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户部左侍郎党崇雅之胆
    这锦衣公子见此情况不由得大喊起来:“尔等凭什么抓我,尔等可知家父是谁!”

    “不管你家父是谁,拖出去,敢阻挠征税之事,先抓进大牢拘押一日再说!”

    户部员外郎吴佳胤说了一句,便听得被东厂番役抓住了的会同楼掌柜冷笑起来:“他便是左副都御史姚副宪之子,此处产业乃忻城伯之产业,尔等也敢查封?”

    “有何不敢,记得拿税票和银子或者税据来应天府赎人”,吴佳胤说了一句便将这会同楼的掌柜与那所谓的姚副宪之子都押了下去。

    而此时,巡城御史黄家鼒则来到了一家粮铺,黄家鼒将手一挥,一应天府户房一名典吏便走上前来:“此处可是顾记粮铺,有税票吗?”

    “有”,一头戴懒收巾的男子走了出来,拿出税票和十个银元:“这是应天府的税票,这是我们应缴纳的税银,差爷您收好。”

    黄家鼒的家也是世代粮商出身,对于粮店规模他只要看一眼,便也能判断得出这家粮店收入有多少,因而他现在见这粮店规模便不由得说道:“这粮铺看上去再怎么说也有个一年上万银元的收入,按照户部最新公布的税率,你们这种粮铺最少一千五百银元以上才对,为何才交十个银元。”

    “这位官爷您看清楚,这上面的税票写的确实是十元税银,我们是按照应天府出的税票缴纳的,而且这是我们镇远侯的产业,可不敢有半点弄虚作假,本来我们是打算亲自去应天府缴纳的,但因一时耽搁就忘记了,正好官爷您们亲自前来收税,我们也就主动交到官爷您手里了,不知税据可否给我?”

    这中年人露出一脸六畜无害地笑容,但所说的话却已经挑得很明白这是镇远侯的产业,且已经按照朝廷官府的税票交了税,收税的黄御史就不能再胡闹。

    “你们不主动去应天府,是担心被朝廷发现这里面的端倪吧。”

    巡城御史黄家鼒说着,一名应天府经历便过来悄悄说道:“这里面涉及到李部堂和刘少卿等,而且这还是镇远侯的产业,风宪老爷您看,要不我们就给他们税据,这样也就算是征过税了,到时候侯爷会将银子送到您老家的。”

    黄家鼒点了点头:“给他税据,签发之后,不写粮铺,只写书铺一家。”

    ……

    应天府同知陈爊则坐在府衙厅内等着南京城商户主动来知府衙门缴税。

    大明中央银行副行长杨名深的族人首先带着二十万银元上门来缴税,其次则是各大识趣的官僚们的家人主动前来缴税。

    但当南京礼部尚书张佐辰的管家持着税票来找陈爊时,陈爊惊讶住了,因为这张家的仆人给他税票只有一千银元。

    “张尚书家不是有十万亩茶园吗,在南京城茶铺也有六七处,少说一年也有三四万银元的收入,为何只缴税一千银元?”

    陈爊正这么一问,这管家便笑了笑:“陈同知说笑了,我张家何时有这么多茶园,我虽是府里几十年的管家都不知道呢,您是怎么知道的,这是应天府确确实实开的税票,不相信您请再过目一遍就是了。”

    说着,这管家就悄悄在税票下夹了一张两千银元的大明中央银行的取款票据。

    陈爊突然面色一冷,将票据和税票拿在了手中:“将这张府的管家看押了起来,暂停收税一个时辰,给本官找匹快马来,本官要即刻赶赴户部衙门!”

    说完,陈爊便立即跑了出去,从底下人手里接过马来,直接踩蹬一上,就策马去了户部衙门。

    ……

    应天府同知陈爊一来到户部衙门,便见到了正厅外的户部左侍郎党崇雅。

    “慢着慢着,你是何处的官员,来这户部衙门干什么?”党崇雅拦住了这应天府同知陈爊。

    “党部堂或许不认识下官,下官乃应天府同知陈爊,下官有紧急要是要求见范阁老,还请党部堂帮忙引见”,陈爊忙给党崇雅作揖。

    “什么要紧的事,告诉本官也是一样,本官替你传进去,你先回去抓紧办事,这户部可是你轻易来的地儿?”

    党崇雅这么一说,陈爊便把南京礼部尚书张佐辰府里的税票递给了党崇雅:“据下官所知大宗伯张尚书家里乃世代茶商出身,其茶园不下十万亩,南京有一半的好茶都是他家供应,其税票当不应只要一千银元,这里还有他家管家给下官塞的两千银元票据,请党部堂查阅,下官觉得这税票当初拟定时存在猫腻。”

    党崇雅看了陈爊一眼,微微一笑:“见微知著,不愧是路阁老的得意门生,不过本官得把话说着前头,这件事先别声张出去,本官会交给首辅,但在上面出结果之前,本官不希望有任何一句关于税票拟定有误的闲言碎语,明白吗,你可知道,这税票拟定时,令师就是南直隶巡抚!而且这南京礼部尚书张佐辰与驸马齐燮元是姻亲,驸马齐燮元之妻乃陛下之长姐,这里面的轻重,你可要掂量清楚!”

    陈爊心里一紧,也知道这件事牵涉面很广,便点了点头:“下官明白。”

    “下去吧”,党崇雅摆了摆手,就走进了影壁,待确认陈爊离开后,才冷冷一笑,将张佐辰的税票撕了个粉碎,揣进袖兜里。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名户部吏员走到了党崇雅这里来:“部堂,忻城伯派来人说,我们派去的户部员外郎似乎不讲人情!”

    “底下收税的官不是本官能控制的,告诉他们,该交的税都交了就是,到时候本官再按照税票给他们退回去就是,但别明着抗税!”

    党崇雅说着正要背着手走进正厅内堂。

    内阁首辅户部尚书范景文一见党崇雅进来,便问了起来:“收税的事可还顺利?”

    “一切顺利,阁老但请放心,有东厂和近卫军的人在,这南京城的达官显贵们也不敢怎么样”,党崇雅笑了笑道。

    户部左侍郎党崇雅就猜到今天开始肯定会有不知趣的官员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往内阁首辅范景文里捅,他是负责收支的户部侍郎,便以随时跟进征税情况为由一直在大厅外堂等候这些官员到来。

    因而范景文也不知道这里面真正的隐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