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关门拒守,殊死一搏
    武昌城乃是大城,主城街道比较宽,两边火器兵的对射之下,清军铁骑也开始招架不住,而阿济格见此亲自下令鳌拜与阿山各带一路精骑从左右街道迂回射击灭虏军火器兵,企图抄了灭虏军火器兵的后路。

    不过,彼时,高一功已亲领五百铁骑朝阿礼所领骑兵杀将过来,这些老流贼们马上功夫不比满洲铁骑差,两军对冲之后,便各有骑兵从马上摔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李锦则带领弓箭手阻击鳌拜所部清军,阿礼部的铁骑机动性强,箭术精湛,但在城中狭窄空间内得不到施展,反而不如李锦的弓箭手所射羽箭密集,一时竟也占不到半点便宜。

    但鳌拜到底是满洲所谓的巴图鲁,竟然带着麾下白甲兵冒着箭雨朝李锦部冲了过来,速度极快,转眼就到了李锦的阵前,李锦所部猝不及防之下,竟被鳌拜杀得大乱。

    李来亨见自己义父有危险,也带着麾下士兵杀了过来,而鳌拜等白甲兵则重箭如闪电,呼啸而至,不少灭虏军官兵被直接射死当场,但李来亨还是悍不畏死地将一根长矛刺进了一红甲兵的马肚,但他本人也被带飞了起来,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这里,李岩也忙让袁宗第援救李锦所部,袁宗弟所部则依据残垣断壁前进,将无数震天雷投掷于鳌拜冲来的铁骑阵营中,同时组成拒马长矛,鳌拜所部白甲兵顷刻间被炸死数个,阵营大乱,而不少冲上来的铁骑也与袁宗弟的长矛阵撞上,彼时人飞马倒,血洒长空。

    鳌拜见袁宗第部乃生力军,且有爆炸之利器,便只得带着大部白甲兵立即退了回来,绕道朝高一功这边杀来,与阿山部联合攻击高一功部,高一功只得带骑兵撤退,袁宗弟所部只得抄近路来阻止鳌拜和阿礼部攻入湖广总督署衙。

    同时,李岩立即着令李年所部和堵胤锡的督标也驰援而来。

    瞬间,鳌拜与阿礼所部骑兵便陷入在狭窄街道与步兵的混战之中,鳌拜等人只能在马上劈砍,而不能来回穿插运动,甚至在被步兵砍断马腿后,这些清军铁骑不得不下马步战,双方变成了白刃肉搏之战,一时间,湖广总督署衙前方三里处的街道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这边,刘体纯的火器兵与查德里的三百葡兵把吴三桂的关宁铁骑阻遏住,而高一功部也带着剩余骑兵朝阿济格这边杀来,因而阿济格见自己已经占不到半点便宜,在日落之前,便迅速下令撤退。

    火器兵没办法大量杀尚在高速运动下撤退的清军铁骑,而高一功的骑兵也不够多,步兵自然更不可能追得上,因而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清军如潮水般退去。

    李岩松了一口气:“若非朝廷利器支持,此战已败!”

    堵胤锡没那么多感叹,此时的他看着倒毙在街道上的尸体,只是习惯性地开始发动城内官民将这些尸体集中,伤员也抬回来救治,作为湖广地方官,似乎他已经习惯了这种血腥的杀戮场面。

    高一功、袁宗第、李锦、刘体纯等灭虏军将领以及查德里这个西洋营参将回到总督署后也都是一言不发,若不是知道朝廷明早会有援军到来,这些将领只怕今晚就要闹着离开。

    阿济格这边也丝毫不甘心地一拳砸在了桌上:“明军之火器何时变得如此犀利!尚可喜,红衣大炮还有多少炮弹?”

    “回王爷,不多了,得预备着打九江和庐州等城用”,尚可喜回道。

    “明日一早,把炮弹全部打出去,给本王轰平武昌城,后面用不着打九江等城,本王如果所料不错,朝廷的班师令旨快到了”,阿济格说着就不由得愤恨道:“可不攻下武昌城,本王不甘心!”

    这时候,牛录章京遏必隆走了进来:“王爷,锡翰贝子爷来了。”

    贝子锡翰立即参见了阿济格:“王兄,摄政王有密信给你,着你接到此信后立即撤军,班师回朝,毋得拖延!”

    阿济格不由得把铁拳捏得啪啪作响,咬牙切齿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王爷,你看?”尚可喜这时候走了过来,询问明早还要不要继续攻城。

    “继续攻!”

    阿济格大吼一声。

    ……

    次日一早。

    李岩等人还没用过早饭,整个武昌城内便传来轰然若炸雷之声。

    湖广总督署的大堂此刻也被直接炸裂,坍塌在地,守门的亲卫当场被砸死。

    而湖广总督堵胤锡和李岩闻声立即跑了出来,不由得就看见四周都传来轰然倒塌之声。

    “不好,清军这是要把武昌城夷为平地,制台,立即传令大军集于总督署!要快!”李岩激动地大喊了起来。

    而此时,清军阿济格部的近两万铁骑已从四面八方杀来,的确是四面八方,多处城墙被炸塌,清军现在几乎想从哪一个方向冲锋就从哪一个方向冲锋,而灭虏军此时也完全挡不住从四周而来的铁骑,一时只能各自为战。

    好在,李岩反应迅速,当今便有传令兵四处奔出,刘体纯和袁宗弟先带着本部人马朝湖广总督署跑来,而李锦部则已被切断,再加上李锦部昨日便已溃败过一次,这一次更是被再杀得大乱,狼狈而逃,李锦本人也摔进了护城河里。

    袁宗弟则靠着一段未倒塌的城垣顽抗,好在阿济格主攻的是湖广总督署,因而只让尚可喜的汉兵攻击袁宗第,使得袁宗第所部一时还未溃败。

    查德里的葡兵也跟着刘体纯等来到了湖广总督署。

    但这时候,鳌拜与阿山两路满洲铁骑也已朝湖广总督杀气腾腾而来,而高一功与刘体纯都看着李岩,堵胤锡也看着李岩:“军师,现在怎么办?”

    “关门拒守!殊死一搏!”李岩只说了这八个字,数万灭虏军便依托湖广总督署组织抵抗,但也有不少的灭虏军开始逃离,而被冲来的八旗铁骑射杀,逼得所有灭虏军官兵还是只得退回来。

    但此时,已经是人心惶惶,军无斗志,李岩不由得看向锦衣卫指挥使吴孟明,开始怀疑吴孟明传了假消息,可能事实上并无朝廷援军,而面带冷色:“朝廷援军呢?”

    高一功和李年更是拔出刀来,指着吴孟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