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天下不只是士大夫之天下
    毛维张很想在此刻驻足停下,看看这满目的繁华,看看大明的锦绣山河。

    曾几何时,北都京师也不逊于这如今的帝都南京。

    但现在却已不过是八旗子弟的花园。

    “到底是汉家都城,衣冠如雪,一地华章。”

    毛维张只得忍住收敛着目光,策马在南京城的街道上狂奔起来,希冀着早日抵达御前,奏明消息。

    哒哒的马蹄声有节奏的在青石板上响着。

    飞鱼服在灿烂的阳光下映射出耀眼的光芒。

    只有在大明的国度,他这样的锦衣卫才能感到无上的荣光。

    “只要陛下还在,家国就还在——北地士民收留登记处”,外城门右侧的一条横幅吸引住了毛维张的注意。

    不知为何,眼下这句话,让他这个早已不知家在何处的锦衣卫鳏人,此刻不由得感到两眼酸涩。

    此刻,毛维张更加盼望着能一睹大明皇帝陛下之天颜。

    “卖报,卖报,建奴豫亲王多铎将在三日后于太平门外被凌迟处死,刑部尚书姜曰广、左都御史陈纯德、大理寺正卿魏博彤为监斩官。”

    这时候,有报童在外城里跑动着。

    毛维张虽不能停下来买一份看看,但听见多铎即将被凌迟处死,心情就更加舒畅起来。

    他当初可是亲眼看见多铎出征大明的画面的,当时多铎之趾高气扬,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但现在他没想到已经被人生擒。

    毛维张直入了宫殿之内,将消息告知给了在乾清宫值班的王承恩,并依旧匍匐在外殿等候朱由检召见。

    ……

    而此刻,崇祯帝朱由检则还在大元帅府议事。

    此时的崇祯帝朱由检已经得到来自湖广的军事消息,虽然灭虏军李岩所部顽抗得很猛烈,但在半月前,阿济格还是成功地进占了襄阳并已攻下宜城。

    兴都即承天府城失陷于敌手是迟早的事。

    朱由检不得不召集马士英、史可法两人商议湖广之事,预备将来灭虏军战败,而使得湖广失陷,江西危急的战事。

    周遇吉、刘芳亮、何新等近卫军体系的官员此时依旧在扬州休整,且预备半月后分将赴河南、山东等地。

    因而,此时在大元帅府的也就只有兵部尚书马士英和史可法两人。

    “阿济格攻势猛烈,但又稳扎稳打,不似多铎轻敌冒进,我们倒不好寻得吃掉他的战机,因而只能以大军正面抵抗,但清军的确悍勇善战,仅凭灭虏军之战力,的确难以抵抗,因而以微臣看,还是得调近卫军入湖广才行,或者调黄得功部北上。”

    史可法说道。

    但马士英却表达了反对的意见:“陛下,依微臣看,现在还不需要调近卫军,也不需要调黄得功部援救湖广,湖广依旧还可以这样僵持着,而且微臣斗胆认为,何不如就此借满清之手,消灭虏军之力,待其两败俱伤时,我们再派援军也不迟。”

    崇祯帝朱由检听得出来,马士英这是要自己借满清之手消减灭虏军的势力。

    不过,朱由检并未想着要采纳马士英的阴谋,因而也就摇了摇头:“不,朕不会这样做,这个时候算计灭虏军,只怕会逼得灭虏军反投向清廷,别忘了在汉中一带还有一支闯贼余部,如今多铎败了,谁也不知道清廷会不会改剿贼为招安,而且阿济格现在无论再怎么样都相当于是孤军深入,多尔衮为平定南方,伸出了两只拳头,左手是多铎,右手是阿济格,我们现在打掉了他的左手,得趁着他的右手未收回之前,打掉他的右手!”

    崇祯帝朱由检这么一说,王承恩走了进来:“陛下,锦衣卫百户毛维张来报,清廷得知多铎战败后满朝震惊,且清廷有意着阿济格班师回朝,另清廷似乎依旧有意再度伐明。”

    “他满清刚立足北境,还得布重兵于京畿,如今又丧失上万满洲铁骑,居然还有伐我大明之志,他多尔衮还有兵力吗?”兵部尚书马士英不由得问了一句。

    崇祯帝朱由检看了马士英一眼,就起身道:“满洲铁骑不够还有汉军八旗和绿营兵,接下来的明清之争,死的差不多都是汉人了,自古灭汉者皆为汉贼也,不过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阿济格部要班师回朝,如此便已说明,自多尔衮是无疑再打,既然如此,不能让他阿济格轻易班师,命令近卫军第三军刘芳亮部、黄得功和袁继咸部都压上去,对阿济格部展开反攻!”

    “陛下!刘芳亮乃闯贼旧部,派其援救灭虏军,只怕会不太好吧”,马士英这时候忙提醒了朱由检一句。

    朱由检明白马士英的意思,他这种大官僚大地主出身的官员对于农民军出身的刘芳亮依旧还存在着不信任感,但朱由检自己清楚真正会向清军妥协的反而不会是这些昔日的农民军。

    “无妨,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让刘芳亮援救灭虏军,一是地理上距离湖广更近,二是就因为刘芳亮是闯贼旧部,朕才要让他援救,这样积极性自然要高些,至于第三军会不会因此投向李岩,自然不必担心,中下层军官大部分都是官宦子弟与官军旧部,他刘芳亮没办法带动十五万人在这个时候背离朝廷。”

    朱由检说后便命马士英拟旨下达大元帅府军令。

    兵部尚书马士英无话可说,而朱由检却冷冷地看了马士英一眼。

    士绅阶层对庶民阶层的不信任与敌视让他这个帝王依旧感到烦心,甚至连马士英这样的兵部尚书都是如此,何况其他文武官员,朱由检发现在这个时代培养民族意识与大局意识,而缓和与模糊阶层之间的不信任与矛盾,依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为此,朱由检不由得在走之前对马士英说了一句:“有首辅之才,却无首辅之量,有阴险狡诈之术,却无阳谋大局之识,如何成大器!天下不只是士大夫之天下!”

    朱由检也只能给马士英提点到这里,同时也算是说给史可法听。

    马士英与史可法都愣在了原地,朱由检的一句“天下不只是士大夫之天下”恰若惊雷炸裂在他们耳畔,都不知该如何理解陛下朱由检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