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宁负汉也不负满
    多尔衮虽然知道大明崇祯帝朱由检在南京编练了近五十万新兵,但他并没有想到这五十万新兵会如此强悍,而且他也没想到,在左良玉谋逆、李自成闯贼余部南下湖广之时,明廷居然依旧还在江南布有重兵。

    因而多尔衮不由得觉得这里面定然有什么蹊跷。

    不过,没几日,便有阿济格的奏疏传递进京,多尔衮这才得知李自成已相传为自己八旗所杀,而且李岩率闯贼余部已归附大明,且已编为灭虏军。

    在这个时代,消息传递所需时间历来较长,而且多尔衮现在关注重心已转移到明廷,因而此时知道闯贼余部归附大明也不足为奇。

    去年,李自成进军北京,也是数月之后,多尔衮才从吴三桂口中得知北京失陷于李自成之手的消息,并进而与吴三桂勾结,率八旗精锐进关,占据北京。

    所以有时候最新消息延迟许久也很正常。

    “李自成到底真被我八旗哨骑所杀还是被人暗杀且不提,但左良玉的大军呢?”

    多尔衮问向进京传报的贝子锡翰。

    “回摄政王,两月前左良玉部就已被朱明黄得功与袁继咸部所灭,左良玉和左梦庚父子皆以谋逆罪被明廷诛杀!”

    贝子锡翰这么说后,多尔衮不由得将冷笑了起来:“好,好一个朱由检!倒真让本王小看了他!本王本以为左良玉谋逆和李自成南下能逼得他将江南重兵西调,却没料到,他两月前便用黄得功灭了左良玉,又招抚了李自成,他是能掐会算吗?早料到左良玉会反,李自成会南下不成!”

    “王爷所言极是,如今细细想来,难怪这朱由检在年前就颁布谕旨,晓谕闯贼识大义,明大局,当摒弃前嫌,归附朝廷,同御外寇;后又有南京传来消息,言及江北之黄得功被西调江西,如今看来,的确是朱由检早有防备,我们本已料到朱由检可能会有这番准备,却也没料到,这黄得功真能让左良玉一败涂地,这左良玉可是近百万大军啊,还有这闯贼余部,可是挖过他朱由检祖坟的,他朱由检也能忍受?”

    大学士宁完我也说道。

    这里,贝子锡翰则也回道:“这朱明皇帝的确能忍,据悉,他还亲自令礼部尚书刘宗周为李自成行帝王葬礼,令百官参祭,而闯贼各部也因此纷纷投向大明,因朱明皇帝尚且礼遇归附闯贼,使得湖广地界的明廷官员皆对闯贼礼遇,闯贼如今可谓是粮食充足,倒比之前难打了些。”

    多尔衮听后颇为惊讶,也忙命锡翰带自己密信给阿济格,命其不可轻敌大意,等朝廷班师谕旨。

    “能忍不能忍之事,又料时局在先,这崇祯帝倒是让本王刮目相看,不过,本王本以为即便如此,以我大清铁骑之悍勇,即便朱由检备兵江淮,也不至于会战败,可如今看来,江南河网交错,民心仍心向朱明,又有长江天堑,只怕这些都是原因啊。”

    这里贝子锡翰一走,多尔衮依旧继续念叨起朱由检来。

    “王爷,微臣总觉得朱由检即便料事在先,在江南备下重兵等着豫亲王来打,而使豫亲王全军覆没,只怕不仅仅是江南之地不利骑战,而只怕也和这支近卫军有关系,能让我大清遭受如此重创的军队已经很久没见到过了,上一次还是二十年前的浑河血战,当时的白杆兵与浙兵皆是以火器犀利与战法犀利而对我大清铁骑伤害颇大,如今只怕这支近卫军也和这白杆兵以及浙兵一样,借江南之地势以及火器火炮之犀利,重创我大清铁骑。”

    宁完我这么一说。

    多尔衮也凝神苦思了起来,良久后才道:“你说的没错,若明军真能重创我大清铁骑定是依仗这火器火炮之利!”

    “眼下我大清主力还在,且建国之处,士气正弘,仅此失败一次不足以动了元气,此次也的确是我们小瞧了他朱由检所致,虽明知在先,却未思虑在后,让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以奴才看,将来,我大清依旧可以灭了明廷,自古统一天下便多以北统南,只不过以后不能只以骑兵征江南,当以汉军八旗为主,水路并进,组建更大规模的火器火炮营。”

    宁完我面带阴冷之笑容说完,就不由得看向了多尔衮,他作为降清汉臣,又是多尔衮亲信,自然是希望多尔衮不要放弃灭明之志。

    “就由你传递消息给在京二品以上文武官员,同时着陛下下谕旨,明日叫大起,商议阿济格班师回朝和将来灭明之事,同时下旨催问各地督抚,剃发与圈地之事进展如何,若有不剃发者,改斩立决为坐族之罪,若有因圈地而反抗官府者以谋反罪论处!”

    多尔衮说着就让宁完我退下。

    宁完我见此不由得劝了一句:“圈地虽明为只圈前明官田藩田和无主之田,但底下的人是只要是好田,无论有主没主皆圈占,所以王爷,此举只怕让人心更加难安啊!”

    “你不必再说了,本王焉能不知道这是失民心之举,但是在朝中济尔哈朗等许多王公贵族一直不满本王进关图谋天下之举,如今豫亲王又全军覆没,朕若不让他们圈圈地,在关内多得些财富,只怕他们都得劝太后喝皇上回盛京,到时候还谈何一统天下,本王宁失汉人之心,也不能失满人之心,若果因此激起民变,这群刁民贱奴在李自成来时尚且不能为国一战,如今又能掀起多大的声势,到时候阿济格大军一回,满洲铁骑屯于京畿,平叛不过是轻而易举之事,我大清根基依旧稳如泰山!”

    多尔衮信誓旦旦地说道。

    宁完我见此也不好再劝,他也承认多尔衮说得有理,现在最关键的不是圈地会失去汉民之心的事而是圈地能让满清贵族们能继续跟着多尔衮留在关内。

    而剃发令也是如此,宁完我知道,多尔衮之所以这样做便是知道这样虽然会激起汉民反抗,但也会彻底斩断心向汉室的士民的脊梁,而剩下来的汉民自然也就能成为大清最忠心的奴才,大清也会因此更加牢固地坐稳这北方江山。

    至于民怨沸腾,在满清军事力量依旧强大的现在,自然是不用去考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