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内阁首辅范景文表态
    朱由检先看了内阁首辅范景文一眼。

    朱由检自然是要范景文先表态的,税政肯定还是要内阁做主,军队自然是不能参与的,最多辅助不让大乱发生。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新税政真的开征后,控有基层领导权的士绅闹事的话,而且到了不可收拾的局面,范景文会承担背锅的后果。

    譬如商鞅。

    当然,如果没有闹事,或者能被弹压得住,范景文作为内阁首辅又是户部尚书,肯定是要被朱由检重重奖赏的。

    有时候就是如此,你既然要做百官之首,就得有承担最大风险的意识。

    范景文是河间府人,北方籍官员的代表,随扈南迁的官员里职位最高的,素来清廉爱民,在南方没有产业,自然对于新税政没有异议,他现在唯一顾虑的是自己挑头的话,会不会真的成为士大夫们憎恨的人,甚至在个人笔记里说他的唯皇帝之命是从的佞臣。

    作为文官,范景文自然知道文官的笔有多毒辣,但范景文也知道陛下有多狠辣,魏藻德就因为不肯担责且图谋私利而落得惨烈下场,他自然也不希望也落得个被抄家的下场。

    范景文有些局促地抬了抬脚后跟,突然觉得有些热,王承恩很体贴地将一盆冰放在了他一旁的杌子上:“阁老,陛下等着呢。”

    范景文尴尬地笑了笑,额头上的汗珠啪嗒一声滴落在地上,他注意得到不止是皇上的眼睛在盯着他,在场的文武要员们都盯着他。

    他范景文是内阁首辅,如果范景文要表态支持陛下御见,他们自然也不会再反驳,而且若是得罪了人也好有锅可以甩。

    吱呀一声。

    黄花梨做的官帽椅响了一下,范景文猛地站起身来,吞咽了一下,两手拱了起来:“陛下,微臣,微臣。”

    范景文虽说做首辅已快一年,但之前朝政要事皆是军务,一切由大元帅府发号施令,内阁似乎是可有可无的,除了票拟日常政务外,似乎已经没有决策帝国大政方针的权力,他这个首辅也没有什么要担当的,即便货币改革,也不过是司礼监和东厂在主导,他户部也不过是只负责制钱与审计而已。

    而且税政不同于货币钱法,当今的大明臣民对钱的概念不强,没有金融意识,无论朝廷用铜钱做货币还是有银钱做货币,他们都是不太在乎的,但税赋就不一样了,这几乎关系到大明每一个阶层的人的利益,这算是他范景文做首辅以来承担的第一个大事。

    若是真的成功且于国于民有利,自然是彪炳千秋,成为名臣;若失败则有可能成为万人唾骂之奸臣。

    因而,范景文是有些紧张的,但他知道陛下是不喜欢中庸之臣的,现在在内阁的马士英、李邦华、路振飞哪个不是锋芒毕露之辈,他范景文只能咬着牙做一个敢担大事的首辅!

    朱由检见他站了起来,就欣慰地笑了:“阁老不必着急,慢慢说,王承恩,传个内宦过来,给阁老扇扇风!”

    朱由检这是在表达对范景文的肯定,王承恩也知晓帝王之意,亲自拿了把蒲扇在范景文扇着风:“还是下官亲自给阁老掌风的好,底下的人可没轻重。”

    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亲自给内阁首辅范景文扇风,而且是在御前,自然是要刻意在朱由检捧一捧范景文,给足范景文面子,让他知道他现在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主持好征税这件事。

    “老健春寒秋后热,阁老也一把岁数了,虽说操心国事,但也得将养身体,也好为陛下多分忧几年,也好我等多受教几年”。

    范景文一站起来,自然也让在场的官僚们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有心支持陛下朱由检改革或迎合圣意的北方籍官员和近卫军系统的总督总兵们以及地方巡抚们,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商业上没什么产业,而且作为地方官也知道税赋一征,地方的财富也会增益不少。

    但他们也知道这种事难的不是大家不明白这里面的道理,而是要得罪人,得罪一个阶层的人,甚至自己家的族人,他们需要一个背锅的,需要把这些人的怨言转移到一个人身上,这样他们才能放心大胆的执行朝廷的政令,所以范景文一站起来,就获得了很多官员的尊敬。

    前有司礼监内相亲自扇风,现在又有江西人李邦华亲自在陛下面前关切范景文的身体,言语间透露着敬仰之情。

    当然,一些对税赋征于官绅富商心里依旧颇有不满的官员也看向了范景文,向范景文露出了一脸的微笑。

    虽然因为钱谦益一案与张慎言一案,让江南的士绅官僚们意识到陛下即便到了江南也是有君权的,因而为保住自己官位,自然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拂了陛下的面前,但把怨愤转移到范景文身上还是可以的。

    范景文自然能猜到现在有多少双不那么善意的目光对着自己,但他如今也只能站出来,至少让内相扇风也能算一时佳话了:“谢陛下恩典,请陛下放心,微臣身为内阁首辅,定会带领百官完成此次新税政改革以后的征税工作!”

    “范阁老有此决心,朕甚为欣慰,诸位爱卿定要切实配合内阁!”

    朱由检说着就看向了瞿式耜、陈子壮等巡抚,瞿式耜与陈子壮都忙立即表态会遵从内阁钧令,完成征税大事。

    然后,朱由检又看向近卫军第二军何新,何新领会朱由检的意思,当即起身:“请陛下放心,首辅和内阁可放心办事,虽然我近卫军第二军不得过问政事,但只要有人因此事作乱,我何新必不轻扰!”

    其他官员也陆陆续续开始积极表态,保证配合好范景文的工作,一时间都改变了说辞,似乎这征收商税等税赋的事就是范景文一手在主导似的。

    “既然诸位爱卿皆无异议,范阁老又颇有决心,朕也不再多言,王承恩,先领他们退下歇息,范阁老与湖广巡抚李岩留下!”朱由检这么一说,群臣便领命告退,范景文猜到陛下肯定要私下授受一番的,而李岩则有些茫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