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清军阿济格部兵临武昌府
    李岩神采奕奕地对湖广总督堵胤锡和湖广总兵高一功等说着自己的看法。

    相比于之前在为李自成谋事时,李岩似乎更适合现在的环境,顶头上司是湖广总督堵胤锡而不再是皇帝李自成,堵胤锡作为基层起来的官员,且刚被简拔为一省总督,因而没有威望且胸襟宽怀,又和李岩同是士大夫出身,能给予李岩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也能尊重李岩的习性。

    同时,李自成一死,如今的高一功等昔日闯军将领对李岩也更加信服,也使得李岩比之前更加有信心和有底气和有积极性地发挥自己的才干。

    堵胤锡明白李岩的意思,也意识到李岩此刻是在为整个大明江山社稷的未来安危的角度考虑。

    作为大明两榜进士出身的堵胤锡自然对此很是欣慰,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对李岩的欣赏之意,也同高一功等一样称呼起李岩来:“那以军师看来,我们该如何处之?”

    “死守武昌!等朝廷大军来援!以陛下之明不可能不救武昌,除非陛下又更深的考虑”,李岩看了高一功等人一眼,他没有戳破这个更深的考虑是什么。

    但堵胤锡一听也就明白了,明白如果自己是皇帝陛下朱由检很可能会考虑借满清之手除掉灭虏军。

    但也在此时,堵胤锡开始狐疑起来,他不知道李岩选择死守武昌是真的为大明考虑还是在试探皇帝陛下对灭虏军的态度。

    堵胤锡平心而论,虽然他不知道陛下是如何想的,但他知道朝中的很多官员对闯贼还是很芥蒂的,即便他曾经的顶头上司何腾蛟也是如此,毕竟曾经互为敌人,如今即便归附,没有谁能保证,士大夫们真正的接受了这群曾经造反的乱民们。

    “不可能!”

    堵胤锡突然愤怒地拍了桌子,直接起身:“陛下能有什么更深的考虑,军械,粮草,棉甲,衣物,皆是陛下亲自过问,大元帅府直接调拨,甚至数次警戒本制台,毋得以嫡臣自居,轻慢抗清之义士,可见陛下之仁爱之心,军师此言,实为荒谬之言!”

    李岩意识到自己似乎说过了些,忙打哈哈:“制台勿怒,不用制台明言,陛下之礼遇,下官也是看在眼里的,下官不过随口一说而已,现在还是言归正传为好,下官以为一旦我们死守武昌,阿济格攻则可拖住阿济格,阿济格退则我们也好立即咬上去!无论是何种情况,朝廷应该不可能不管。”

    “朝廷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堵胤锡当即回了一句,将一口茶饮尽:“就依你所言,死守武昌”,然后,堵胤锡又看向湖广总兵高一功:“高总兵可有异议。”

    “我们听军师的”,这高一功这么一回,李岩不由得横了他一眼,见堵胤锡面色从容,心里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本官去号召城中士民准备守城,筹集粮草军械,巡抚李岩指挥守城事宜,总兵高一功等皆听从李岩号令”,堵胤锡还是走了过场,就先离开了湖广总督署,湖广巡抚李岩和湖广总兵高一功等忙拱手:“下官听令。”

    不过,待堵胤锡一走,高一功等还是不由得问向李岩:“军师,你说我们死守武昌,朝廷真的会管吗?”

    “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当今这位陛下是何许人,但能确信的是,堵制台不会不管我们”,李岩这么一说,刘体纯不由得接过话来:“如果是朝廷不管,何不我们就奉堵制台为主,反正这湖广都是他的。”

    “休得胡说!湖广的权力也是陛下给他的,你这样说会害了堵制台的”,李岩呵斥了一句,便开始安排起守城事宜来。

    因堵胤锡和李岩达成一致,灭虏军主力便依旧坚守在武昌城。

    而此时,阿济格还并未得知多铎战败的消息,他现在收到的旨意还是清廷发出的第一道旨意,即让他毋得轻敌冒进的旨意,阿济格不明白朝廷为何会发这样的旨意,但他也猜到可能是多铎进军江南可能因为太过急进而遇到了麻烦。

    阿济格反而因此更加兴奋起来,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军事能力比多铎差的,甚至也觉得自己当在多铎之上,如今多铎既然遇到了麻烦,那他自然当比多铎更厉害才行,而眼下的武昌城多一日未被攻下,便是对他多一分的侮辱。

    阿济格纵马疾驰而来,看着横亘在眼前的武昌城,不由得扬了扬嘴角,而在他身后则是万名满洲铁骑,其中甚至有原本历史上于康熙年间成为清廷权臣的鳌拜。

    还有吴三桂与尚可喜两汉人王。

    眼下,吴三桂是巴不得打到江南去,朱由检对他的报复使得他现在每日每夜不渴望着能手刃崇祯朱由检。

    但偏偏没办法的是,他毕竟是明朝旧臣,当着外人的面,还得说是自己有愧于崇祯种种。

    数百门清军红衣大炮此时也被掀开了布帘,炮口直对着武昌城外城城门。

    鳌拜也已奉阿济格之令带着一百白甲兵绕着武昌城外城奔跑起来,娴熟地张箭搭弓,试探着武昌城城防虚实。

    而此时,高一功与刘体纯等灭虏军主要将领也集结好军队,并亲自上了外城城楼,而且已经有部分灭虏军骑兵直接出城,准备与敌厮杀,甚至开始在护城河内以及外城内挖壕沟,设置拒马阵,而沿着城墙和主要街道的民宅也全部占用充作临时掩体。

    很显然,在与清军作战多次后的灭虏军即原闯军,如今也算是经验丰富了,知道守城之战不能再守在城墙上。

    而此时的灭虏军官兵倒也比昔日要装备优良得多,基层官兵基本都穿上了棉甲,锄头镰刀等被长矛朴刀取代,而将领甚至被赐予了锁子甲、山甲等增添威仪的盔甲战衣。

    火器全部换成了崇祯十四式燧发枪和部分鲁密铳和三眼铳,火炮也增加了二十门,由佛郎机雇佣兵代为操作。

    朱由检将瞿式耜从澳门雇佣来的三百佛郎机雇佣兵除部分留于京城参与军械制造和其他事务外,大部分则派到了湖广战场,由湖广总督堵胤锡统一调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