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征税开始
    这日一早。

    艳阳高照。

    骤雨初霁的清晨倒也没有夏日的炎热。

    因昨日一场大雨而歇了一日市的南京城便比昔日更加热闹嘈杂起来。

    在这易发霉的梅雨时节,谁都想把货物快点发售出去。

    且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免税就在今日结束,底层的大小商贩都不知道今天之后会有什么变化,都着急地想着自己手里的货物能早点变现就早点变现以免让征税的人看见自己当时报的销售量比自己的销售量要低。

    近卫军第二军第一兵团步兵营与骑兵营共计六万人已全部集结进入了南京城。

    除炮兵外,几乎都荷枪实弹,上了刺刀,在南京城各大商业集中区实行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笔直战列于各处。

    同时在南京下关码头以及应天府周边州县商业集镇派驻了军队,严加戒备,为各地官府保驾护航。

    而由东厂组成的巡逻队则跟随应天府衙的官员立即奔赴各处公示栏。

    宣布五日内在应天府衙登记的各大店铺立即前方应天府衙户房完成缴纳赋税或者等官员主动上来收缴。

    而与此同时,南直隶按察使佥事按照内阁之令分巡各府州县,严令各地在十日内完成既定额度征税。

    户部也派出各省清吏司一名员外郎分赴现在还在大明控制下的各省监督征税情况。

    兵部与大元帅府也下令,着各地近卫军与卫所官兵配合地方官府完成征税。

    此时的宁波府与杭州府、以及苏州府、松江府等地,也由高杰总兵官派遣精干军队于各路码头与关所和官府进行戒备。

    南京城内。

    内阁首辅户部尚书范景文离开了文华殿,辞别了大明皇帝朱由检,坐轿来到了户部正堂大门。

    户部左侍郎党崇雅、户部右侍郎祁彪佳两户部堂官早已恭立于户部衙署阶上,而应天巡抚瞿式耜、应天知府成德、近卫军第二军步兵营指挥使焦竑、东厂掌刑千户马吉翔四人则立于阶下。

    “户部、应天府、近卫军、东厂皆已就位,就等阁老主持了!”

    范景文下了轿,看了看千步廊尽头的洪武门:“那日,叛臣尚可喜便是在此被五马分尸,天道昭昭,报应不爽,诸位,尽心办事吧!”

    “下官等明白!”党崇雅等官员拱手作揖。

    说毕,范景文便点了点头走进了户部正堂,坐在正堂里,着即便命征税开始。

    随即,便由应天知府成德骑马走在最前面,而东厂掌刑千户马吉翔紧随其后,开始在街道上巡视征税情况,而近卫军第二军步兵营指挥使焦竑作为军方人员自然不必参与,此次进京不过是遵从大元帅府军令警戒京城,防止民变发生而已。

    看着满大街都是鸳鸯战袍与飞鱼服,个个面冷似霜,仿佛有什么大事一般,一应茶楼酒肆、秦楼楚馆以及各行商铺皆是不知怎么回事。

    连带着街边小贩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知道此事是该走还是该跪在地上求饶。

    这时候,应天府的衙役开始敲着锣走了过来:“逆贼未除,北伐在即,为大明千秋计,为百姓太平计,新税开政,百姓不必惊慌,照旧开市,纳税光荣,逃税可耻!”

    而紧接着后面则跟着一名户部员外郎骑着马,后面则跟着应天府户房官吏与衙役。

    南京城乃江南最繁华的地带,商业经济最为发达,也是此次新税征收最关键的地方,且南京城的达官显贵也最多,因而范景文便直接派了一名户部员外郎与巡城御史和五城兵马司的人一起帮助应天府征税,毕竟应天府还要负责周边州县。

    卖糖人的小贩见到这阵仗吓着了,忙一时不由得弯下了膝盖:“官爷,小的则是小本买卖,这个税银交不了多少啊。”

    “有税票吗?”

    这时候,这名户部员外郎吴佳胤停了下来,问着这小贩。

    这小贩摇了摇头。

    “没有!”

    “没有,你就不用管,继续卖你的东西,朝廷只征营收额在一百银元以上的,你这一年最多不到五十银元吧”,吴佳胤说着便见到前面乃是一家三层楼阁高的酒楼:“会同楼,去看看!”

    “上官且慢,这会同楼是忻城伯的产业”,这时候,应天府的一名照磨拦住了户部员外郎吴佳胤。

    户部员外郎吴佳胤是刚从主事任上提拔进户部当员外郎的,素来是个秉公办事的官员,而且他现在看见这满大街的近卫军官兵和时不时走来的东厂番子,也有自己的底气,便大手一挥:“内阁钧令,此次征税无论是皇亲国戚还是贫民百姓,皆要按税票收税!”

    户部员外郎吴佳胤一说便先打马来到了会同楼。

    而此时的会同楼却是照旧营业,里面的掌柜伙计依旧迎来送往,丝毫不在意眼前出现的官兵。

    户部员外郎吴佳胤走了进来:“你们的东家呢?”

    这时候,走出两个虎背熊腰且身着铜钱纹锦绣长袍的人来:“这位官爷,这地可不是您能进的,看您这补子,也就五品而已,再看您这后面跟的,只怕也不是翰林院詹事府的清贵官吧,你可知我们会同楼接待的都是什么人,我知道你们是来征税的,给您说句实话吧,这是忻城伯的产业,来的都是三品以上的官和皇亲国戚,再不济也是科道上的人,你觉得你能进来吗?”

    “这里又不是紫禁城,本官如何进不得,你要么把你东家喊来,要把税票与应缴的税银呈递上来,不然就按抗税处理!”

    吴佳胤说毕便拿出怀表来:“给你一刻钟时间,一刻钟后,再不按照本官的话办事,就封店!”

    这两人并不进去回话,也不让开。

    一刻钟后,吴佳胤便直接下令:“冲进去,把里面的客人全部撵出来,封店!这里的掌柜抓走,何时缴税何时放人!”

    应天府的官吏不敢动,而东厂的人则先跑了进来,一脚踹倒了这两个人,一进来就把那掌柜的先抓了起来,同时,一名东厂番役直接踩在一饭桌上:“都出去!”

    “爷还没吃够呢,凭啥要我出去!”

    这个锦衣公子还没说完,已经进来的吴佳胤便把这锦衣公子抓了出来:“敢顶嘴,依旧以抗税处理,抓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