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扬州大牢里的满清王公
    李香君现在已经算是朱由检的一名狂热追随者,因而听柳如是这么说,便也只是淡淡一笑:“侯郎昔日之情,我自忘不掉,但他薄情待我在先,若非有陛下关切,我李香君只怕早已不知该如何苟活于世,幸赖陛下虽是九五之尊,却降尊纡贵,以友待我,命我与敬亭先生建报刊,行开启民智之举,李某虽是蒲柳之姿,却也不用再以色娱人,不可谓不是陛下重生之恩。”

    柳如是听此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妹妹何其痴耳,他不过是欲得其身,而初到江南,又不敢过于放浪而已,如今内除东林,外攘建奴之后,可不本性暴露,也就你和玉京不识其兽心,而徒然被其占有也。”

    “那又如何,当日扬州城外清军大兵压境,炮声震震,陛下独立于外城之时,便已让小女子倾慕,而后大胜之时,陛下又突然累倒于我怀中,更让小女子心疼,此生早已对陛下情根深种,因而今晨才甘愿被陛下入身,若不然,姐姐今日便只能见到烈女之血!”

    李香君这么一说,柳如是不由得鼓起掌来:“我是不知他给你灌了什么**汤,但我也看得出来,你现在最喜回丹徒小住,只怕与他有关,但你是深情款款,那玉京妹呢,也是心甘情愿吗?”

    “卞玉京素来单纯,热忱却又羞涩含蓄,昔日她与吴继善便因此而断,依照她那个被动的个性,这辈子也难以得有郎君相伴,而且我相信,玉京妹在尝到陛下之龙精虎猛之后,会钟情于陛下的,姐姐这辈子与懋中先生只敢停留于笔间唱和,后又只嫁一老翁,哪里知道真男人的妙处!”

    李香君这么一说,柳如是不由得红了脸,啐了一口:“说这些话也不害臊,女子之贞洁去哪儿了?”

    “你我本就是秦淮中人,又非名门闺秀,何为礼法所累,这是陛下之所言,也是妾身之所悟,自由自在,岂不快哉,姐姐又何必去做什么名儒节士,陛下有些行为确实乖张,但连史公与高阁老都承认陛下乃救世之君,你有何必操这份闲心!”

    李香君说着,柳如是还欲张口再言,却见朱由检走了出来,已是仪表堂堂,而屋内卞玉京也已发髻高挽,成了新妇。

    “缘何玉京还是处子?”朱由检不由得问着李香君。

    “自然是因她一直等着陛下乃采撷”,李香君笑着回了一句。

    朱由检微微一笑,转身对李香君和卞玉京、柳如是说道:“昨夜,我与你们所说的事,你们再回京找陈洪绶、柳敬亭、方以智等人说说,资金方面去找高阁老,先由他高家垫着吧,反正眼下一笔不小的富贵要砸在他高家。”

    朱由检正说着,史可法便走了来:“陛下,内阁次辅高阁老突然递上奏疏,请恩旨准他回乡省亲三月。”

    “朕知道了,这件事他之前跟我提起过,如今江南之危已解,让他休息休息倒也未为不可,奏疏就批示:朕已经知晓,内阁次辅之位为卿保留三月,暂不廷推新次辅,勿忘朕昔日之言。”

    朱由检说毕便又问史可法:“礼部尚书刘宗周还要多久抵达扬州?”

    “明日便可抵达!”史可法回道。

    “告知王承恩,朕今日去见见多铎等人,另外,着锦衣卫指挥使同知李若琏带三十六校尉随高阁老还乡,禁卫之事则暂由锦衣卫指挥佥事负责”,朱由检说毕,便又指了指李香君等人:“让夏完淳领其麾下军士护送她们回京,并让他传旨于杭州,着太子回京接驾,内阁首辅范景文继续监国,不必来迎。”

    朱由检说毕之后,史可法便领命而去。

    朱由检则拿过史可法递来的奏疏批阅,等到王承恩来时,便在王承恩陪同下来到了扬州府大牢。

    伪清豫亲王多铎、恭顺王孔有德、固山贝子博洛便被关在这里。

    朱由检走到多铎面前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仔细观察多铎,观察这个差点就毁了大明江山的满清顶级王公贵族。

    只见多铎面色黝黑,唇薄额宽,人说唇薄之人必是薄情之人,而多铎之心狠绝情自不必说,但现在这扬州大牢里,他也只能对着朱由检龇牙咧嘴。

    “多铎,你可曾想过有今日?”

    朱由检问了一句。

    “要杀要剐请便,多铎既为尔等所俘,就任凭你们处置!”多铎哼了一声,似乎骨头硬气得很。

    朱由检微微一笑:“你知道你的下场就好,朕也不同你废话,只说一句,到时候被凌迟之时,记得哭出来,记得喊一声奴才知罪,朕可以对你额外宽恩。”

    多铎冷冷一笑,似乎并不认为自己到时候承受不起凌迟之刑。

    这时候,朱由检又走到孔有德面前来:“孔有德,你是汉人还是满人?”

    “我是汉人,我是汉人,罪臣孔有德不该投敌叛国,如今罪臣愿意悔过,还望陛下饶罪臣之过,给罪臣一条活路啊!”

    孔有德倒没有如朱由检想象的那么忠烈,如今见他直接给自己磕头求饶,甚至不由得回头看了多铎一眼:“多铎,豫亲王,这就是你们养的好奴才?”

    “孔有德!你这个狗奴才,你如今是我满洲的奴才,谁让你给他大明皇帝求饶请罪了,你信不信我剐了你!”

    多铎这时候的确愤怒了起来,对着孔有德嘶吼起来,恨不得直接杀掉孔有德。

    而孔有德素来便是投机取巧之辈,如今见多铎也跟自己一样成为了俘虏,自然没有再认多铎为主子的意识,也就哼了一声:“豫亲王,现在你也跟我一样,不过是阶下之囚,还充什么主子,我是汉家百姓,大明子民,不同于你这胡夷之辈,你有何资格教训我!”

    朱由检依旧只是淡淡一笑,他倒没有想到这孔有德现在居然知道自己是汉人了。殊不知后世有多少人以祖上是包衣奴才而感到光荣。

    而这时候,朱由检又看见固山贝子博洛瑟瑟发抖地坐在牢房里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便走了过来:“固山贝子博洛,努尔哈赤之孙、饶余郡王阿巴泰第三子,你父亲正在山东与我大明近卫军对峙,你若真想回家,不如现在给朕磕头请罪,朕可以将你的骨灰送回去。”

    博洛二话不说就起身给朱由检磕起头来:“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