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引导权贵进军机械制造业
    朱由检不由得对李若琏说道:“朕赐予你富贵,并不只是让你改善家业,你可知道?锦衣卫和东厂大明二十四监乃内廷机构,这大明的江山社稷是朕的,而你们作为朕之私人,当比外朝的文武官员更关心江山社稷才是。”

    李若琏却也没想到参与盐商之利会与江山社稷扯上关系,作为武人的他自然也没想过,虽然不用朱由检说,他也知道自己这种人的确就是皇帝私人,若大明没了,他李家的富贵也就没了,若大明在,他自然依旧是天子近臣,风光无限。

    “请皇爷明示”,李若琏改了称呼,以主仆之别相称,这也算是表明一种态度。

    “譬如这堂前的西洋镜,西洋钟,乃非我大明之产,但却是百姓之所需,有时候还有望远镜这种东西更是观察敌情之利器,但这些都因是外番所产之物,价格昂贵且不说,一旦损坏还找不到合适的工匠修补,你若是把财富花在这上面,鼓励我大明之工匠研制此物,将其价格降低一半,且增加其产量,岂不是利国利民,你李家也可得到更多财富?”

    朱由检指着河道总督署正堂内的西洋镜和西洋钟这么一说后,便又教导李若琏这些西洋钟和西洋镜一旦被大明所掌握其制造技术对于国家之好处,对于他李家之财富前景。

    “微臣多谢陛下指点,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能用陛下赐予之财富做好这利国利民之事!”李若琏忙向朱由检行了礼。

    李若琏跟着朱由检身边很久,也认识了不少朝廷内外的官员和外藩使节,而他又是天子近臣,所有人都很乐意和他套近乎,因而朱由检让李若琏用自己赐予他的第一笔原始资金进军机械制造业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更何况,李若琏这种天子近臣,时刻都会跟在自己身边,自己也能直接提点一二。

    作为皇帝,他自然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去做具体的某一类行业的发展与某一件具备重要意义的工具的发明,他只能播种引导,由自己这个皇帝的权力去引导这个时代的资本控制者和权力掌控者们往工业发展的路子上走。

    尽管李若琏这种锦衣卫指挥使同知和徐文爵那种朝廷勋戚都不过是熟稔官场规则的官僚,对社会科学尚且不算精通,更何况是在大明不被世俗重视的自然科学,但他们作为统治阶层,有资本有权力有社会关系和资源,由他们主动发展自然科学,发展工业生产,要比让老百姓来发展方便得多,毕竟他们可以去高价请幕僚,请工匠,甚至请西洋传教士。

    殊不知,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科学巨匠们也是一开始在各个公爵家中做顾问而起来的。

    因为统治者需要,才因此出现了大量热情投注于科学事业的人,甚至直接出现自然科学研究的职业人。

    让李若琏、徐文爵这样的非文官官员主导此事肯定要比让文官们做这样的事强,毕竟满朝的文官们大都是儒家信徒,执着于维持帝国礼仪秩序,让他们鼓励杂学,自然无疑让他们觉得这是在挑战他们的儒学正统地位。

    所以,朱由检并未对高弘图说这些。

    夜幕降临,在扬州城内逛了一天后的朱由检也有些疲惫,在命李若琏退下后,朱由检便进入了内院。

    此时,李香君则恭肃地站立在暖阁门外,待朱由检一进来,便亲自替朱由检去了身后披风:“陛下,妾身斗胆请问,可否让臣带来的两位编纂来御前伺候,也好恭听圣训,听陛下传授开启民智之道。”

    朱由检倒是不由得微微一笑,也就是在扬州,远离后宫和百官控制,他自然可以随意些。

    听闻李香君主动请示让卞玉京和柳如是来御前伺候。

    朱由检自然也明白肯定是因为自己早上把李香君玩得太过,使其不堪承受之因,而朱由检对于美人也没有刻意要远离以证明自己是贤明君王的想法,因而自然也就同意了李香君的建言,着内宦前去宣见,而他则不由得将李香君揽入怀中,坐于软塌之上:“朕还是喜欢初次与你相见时,你穿一身白裙的样子,仙袂飘飘,小巧玲珑。”

    李香君耳垂羞得通红,娇羞笑道:“能得陛下赞赏,是妾身之福。”

    “不必说这些没用的,朕今天要了你的身子,并非是朕一时之兴,而是早已对你有所倾慕,不过朕乃大明君王,难以给予你如侯方域那样的温情脉脉,还望李君务怨朕太过薄情,今晚留你在此,也并非朕只想与你再赴巫山,而的确如你所说,朕是得好好教教你们开启民智之道,你们昔日本就是秦淮人物,上至王公贵族,下承黎民百姓,你们也都了解,且也识文断字,文采斐然,有你们在光明日报,朕是信得过的。”

    朱由检这么一说,便在李香君的香肌上拍了一下:“去给朕拿点吃的,我们去凉亭下坐着聊天,哪里凉快,又有明月高悬,正是夏夜最好的去处。”

    “妾身遵旨!”

    李香君忙起身在内宦帮助下拿了些糕点水果,先去了凉亭。

    而朱由检则站在月下,看着满院翠竹掩映,美人在亭,不由得面带欣喜之色,或许这就是帝王与常人的不同的地方,虽然承担的责任更大,比常人更忙碌,但所享用的权力的确也非常人可比,饶是李香君这样的秦淮名妓在自己面前,也只能变得温顺可人,而自己也不必费尽心机,要用诗词歌赋去打动。

    柳如是和卞玉京此时走了来,都向朱由检行了礼:“见过陛下!”

    朱由检笑着走了过来,见卞玉京依旧羞涩浅笑,而柳如是表情淡漠,便走在柳如是面前来,要去握柳如是的一双柔荑,柳如是本能地想要躲避,但还是被朱由检抓在了手中,并放在唇间轻轻一碰,惹得一旁的卞玉京不由得嘟起嘴来,误以为陛下更喜柳如是,而对自己没有兴趣。

    却不料,朱由检则突然丢开柳如是,而是把雪肤月貌的卞玉京抱入了怀中,朝凉亭而去:“还是你有趣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