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二章 当鼓励盐商转型
    随侍在朱由检左右的内阁次辅高弘图和指挥使同知李若琏见朱由检神色惶然,若有所思,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最后,还是高弘图试着问了一句:“陛下莫不是不喜这淮扬菜?”

    朱由检自然不是因这菜肴食之无味神色淡漠,见高弘图突然询问自己,便也回问了一句:“朕如果没记错的话,爱卿是胶州人?”

    高弘图自然连忙称是。

    “山东胶州似乎也产盐,其地素来私盐泛滥,而你们高家可有从事盐业的族人?”

    朱由检如今依旧还记得高弘图临阵倒戈,没有跟随张慎言等叛逆之徒陷朝廷于危难之中事。

    高弘图之作风还是值得朱由检赞赏的,这也让朱由检认识到高弘图虽然无经邦济世之才,但操守还是不错的,能分辨的清是非,如今自己一直让他这个内阁次辅不掌实权,而高弘图也一直无怨言,虽门生故吏遍天下,倒也没有借此掀起朝堂党争。

    朱由检忽然觉得自己其实可以给高弘图一个造福家族的机会,以内阁次辅之位和高弘图在江南士绅中的地位,让他来主导盐业改革,或许可以让阻力变得小得多,而好处自然是让高家成为富贵至极的皇商。

    高弘图不知陛下朱由检这是要给自己送天大的财富,听朱由检问起私盐的事,还以为陛下是要整顿盐务,便不得不回道:“不敢欺瞒陛下,微臣家就是世代盐商,如今私盐泛滥的确是朝政痼疾,但这贩卖私盐者要么是王侯世勋,要么是亡命之徒,整顿盐务可谓牵扯甚大。”

    “很好,朕问你这个,不是打击私盐的事,而是百姓们吃盐的事”,朱由检说着便将自己的想法告知给了高弘图。

    “爱卿家族既然是世代盐商,当懂得私盐难禁,官盐难卖的道理不仅仅是因为贩卖私盐者势力错综复杂,而是这私盐便宜又优质,官盐昂贵又掺假的缘故;朝廷大半盐业收入流入权势豪门腰包里,却也造福于民;眼下打击私盐,即便铁腕之下,也一时难以奏效,而且也难以改变官盐现状,对百姓并无实惠,算不上是得民心之举。”

    朱由检说着就又道:“而由朝廷定盐价,官办盐商定产量,当不至于使百姓无可食之盐,市无拙劣之盐,爱卿之家既为世代盐商,当通晓这天下盐商里,谁家有忠义仁孝之心,谁家只重名利,可推荐之,朕打算先在这两淮盐业成立第一批盐业公司。”

    高弘图也算是明白了崇祯帝朱由检的意思,知道这是皇帝陛下朱由检要给自己家族送一天大富贵的好事,忙直接起身俯:“微臣谢陛下隆恩!”

    “起身吧,你是内阁辅,门生故吏遍及天下,此事由你牵头自然是好事,不过你高家若成为皇商,朕也不能让你独得”,说着,朱由检便拍了拍李若琏:

    “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从南迁开始便护卫朕,其劳苦功高之处,尔等应该能明白,就让他参你们高家盐业三成股,他李若琏独得半成,朕占两成半,其余你介绍之盐商,也是如此,你现在要做的便是在七月商税征收开始之前,统计好大明现有产盐地之数,需成立多少盐业公司,盐商与盐帮在盐引制度取缔后如何安排其出路,百姓能得多少实惠,官府能进益多少,同时动好你的学生们上奏此事,到时候朕会让你主导此事,有你高家族人相帮,你又是内阁之次辅,朕相信你能将这些事情处理好。”

    朱由检说毕后,李若琏便也谢了恩,从某种角度讲,他现在也开始算是朱由检在盐务方面的皇家资本经理人。

    朱由检让自己在盐业利润中占据一定比例,自然是有必要的。

    帝国财政素来有内帑与国库之分,盐铁矿山之利本就属皇帝专有,朱由检如今只占据一部分用于以后激励科学文化事业与皇家生活品质提升自然是无可厚非,殊不闻南京故宫现在还有多处残破着呢,再说作为帝王若没有资本控制在手,也不好行驶皇权。

    高弘图自然没有拒绝朱由检占据一定比例的抽成,他相信以后成为皇商的盐商们肯定也不会拒绝,毕竟这是朱由检赐给他们的财富。

    当盐商们还在为盐引而四处投石问路时,朱由检这里已经开始联合高弘图这样的大官僚动他们的蛋糕。

    不过,朱由检也并不是不管这大多数盐商们的死活,毕竟他们这些家族也养着许多的底层民众,从运盐到运粮,都是他们在从中统筹。

    朱由检要的是把盐价控制住和把盐的质量控制住,而不是让大多数人失业,因而他决定在回京之前,召见一下大明中央银行的王家勤,商议鼓励没能成为皇商的盐商们贷款转型的事。

    朱由检成立大明中央银行,到现在也还只是以储蓄业务为主,放贷基本上还没炒起来,商人做买卖也还没有贷银行款的习惯。

    而这一次盐商们转型,朱由检自然可以鼓励一下他们贷银行的款,并刺激他们将他们的资本与经商理念扩展更多的行业,而不是仅仅局限在盐、粮、茶等上面。

    未来纺织业、皮革业、造纸业、日用化工业等轻工业的展还需要大量民间资本与商人的参与,只有如此才可促进大明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展。

    朱由检不希望这些掌握了财富的商人们只知道盐铁茶粮布这些贸易。

    回到河道总督署后,天色开始昏暗下来,朱由检不由得问向李若琏:“朕赐予你如此富贵,你可有想过以后得到这富贵做什么,如实回答!”

    “回陛下,微臣不敢欺瞒陛下,自然是买地购置房产,如今北方被建奴所占,北方许多士民侨居江南,使得江南地价上涨,房价上涨,微臣虽忝为锦衣卫指挥使同知,也尚不过住两进院落,家中已无地产,八口之家全系微臣俸禄和陛下年节赏赐生活!”

    朱由检听闻后,不由得感叹,李若琏作为三品官员,尚且在物价高昂的江南有生活压力,何况底层百姓,看来自己的盐务改革是很有必要的。

    (本章完)

    天:。手机版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