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江南之危已解
    此时的河道总督署外堂早已是人声鼎沸。

    因朱由检昨晚突然晕厥沉睡,使得参与扬州之战的官员们此时都已不知道大战之后,万事该又从何处开始。

    有官员将领开始谈及湖广的战事以及如何襄助湖广,该不该坐视阿济格部彻底摧毁灭虏军主力,将这股昔日对大明国运造成很大影响的闯军流贼借用清军之手予以消灭。

    也有官员开始谈及是否应该立即趁着这次大胜与清军和议,先达成目前南北分治之现状,再图他日北伐,收复北都之事。

    更有官员建议立即趁着大胜之机立即北伐,一举摧毁清军,重新恢复大明之一统。

    大明近卫军歼灭多铎部的胜利,让此刻的大明文武官员都陷入了迷茫之中,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走。

    朱由检一出现,在场的文武官员便都顿时看向了朱由检,并向朱由检躬身作揖,齐声喝道:“见过陛下!”

    “众爱卿不必多礼,朕来之前便听见诸位爱卿讨论的热闹,怎么朕这一来,就又都鸦雀无声了呢”,朱由检现在心情很不错,国家生存危机暂时得以解除,又刚与美人同欢,也就越发的神采奕奕,虽面沉似水,却眸带仁厚。

    “回禀陛下,诸位臣工皆在商议大明接下来之方略,虽清军多铎部已被围歼,但阿济格部依旧在攻伐湖广,北都尚在建奴之手,如今万事繁杂,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始”,内阁次辅高弘图回了一句。

    在场的官员便都互相点了点头,低声议论着,从去年以来,朱由检一直涤除空谈之东林党,重用干实事之循吏,每遇大事必亲自引导文武官员如何以大局着眼,实地着手行事,如今倒也使得满朝官员也开始学会未雨绸缪起来。

    对此,朱由检是很欣慰的,大明的政治制度已相当成熟,从内阁六部到督抚三司,每项事宜的流程都已成定律,都有很好的应对之策,再加上科举制度和铨叙制度的成熟,使得帝国已经完全可以脱离以帝王之好坏而正常运行的地步。

    也就是说,大明帝国的兴衰就和在场的这些文武官员尤其是在场的文官们有很大的关系,他们若只知党同伐异,空谈说理,那大明只会麻木而停滞不前,他们若锐意革新,以实务为要,大明便能继续运转下去,甚至会出现改良。

    现在眼下的官员没有把关注点放在太子是不是该读书,陛下是不是不该将李香君这样的秦淮名妓留于身边达一日一夜之久,而是只关注着接下来大明该如何走,朝廷该如何为收复北都,重振大明的伟业进行下一步的战略。

    这就是没有了东林党后的朝廷,不再空谈,不再纠结一些帝王家的私事,不刻意为自己一党一阶层之利益挑战皇权,而是模糊文官与皇权之间的矛盾,将注意力从帝王之好坏转移到天下之安危上来。

    所谓君为轻,民为重,社稷次之,实则是该把更多的关系放在百姓与江山之上面,而不是帝王上面,如此才是在朝官员该行之事。

    纠结于帝王家事,只苛求于将帝王培养成一礼仪道德模范,然后希冀由上而下的礼仪等级制度维护整个帝国的长治久安,无疑是书呆子官员们的空想。

    “很好,诸位爱卿心怀社稷,为民而忧,为国而虑,朕心甚慰,犹如高爱卿所言,虽江南之危暂解,但清军阿济格部依旧在掠我湖广,大有进军江南之势,天下太平的日子还没有真正到来,不过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做,清军阿济格部之战事,如今只怕也只燃及湖广赣北一带,离江南尚远,还得等锦衣卫之消息才可做下一步的打算,我们要给李岩、堵胤锡、黄得功、袁继咸等以充分的信任,眼下首先要做的事是近卫军及时休整,河南、南直隶北部、山东北部亟需收复和恢复生产以及战损统计等事,都下去准备吧,高爱卿留下!李若琏立即传旨南京礼部,着礼部尚书刘宗周火速来扬州,此次载胜进京,不可随意,当显朕之威严,近卫军之气概!”

    朱由检这么一说,群臣便将各自心里的想法暂且藏在了心底,听从朱由检之言,开始切切实实地做起眼前的实务来。

    史可法虽是司礼监秉笔太监但也是大元帅府总装备处主任,因而他便开始统计此次清军多铎部南下以来军械马匹钱粮消耗和缴获各类军械马匹钱粮数据。

    王承恩作为东厂提督,自然则开始审讯趁着清军南下时趁机作乱的宵小之徒,并负责押解多铎等要犯进京待审。

    马士英作为兵部尚书又是大元帅府参谋部总长,便开始调集各地卫所兵收复河南、南直隶北部等失地,而山东北部,则令近卫军第一兵团驰援济南,同朱昭明、倪元璐一起收复山东北部失地,控制山东半岛在大明手里。

    周遇吉作为大元帅府陆军部总长则开始统计近卫军此战伤亡情况和敌军伤亡情况,对死亡之官兵进行抚恤,进行集体安葬,对伤亡官兵则合同兵部吏部下派地方卫所或者各地官府任职和提供相应补贴等。

    刘芳亮作为大元帅府总训练处主任则负责集合余下尚健全之近卫军进行休整训练,预备招募新兵并联合李邦华进行新兵训练纲领修订。

    而李明睿作为淮扬总督,自然则负责恢复淮扬地带的生产秩序,重新统计无主田亩与分地于民。

    凤阳巡抚陈子壮则负责凤阳一带的生产恢复。

    因河南总督吕大器阵亡,朱由检便直接调大学士路振飞总督河南兼总兵官,准备抚谕河南流民回乡,重新划分河南土地,朱由检且已允诺,昔日周王、福王等河南藩王之地全部重新划分于民,以偿民困,以感河南百姓养两王之恩。

    而在城外战场处理完毕后,大元帅府各督抚官员悉皆调派完毕后,扬州也重新开城,各地关卡正式恢复通行,一场大战正式宣告结束。

    不过在这时候,战损数据也统计了出来,近卫军步兵伤亡一万五千余人,骑兵伤亡六千余人,炮兵伤亡三十来人,其中基层军官伤亡约在三千人左右,而清军近十万铁骑除多铎等首脑人物被俘待审外,全部歼灭。

    此战,近卫军与清军伤亡比例大于1:5,当然这还不算清军实际有不少铁骑最终是在放弃抵抗后近卫军以国仇直接处决,那样的话,近卫军与清军的伤亡比例当更大一些。

    可以说,即便近卫军有燧发枪与野战炮以及震天雷等在手,但自身也损失不少,尤其是三千名基层军官,其中不少是秀才举人乃至进士或者是边军老官兵,都是帝国得以维系的中坚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