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这下国库有钱了
    应天府尹成德与应天府同知陈爊开始组织人手重新对应天府城进行税赋统计,由户部郎中吴佳胤陪同,当场拟定税票当场征税。

    同时五城兵马司的官兵也随时待命,只要有抗税者当场缉拿。

    因为数十颗人头的落地,没人敢再对征税有任何反抗,魏国公与诚意伯等勋贵之家也乖乖命各处产业的管家将一箱一箱的银元开启,准备缴税;

    礼部尚书刘宗周和户部右侍郎祁彪佳等官员也开始主动派人嘱咐家人主动缴税,主动去大明中央银行各处分行兑换银元。

    南京城的征税秩序变得井然起来,饶有个别依旧不配合的,应天府也不会再瞻前顾后,说拿人就拿人,要么就强行封店。

    一时间,也有南京城内的一些商户与手工业者拒绝交税,拒绝承认税票,甚至公然违抗,朝廷自然也不会心慈手软,也依旧会强行拘押,死人是在所难免的,但这也是没办法避免的事情。

    对于官僚阶层尚且要杀得人头滚滚,对于平民阶层自然也不能特殊。

    而且这些抵抗的平民也不过是少数性格比较狂躁,斗争意识比较强或者仗着自己和某某官员有亲戚关系的而已。

    大部分平民还是选择了配合官府收税,毕竟官府所收之税的税率对于他们这种只能算是小富殷实的庶族地主阶层而言并不重。

    朱由检已明确要求,户部征收税银只认银元,这就意味着百姓们要缴税只能来大明中央银行兑各处分行兑换银元。

    在以前对银元还并不信任的百姓们此时无论是官宦还是平民再一次大量的来大明中央银行的各处分行兑换银元,掀起一场疯狂的挤兑风波。

    朱由检为此还特地召见了已加官为户部右侍郎虚职的杨名深和王家勤的大明中央银行两位副行长以及行长司礼监秉笔太监韩守敬,询问其大明中央银行是否储备足够的银元应对这次兑换热潮。

    王家勤表示已经按照底下的人所调查的市场流通量预估出整个大明今年商税与外贸税总值当在一亿八千万两白银到一亿九千万两白银之间,再减去大明中央银行已投放到市场的银币以及大明中央银行已经储备的银币,这次大明中央银行早在半年以前就又加铸储备了一亿两银元。

    “也就是说,只要这以一亿两银元以兑换的方式投放到市场上便可兑换回一亿两白银,按照一两银元与一两白银之间各自占的白银分量比率,到时候大明中央银行这一次就可以获利两千多万两白银,可折算银元两千七百多万银元。”

    杨名深在一旁替朱由检算了一算。

    朱由检不禁笑了起来,这也是朝廷开银行的好处,可以很方便的敛财,也可通过货币发行量与货币发行类型控制经济。

    “既然银元储备充足就好,但切忌不可随意增加银元的印制量”,朱由检这么一说,韩守敬等人连说明白。

    而此时,内阁首辅户部尚书也来上交最终的应天府崇祯十八年的商税税银总额:“回禀陛下,此次征税,应天府南京城里共收税银三千八百二十六万三钱五分银元,应天府其他州府共收银两千七百二十六万七钱四分银元,合计共收税银六千五百五十二万三钱五分银元。”

    “这么多?”

    朱由检颇感到惊讶,他虽然知道大明民间极富,但也不曾想到光是一个应天府就收税银到六千多万银元!

    但一细想想,郑之龙一年的海洋利润都能高达数千万两,一个贪官抄没都能抄没出几百万两,天下最富的应天府收税银六千多万银元倒也在情理之中,而且朱由检并不清楚南京城外的应天府其他地方有没有存在逃税漏税现象。

    不过,能收到六千多万银元也让朱由检很欣慰了,这比他当年只靠着几百万两国库收入过日子的时候要好得多了。

    两个月后,内阁首辅范景文再次奏报大明除应天府外其他地方的税银也陆续运抵京城,也依旧有七千多万银元。

    也就是说,此次征税工作,朱由检的大明朝廷共获利一亿五千多万银元,这里面包括大明中央银行通过兑换业务的获利。

    一亿五千多万银元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大明之前二十年的国库收入!

    这还仅仅只是崇祯十八年的征收。

    朱由检开心地笑了,他没想到晚明的商品经济已经发达到这种地步,尤其是江南地区,简直就是富得流油,自己这一加征比向农民加征划算多了。

    有人说大明的经济主体还是农业,为国家国库收入承担主要义务的应当还是农民。

    但大明大部分的农业收入都控制在士绅地主手里,大明朝廷一加农业赋税收入相当于只加重了获得少部分农业收入的自耕农的负担,而对占据农业收入大部分的士绅们反而没有加重。

    所以朱由检觉得自己加重商税征收并未违背经济逻辑,毕竟此刻进行商业活动的大部分都是士绅地主阶层,从他们身上加重的赋税就相当于从他们手里夺走了一部分农业收入归于国家,而达到有效增加国库收入又不加重平民负担的结果。

    朱由检现在需要想的是如何把这一亿五千多万银元花掉,让其产生更多的价值出来。

    内阁首辅户部尚书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朱由检已明确规定,除大明中央银行和盐铁专利以及皇家资本控制企业的收入外,各类赋税收入都是归国库的,也就是说一亿五千多万银元里的一亿三千多万银元将要由他这个户部尚书做主。

    人有钱了就好结交关系,而朝廷有钱了也好办事。

    最近,内阁首辅范景文和负责开支的户部右侍郎祁彪佳是最受欢迎的,各部寺院府等衙门的堂官排着队给两人送礼请吃饭。

    甚至,还有地方督抚也开始给两人额外加送了冰敬。

    原因无他,都想着能从户部多批一点款项。

    朱由检也知道大明官员俸禄低,现在还不是改革各级官员政治待遇的时候,也就给户部尚书范景文与户部右侍郎祁彪佳下了指示,只要不太过分,趁着朝廷宽裕的时候,尽量满足各部衙门的需求,但户部必须控制好这个度,别到时候没钱了挪用内帑。

    若真到了那一步,除特殊原因外,户部右侍郎与户部尚书直接就地革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