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阿济格回京后的满洲贵族反应
    多尔衮是昨日才得知阿济格在湖广也是大败而归的消息,且已知道阿济格也折损了近万满洲铁骑。

    因而多尔衮这才临时决定只让大学士刚林和兵部尚书洪承畴率内阁与兵部系统的官员出城迎接。

    但大学士刚林和兵部尚书洪承畴还不知道阿济格战败的消息,他们现在只是简单的认为多尔衮是因为多铎全军覆没而依旧心情不好,且阿济格这次班师回朝虽击败了李自成主力,但对于南下攻明也算是无功而返,所以才没有心情出城。

    这倒也能理解。

    大学士刚林和兵部尚书洪承畴依旧还是如沐春风地保持着微笑,走上前来:“奴才等恭迎英亲王,恭贺英亲王剿灭流贼,一路连战连捷,为大清之一统大业立下绝世功勋!”

    大学士刚林和兵部尚书洪承畴说的也的确是事实上,阿济格在击败李自成方面还是有功的,也相当于照拂了阿济格的面子,而且也算是奉承了一下阿济格。

    但在此刻,在刚刚经历湖广之败的阿济格听来,却像是在嘲笑他一般,似乎是在拿巴掌打他的脸,打的他脸上火辣辣的疼。

    阿济格狂躁地举起鞭子要教训教训这刚林和洪承畴,但却又被贝子锡翰拦住了:“王爷息怒,他们都是摄政王的亲信大臣,您可以不给他们面子,但摄政王的面子得给吧,而且他们在这里为了迎接您,都站了一天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饶了他们这一回如何,他们只怕也不知道前线的事,所谓不知者无罪。”

    阿济格听此才点了点头,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咬牙打马走了过来,哼了一声,也懒得和大学士刚林这些官员们说话。

    而此时,大学士刚林和兵部汉尚书洪承畴也开始惊讶地瞪大了眼,因为他们发现阿济格和阿济格身后的满清铁骑毫无得胜的气概,一个个垂头丧气的,甚至有的连甲衣也没有,浑身挂着伤,抬头一看,约莫回来的只有数千铁骑。

    “难道英亲王也败了?”

    大学士刚林看了洪承畴一眼,洪承畴则已经笃定地点了点头,即便是傻子此时也看得出来,英亲王阿济格也吃了败仗。

    阿济格区区不过三千余残兵进入了北京城,北京城的旗民们顿时大声惊呼起来:“天啊,我记得英亲王带走的是数万铁骑,光我满洲铁骑就上万啊,怎么只回来这么点,那不是镶黄旗副都统的追吗,为何没有了胳膊,我家的阿玛呢?”

    苏纳也木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闭住了嘴,然后慌忙从茶楼跑了下来,大喊起来:“苏克萨哈,苏克萨哈!”

    “你是苏纳昂邦阿玛吧,苏克萨哈他战死了”,这时候,一走在阿济格队伍中的士兵停下来对苏纳说了一句。

    北京城的旗民们此时自然是大失所望,自家的子弟无论是跟了多铎还是跟了阿济格南下,如今都落得个血本无归,旗民们自然也是怨声载道。

    阿济格的确也有些颓然地进入了北京城,看着那一双双怨恨他的目光,他也不由得低下了头,大有无脸见江东父老的感觉,城里开始出现痛哭之声,有说没有看见自己阿玛回来的,有说没看见自己追回来的。

    因多尔衮派人来命阿济格与迎接阿济格的官员们先去他的摄政王府,因而阿济格便没有先进宫,而是朝摄政王府州来。

    多尔衮心情沉重地看着迎面走来的阿济格,他没想到尽管他已经提前命令阿济格全线撤军,但阿济格还是遭遇了大败,如今只带回了三千铁骑,而且是已经被打没了魂的三千铁骑。

    “王弟,此战本王对不住我八旗子弟,陛下即便是杀了我阿济格,我阿济格也绝不会有怨言!”

    阿济格则先朝多尔衮拱了拱手。

    多尔衮此时也知道自己现在唯一的臂膀只有阿济格,因而也不好责备阿济格,更何况阿济格还是他的兄长,便只拍了拍他的肩膀:“王兄不必自责,此次南征失利,主要责任在我,是本王低估了朱由检南下后重振大明的决心,以士子为兵,又敢摒弃仇恨,容纳流贼李自成,一开始就视我大清为大敌,如此胸襟的帝王,倒也的确不可小觑。”

    “说来也怪,在山西陕西一带与闯贼作战倒也不费吹灰之力,这群流贼打仗毫无章法,但南下湖广,这些闯贼变成灭虏军后,却似换了血一般,火器更加犀利,也更加敢战,武昌一战,我投放了红衣大炮所有的大炮,几乎将武昌夷为平地,可这灭虏军竟还未退,城中守官到底是谁,本王实在是很有兴趣。”

    阿济格这么一说,多尔衮就笑了起来:“是李岩!此人一归附大明便被任为湖广巡抚,朱由检甚至为使李岩立足湖广,不惜把何腾蛟明升暗降调回江南,我们小觑了朱由检,也小觑了这个李岩!李自成可真是你所杀?”

    “愚兄只知李自成已死,并不知道他为何而死,且我本以为李自成一死,闯军必然军心离散,可却没想到却比以前还更顽强了些”,阿济格说后,多尔衮就一拍桌子:“哼,如果本王猜的没错,李自成定然是死于明廷之手!只可惜现在整个天下都认为李自成是被我们所杀,使得我们白白背了这一过!”

    “听闻十五弟他败了?”阿济格不由得问起多铎的事来:“而且我也在武昌城头看见了博洛被押解到了城墙上,还看见了十五弟的王旗。”

    “全军覆没!”

    多尔衮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还是不得不点了点头,拳头捏得啪啪直响,一想起这事,便觉得有人在打他耳刮子,打得脸火辣辣的疼。

    阿济格半晌没回过神来。

    而这时候,多罗恪僖贝勒图伦走了进来:“王爷,最新消息,据探子来报,豫亲王他已于上月十五日被凌迟于南京太平门,割了三千余刀,其肉被南京百姓分而食之。”

    “啊!”

    多尔衮突然大叫了一声,一口鲜血猛地吐了出来。

    阿济格也差点没倒在地上,抓住图伦衣领大吼了起来:“你说什么,我十五弟他怎么了!”

    “王爷息怒,豫亲王他被凌迟了!”

    图伦忙又回了一句。

    阿济格一脚踹开了图伦:“朱由检,我要杀了你!我要屠了南京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