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参观大明船政局
    郑芝龙此时心里颇为后悔带自己这两个弟弟来见陛下,但他现在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被皇帝陛下的一番激昂的言辞给忽悠得热血澎湃,浑然忘记了自己不过是海盗出身的粗鄙之辈。

    但郑芝龙也不得不承认陛下朱由检所说的很对,现在的西洋番的确对大明有越来越大的威胁,东番已为红番鬼所据,如果他郑氏集团没有朝廷扶持,在他年之后也难以同这些西洋番对峙。

    当然,这也是郑芝龙选择归附大明的原因。

    郑鸿逵年龄最小,现不过是三十二岁,比朱由检还小两岁,虽说已是壮年却也还有些血性。

    如今听朱由检这么一说,他也开始注意起这西洋番来,并不由得主动开口说起了他与西夷交战的经验,也承认西夷的确将会是大明在未来的一股不可忽视的对手。

    郑芝豹现在心动的是下西洋的壮举,虽说郑和下西洋在这个时代的影响力还没有后世那么受人推崇,但也算得上是可以令人敬仰的辉煌壮举,引万国来朝,扬大明国威,这是郑芝豹这种渴望建功立业的文人最大的追求。

    “西洋的火炮和战船皆在我们之上,但好在彼此差距不大,假以时日,我大明必能超越西夷,且朕已准备命人加紧研制新的战船和海战火炮,但现在还要需要大量的海战人才,所以朕才会召见尔等入宫”,说着,朱由检便让史可法宣旨:赐予郑芝豹进士出身,授奉议大夫衔,任兵部职方司员外郎兼大明船政局司业;郑鸿逵升授镇国将军,任大明船政局学生训练处主任;连带着郑芝龙也被加授兵部右侍郎兼大元帅府海军部次长之职,以此表明朱由检对海洋事务的重视。

    郑芝豹很是高兴,他作为一个参加了科举数次也只不未乡试中第的监生,如今却也能被赐予进士出身,这无疑让他有一种很强烈的荣誉感,对朱由检陡然有一股知遇之感。

    而且,他也听得明白,陛下让自己做司业,这就相当于自己成了这大明船政局的执掌者,如同国子监祭酒和国子监司业这样的官职一样,虽说权力不大,但胜在能培养自己的势力,毕竟这里的英才都会成为自己的学生。

    而且,关键在于大明船政局的祭酒由陛下亲自兼任,这就意味着在大明船政局,他郑芝豹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请陛下放心,微臣定能替陛下办好这大明船政局,培养出最优秀的海战人才!”郑芝豹匍匐在地,恭敬地向朱由检行了大礼。

    郑鸿逵现在只想能早日出海和西夷人干上一战,至于官职,他倒没有像郑芝豹那样感兴趣。

    郑芝龙此时心情倒是不错了许多,能被授予兵部右侍郎之职,这让他或多或少有些喜出望外,文官官职在这个时代一直比武官官职尊贵,兵部侍郎这种官职更是他之前想都没曾想过的,虽说不过是挂职,但也让郑芝龙不得不感慨当今陛下对郑家的确算不薄了。

    ……

    “现在你我兄弟皆有了朝职,连着底下这部曲也都被任命为教谕教授不等的大明教学类官职,可见陛下还是颇重视我们郑家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既然陛下要我们对付西夷,那我们就替陛下好好对付这西夷,毕竟这也算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郑芝龙嘱咐了郑芝豹与郑鸿逵几句便回了福建,而郑芝豹与郑鸿逵和郑家的五十名部曲则留在了京城。

    一月后,朱由检便召见了海军部长刘孔昭、郑芝豹、郑鸿逵等人来到了龙江船厂附近的龙江关即下关一带,从八月以来,朱由检便已让工部营缮司在这里选址建造一座船舫式的建筑,即大明船政局的所在地。

    如今的大明船政局已经竣工半月,朱由检走进来只见整个院落里已栽植好乔木盆景,廊檐下的各间教室也已是桌椅齐备,黑板亮丽光鲜,由石灰与水混合而成的块状粗制粉笔也放在三尺讲台上的木盒里。

    朱由检有些暗悔自己从崇祯十七年南迁以来,太过于把注意力放在了军事上,以至于现在大明还没有出现更高级的粉笔,这种小发明虽不起眼,但对整个国民教育的提升却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也有些时日没去大明工程院和科学院了,也不知道朕养的那帮闲人现在在做什么”,朱由检暗自嘀咕了几句就走到大明船政局的后院来。

    这里大明船政局附属的马球场与蹴鞠场以及刀枪训练场以及跑步场,以及练拳用的木桩和战船模型与海战沙盘等,占地极广。

    马球是唐朝时期就很流行的竞技运动,蹴鞠则是宋时大受欢迎的竞技运动,朱由检有意让大明也发扬一下竞技运动,而不能让整个大明社会一直充溢着文弱之气,尤其是现今的江南地区更是需要一些竞技运动来刺激南人的热血。

    因而朱由检便让军中与学校广泛推行这两种竞技运动,这样既练了大明人的体魄又练了大明的骑术,何乐而不为。

    一大厅内中央更是被挖成了一个大的水塘,水塘仿造坤舆万国全图里所示大明海疆模型,插标和叠土表示大明闽浙、登莱、两广等地区。

    郑芝龙和郑鸿逵俱被这样的设施所震撼到,一时竟也舍不得挪开脚,连带着一旁的顾三麻子也不由得低声问着诚意伯刘孔昭:“刘爵爷,这就是我大明海疆?”

    刘孔昭见陛下朱由检没有注意这边,便拉了顾三麻子一下:“我不是让你自己请了个先生读书认字吗,这个时候在御前又问这种三岁小孩才问的问题,小心让陛下笑话。”

    “下官只是想确认一下”,顾三麻子现在是大明海防总兵官,在武官官位上与郑芝龙同级,但本质上还是一个没什么学识的海盗,甚至连郑芝豹和郑鸿逵这种亦盗亦商的都不如,是一个纯粹的盗寇,因而郑芝豹和郑鸿逵都瞧不上跟在刘孔昭身后的顾三麻子,更何况顾三麻子也是郑氏集团的老对手。

    如今见顾三麻子这样问,虽然朱由检没听见,但郑鸿逵却听得真真切切,不由得讥笑了一下:“三哥,我也算明白了,朝廷为何让我们来训练海战人才,看样子,朝廷的确是没什么人才啊,连阿猫阿狗都能当大明的海防总兵官,我要是某人啊,被陛下封这样的官职,都得羞愧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