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未来朕的皇家资本定会夺回自己的利益
    朱由检捏紧了拳头,龇牙咧嘴地恨不得直接给这郑芝龙一巴掌,心里暗骂这老狐狸只知道一个劲地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却半天不肯松开愿意把一部分利益吐出来,真的是如世人所说,人都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

    “明白就好,朕知道让你郑芝龙把郑家的利益让出来是有些难为情,而且也确如你所言,你郑家的船队现在也是我大明的官军,朕不能给你拨军饷,但也夺了你们的财路,毕竟你们也保证了我大明海疆的平稳,但眼下朝廷军费吃紧,民困国贫,朕不得不夺尔等之利,关税还是继续征!

    但朕可以不征你郑家之关税,你郑家可享受朕之免关税之特权!

    不过,你得保证由官府允准出海的商户安全,而且不得再向这些商户征收任何停靠、保护之费,但若大明出海商人发生三起以上被海盗所劫之事,朕就罢你之职,收回给予你郑家之特权,你可愿意?”

    郑家关税免除?但得保证出海商户安全不被海盗所劫,还不能再收保护之费?

    郑芝龙仔细在心里盘算着朱由检给出的条件。

    能让郑家避开关税之征,他自然是满意的。

    但收进出口船只保护费也是他的一大财源,如今要是不收国内商户的保护费,似乎依旧很亏。

    “陛下,恕微臣冒昧,承蒙陛下体谅,免税于郑家;但这出海之费轻易不可除啊!弟兄们虽不得不走私一些货物以谋取利润,但到底是微末小利,兄弟们为他们保驾护航,不得些辛苦费说不过去呀!”

    郑芝龙说着就眼睛贼溜溜地盯着朱由检。

    朱由检现在恨不得杀了这郑芝龙。

    自己一个皇帝给你免税的特权已经是最大的妥协了,居然还和自己讨价还价起来,还说上千万两规模的走私只是微薄小利,若是微薄小利刚才为何又不肯让出来。

    但朱由检此刻也只能平心静气地说道:“朕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为壮大我大明商贸,不使外番独占海洋之利,朕必须得扶持我大明商户一二,毕竟他们也是朕的子民,既然他们为朝廷交了税,朕也不能不管他们,爱卿可从红番鬼和佛郎机等人身上多收一点就是了,再说,朕给你们郑家免税带来的不止是你们郑家不用交税这半点好处,你可以再细想想,这天下海洋之利可是朕与你郑家平分?”

    郑芝龙确如朱由检所言,开始仔细思索了起来,倒也很快想透了其间关键。

    当然这种事,他也知道不好明言,倒也比起先更坦诚地向朱由检行了大礼:

    “谢陛下隆恩,请陛下放心,郑家永不叛陛下,绝对保证大明商人之出海安全,绝不收我大明百姓出海之任何费用,按道理,这本就是微臣份内之事,如今却要陛下提点,实在是愚钝得很。”

    “知道是自己份内之事就好,不过这样天大的好处,你郑家可不能白得,朕得办一个学堂,得要你们郑家的人帮忙才行”,朱由检开始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郑芝龙不由得一愣,心想陛下还有需要求我们郑家的地方?

    但郑芝龙一想到现在陛下给了自己郑家这么大的一个好处,他也不能不答应,便立即拱手作揖:“但请陛下直言,只要需要郑家的地方,郑家绝不推辞!”

    “听说你们郑家海战之将才比比皆是,如今既然为朝廷中人,自然就该为朝廷办事,朕有意开办一所大明船政学堂,训练大明未来最优秀的海军军官和海军人才,如今红番鬼与佛郎机人崛起的太快,朕担心百年之后,海洋之权尽皆被西夷所夺,所以需要从你们郑家调拨一批将才训练我大明海军,练出一批能指挥海战的优秀指挥官来”。

    朱由检这么一说,郑芝龙也不由得点了点头:“陛下所言甚是,微臣与西夷交战数次,虽暂未吃过败仗,但他们舰船火炮之利的确在我们之上,微臣愿意为陛下谋成此事。”

    郑芝龙说完就后悔了。

    因为他意识到朱由检说是未对抗西夷才办此学堂训练海军指挥官和海军人才,其实未免就没有建立自己的海军的意思,也就是之前所说的水师和水军,只怕就有未来对抗自己郑家海洋势力的目的。

    自己一旦派了郑家的人去帮助朝廷培养海军人才,就等于在给自己造就一个未来的对手!

    郑芝龙这才明白难怪陛下会如此舍得给郑家免税特权,让郑家得尽天下海洋之利,原来是埋了此后招。

    但郑芝龙也知道自己要想让陛下愿意给郑家免税特权,只能答应陛下这件事,不然也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他也不能完全背离朝廷而存在。

    至于帮助朝廷壮大朝廷自己的海军,郑芝龙觉得自己郑家再占据免税之利后的势力增长速度只怕未必能让朝廷的海军赶得上,而且自己是师父,朝廷海军是徒弟,师父教徒弟,师父怎么可能把全部的本事交给徒弟。

    “令弟郑鸿逵、郑芝豹素来乃海上骁将,他们二人必须进京,其余将才,郑家当排除部曲在五十人以上,三月之内完成!”

    朱由检这么一说,郑芝龙便点头答应下来:“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让他们进京为陛下办事!”

    朱由检点了点头便让郑芝龙退下,然后他则命王承恩传来了内阁首辅范景文,嘱咐在其即将开始的税收征收工作时,不必再征郑家之关税。

    范景文自然是大为惊讶,忙道:“陛下,无异于会让郑家进一步做大呀!”

    “朕何曾不知道此举会令郑家进一步做大,但现在朕自己无强大的海军!只能如此!如今既然要收官绅之利,只能拉拢郑家之心,不然树敌太多,对朝廷也不是好事”。

    朱由检自然知道自己给郑家免关税的特权,等于让郑家合法走私,而且郑家可以以低于朝廷关税的额度引诱大量民间商户打着郑家旗号出海贸易,只怕到时候只有朱由检自己的皇商和属于朝廷的官商才会因为是自己的商户才会经过朝廷关税机构登记而出海贸易,但那样势必会增加皇商成本和官商成本,降低国家资本的竞争力。

    也正因为此,朱由检才说自己是与郑家平分天下之利。

    他郑家几乎就可以以此特权成为民间商户最大的靠山,甚至会成为最大的资本家。

    而自己的皇商则也可以通过对一些行业的垄断以及新兴技术产业的开发与之角逐。

    至于到以后到底是谁成为整个社会经济的主宰者,现在还不好说。

    但朱由检相信,只要自己的皇家资本掌握着最先进的生产技术以及在以后有强大的海军,不愁不能掌控整个大明社会的海洋经济,把郑家占据的利益夺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