近卫军的尸体和伤员都被运进了扬州城内,而留在清军阵营的三千余近卫军骑兵伤员与尸体都通过近卫军用清军伤员和尸体交换的方式交换了回来。

    朱由检走在了这些伤员和尸体面前,其中不少是他昔日所认识的举人秀才,还有不少是昔日跟着自己一起南下的官兵。

    但此刻,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时代,无论是死亡还是受伤,他们都得面临死亡的命运。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朱由检不知为何唱起了这已在近卫军中广泛流行的歌曲,片刻间,扬州城内外俱是这种声音,有的近卫军官兵不由得落下泪来。

    上午的一场恶战让每个人都意识到了战争的残忍,那近十万铁骑冲来的时刻,给每一个人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而眼前昔日同泽的死去,更让他们心情变得复杂,仇恨与活着的渴望,在此刻只有化作热泪,才能道得尽心里的辛酸。

    天:。手机版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