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调回郑森
    崇祯帝朱由检也注意到了郑氏兄弟眼神中透露出的对顾三麻子的不屑。

    而顾三麻子似乎对郑氏兄弟也没什么好感,朱由检自己刻意走在前面,竟也没发现这郑氏兄弟和顾三麻子在这一路上说过一句话。

    这让朱由检心里也不由得暗暗一笑,都是海盗出身,有何瞧不起对方的。

    当然,他这个帝王倒是很愿意看见顾三麻子和郑氏不和的一面,这也是他这个帝王未来掌控海军的一个契机,海军以后的主要将领要是都和郑家和睦相处,那才是朱由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朱由检也不会让他们之间的嫌隙升级到彼此水火不容的地步,那样也会影响海军战力,因而朱由检现在依旧还是只强调海军体系的将领还是要和衷共济为好,如同近卫军陆军里文武官员的相处一样融洽。

    海军军官的训练还离不开一个人,这个人便是郑森,即后世人们常提到的郑成功。

    现在的郑森是大明近卫军第一军第一兵团某炮兵营的一名基层指挥官,且已经参与了剿灭左良玉、扬州大决战两场大战。

    按照大元帅府总政治处拟定的近卫军参战官兵奖惩制度,为表彰郑森在参与两次实战中的功绩,郑森已被升为正五品武略将军。

    如今,朱由检则打算将其调到大明船政局担任学生训练处副主任兼任大明船政局警备处守备,并让郑芝豹和郑鸿逵两兄弟亲自带旨意去枣庄接回自己的侄子。

    朱由检让郑芝豹和郑鸿逵亲自去接郑森回南京,既是为了给郑氏家族制造一个叔侄团聚的机会,也是借此调离郑芝豹和郑鸿逵一阵。

    郑森一回京,就意味着大明海军军官训练将正式提上日程。

    朱由检得在此之前和非郑氏系统的刘孔昭和顾三麻子二人交待一番。

    大明船政局建筑的宏大与华贵,让刘孔昭和顾三麻子都有一种要被陛下寄予厚望的感觉,如今更是被陛下召进宫来,两人更是觉得与有荣焉,心潮澎湃。

    朱由检先接见的是刘孔昭,而顾三麻子则在殿外候着。

    虽说殿外此时已经烈日炎炎,但顾三麻子却没有半点的不适,皮肤黝黑的他常年在水上风吹日晒的对于这种紫禁城里的热度完全能承受得住,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立于这皇上住的宫殿外。

    看着远处罗裙飘曳的宫娥,他更是心里直痒痒,暗想自己是不是也该纳几房妻妾了,毕竟自己好歹也是大明朝的官了。

    顾三麻子摸了摸自己头上的乌纱帽,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狮子补子官服和厚实的白底黑靴,就不由得偷笑了起来:

    “这不是梦,自己的确是当官了,而且还是能跟陛下见见面说说话的大官,我顾家的祖上也不知道烧了几辈子的高香,一定是我以前救了一跳河自杀的寡妇的缘故,赶明儿我得把娶回家,肯定是这婆子给我带来的福气,要不然,怎么我前脚刚救了他,后脚就有刘爵爷的人持着朝廷的旨令来招抚我了。”

    屋外顾三麻子现在当官后娶妻纳妾的美事,屋内刘孔昭则满头是汗地看着朱由检。

    现在的朱由检在底层农民与小商贩以及近卫军官兵眼里是一个免税减赋低息贷款接济百姓又关心官兵的好皇帝。

    但在刘孔昭这样的勋戚官僚眼里,则是一个刚刚杀了数十朝廷勋戚高官的铁血君王,因而由不得刘孔昭在朱由检冷着脸看他时不紧张。

    “朕听说,你又纳了前南京工部尚书李乔的小孙女做姨娘,可有此事?”

    朱由检坐在榻上,榻上只铺了一半新不旧的竹席,竹席上放着一杌子,杌子上有半碗酸梅汤,朱由检笑着问了一句就把半碗酸梅汁递给了刘孔昭,让刘孔昭喝了。

    刘孔昭连忙道谢,然后战战兢兢地回道:“万事瞒不过陛下,确实有此事,主要是她笛子吹得极好,微臣少年贪色,以至于现在难有房中之兴,也就她能提起微臣半点兴致,陛下若是有意体验,倒也可以召她入宫。”

    “留着你自己用吧,仔细别亏了身子,李乔虽犯了事,但朕没有要株连他家族的意思,你娶了他的小孙女也没什么,但日后这海军之事,可得朕办好才行”。

    朱由检说着就站起身来:“朕知道你非是才能卓越之辈,但如今天下英才极少,懂海战的英才又是极少,好在你是我大明勋贵之后,有祖上荣膺在,又做过操江水军提督,朕不指望你能成为海战名将,但得能协调好整个海军内部的矛盾;

    现在你也看出来了,大明未来的海军主要是郑氏家族和非郑氏家族两个派系,朕要你做一个中立者,和事佬,不要让郑家的人掌控了朕的海军,也不要让非郑家的人与郑家的人闹得不可开交,伤了海军的和气,今后朕的陆军是交给周遇吉,海军就得交给你,你得给朕管好,得让他姓朱,朕不希望他姓郑,更不希望他姓刘,明白吗?”

    “微臣明白,请陛下放心,微臣虽不懂什么海战,但识人之明和容人之量还是有的,微臣一定会给陛下管好海军事务,统筹好各派势力!”刘孔昭这么承诺之后,朱由检也就放心地点了点头,让他退了下期。

    接着,朱由检这才让顾三麻子走了进来。

    顾三麻子一进来左晃晃右晃晃,就是看不见朱由检在何处,一时手足无措起来,而这时朱由检的声音已从某个方向传了过来:“别到处乱瞅了,朕就在你面前。”

    顾三麻子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陛下是因为穿了一声玄色衮服又坐在阴暗的地方还隔着帘子,所以他才一时难以发现陛下的所在。

    “原来陛下你就在小的面前,小的这肉眼凡胎竟半天没瞧不出来,要不大家都说您是天子呢,那就是天帝之子,是神仙,紫微星下凡,想让小的看见就让小的看见,想不让小的看见就不让小的看见”,顾三麻子有的没的说了起来,嘴就一直停不下来的节奏,惹得屏风后的陈圆圆等女官都不由得噗呲一笑。

    “够啦!”

    朱由检打断了顾三麻子的话,他发现顾三麻子很有做佞臣的潜质,话里话外都是在一个劲地奉承自己,但朱由检还是不由得板着脸,教训起他来:“下次记得称呼微臣,别小的大的,你现在也是朝廷命官了,诚意伯没教你这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