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处决尚可喜
    待其他官员都离去后,朱由检这才知道李岩是谁,只见李岩瘦骨嶙峋地戴着乌纱猩红官袍站在靠门的地方,衣襟似乎已经湿透了一大半。

    如此瘦弱而在炎热之时还大汗淋漓,看得出来有体虚之症,朱由检不禁心想或许调他入京对他身体似乎也会有好处。

    不过,朱由检此时还没有空理会李岩,只看向了范景文:“征税这件事,是朕思量很久的事,若不如此做,大明依旧会亡,爱卿能站出来,朕着实欣慰,朕留下来,只告诉你一句,无论将来接果如何,朕定不会杀你,而且这件事,朕是你最大的靠山,你不必畏惧,放心大胆地去干,谁要是得罪你,就等于得罪朕!朕会让近卫军第二军协助你,明日你就知道了。”

    “陛下体谅之情,令微臣感激涕零,请陛下放心,微臣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微臣虽无匡扶社稷之才,但亦有匡扶社稷之心,承蒙陛下简拔,如今忝居首辅之位,若不干一两件大事,无颜面见陛下与天下百姓!”

    范景文说着就告退了下去,他得做好召集内阁成员和户部职官以及确定征税的具体事宜之准备。

    等范景文一走,整个正堂内,便只剩下朱由检和李岩两人。

    李岩呼吸有些加快,他不知道朱由检将他留下来是为了什么,是治自己投附李自成的罪?

    坦白而讲,李岩早在进京之前就做好了被朱由检处置的心理准备,他毕竟不是高一功这样的流民百姓,即便造了反也是情有可原,而自己是士绅之子,世受国恩,却走上了反叛朝廷的道路,别说是朱由检不能原谅他,连他自己都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说吧,要朕如何赏你?”

    朱由检突然说了一句,坐了许久的他也感到有些乏累,不由得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走过来拍了拍李岩的肩膀:“武昌守得好,灭虏军能临危不乱,让朕着实没想到,堵胤锡在奏疏里把你夸得跟武侯诚意伯一样,让朕都有些不敢相信。”

    李岩有些意外,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肩膀,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他压根没想到崇祯帝朱由检开口第一句会这样问他,他都以为自己快被治成死罪了,却没想到还要被询问要何赏赐,这让李岩心里本能地对这位皇帝朱由检起了一丝好感。

    “你好像有些怕朕,这会子又笑什么?”

    朱由检问了一句,史料里对李岩的描述很少,因而他也不是很了解李岩,只知道李岩乃李自成改流寇变成问鼎天下之枭雄的重要人物,可以说就是因为李岩,让李自成有了政治纲领,也正因为此,朱由检才觉得李岩之才当在李自成之上。

    “微臣只是,只是初次见圣颜,有所畏惧,如今听闻陛下要赏赐微臣,陛下又言堵制台在奏疏里夸耀微臣,微臣自觉愚钝,怕让陛下失望,所以才发笑”,李岩结结巴巴地回着,他也不知道为何,在朱由检面前比在李自成面前还要紧张。

    “至少湖广一战,你没让朕失望,有大局之识,料敌在先,以书生之体却令一干猛将服从,朕不用你,岂不是朕之昏聩?”

    朱由检说着便又道:“湖广,你就不必回去了,先留在这大明行政学院,朕对你另有重用,你暂且就在大元帅府做中书舍人,这原属内阁的官职,但大元帅府同于内阁,你进了大元帅府后一应文案可随意查阅,查阅完后,朕会考究你!”

    说着,朱由检又看了他一眼:“从湖广巡抚降到中书舍人,你不会嫌中书舍人官太小?”

    “微臣岂敢,能进得中枢,微臣感恩不尽!”李岩忙回道。

    朱由检只淡淡一笑,走了出来:“召集所有大臣到洪武门!”

    ……

    洪武门,原叫做广敬门,乃南京正南门,是南京紫禁城中轴线上最南的一道城门,城门后有南北朝向的千步廊,千步廊后便是五军都督府与六部中除刑部外的中央重要机构所在地。

    朱由检召集群臣汇集洪武门,自然不是要去视察他们的办公地点,而是要在洪武门处置清廷智顺王尚可喜。

    为政治需要,朱由检这一次不打算凌迟尚可喜,这自然不是他仁慈,而是凌迟实在太耗时间,各地督抚和总兵官不能在京城耽搁太久,因而朱由检为让这些进京的要员们切实目睹一次奸臣下场,便只得改了对尚可喜的处置方式。

    范景文等文官,黄得功等武官此时都已经齐聚在千步廊内,而朱由检则坐于步辇之上,戴着翼善冠,身着玄色衮服,看着眼前正一步步骑过来的五名身着夕月飞鱼服的锦衣校尉,骑着五色之马,持着绣春刀,正对着皇帝陛下朱由检。

    而在这五名锦衣卫之后则是正蹒跚而行的清廷智顺王尚可喜,此时的尚可喜一身布衣囚服,倒也洗的白净,脸白如雪,金钱鼠尾在夕阳照耀下分外惹人注目。

    尚可喜抬着头,看着朱由检,只是傻呵呵地笑了起来,然后又抖动起来,哭着流泪。

    廊房两旁的文武官员们看得尤为清晰。

    “诸位爱卿,知道这人是谁吗?”朱由检说着就又喊道:“靖国公告诉他们。”

    “遵旨!”

    黄得功走了出来:“陛下,诸位同僚,此人便是弃国弃君,屠戮同族,投靠建奴而十恶不赦的建奴智顺王尚可喜!”

    “尚可喜!”

    在场的官员都露出了惊骇的表情,看向尚可喜的目光不由得又认真了几分。

    “尚可喜,你虽十恶不赦,但朕念在你昔日也曾随毛都督有功于大明,故改凌迟为五马分尸,你自己躺下吧,让在场的都看看你这奸臣之结局,尔等奸臣之命,恰若这夕阳西下,只能进入黑暗!”

    朱由检这么一喊,尚可喜也自知自己是这个是结局,倒也乖乖地躺了下来。

    朱由检将手一挥,五名锦衣卫便开始分散开,套在马身上和尚可喜四肢与脖子上的五根铁链便开始散开,然后五名锦衣卫策马加速,马速越来越快,片刻间,便只听得刺啦一声,尚可喜被强大的马力撕裂成六块,中间其身体还在颤抖,而头颅早已在地上拖出了一道血迹,四肢则飞了起来,在残阳照耀下,洒出鲜艳的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