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提高官员收入
    翰林院与国子监等继续保持着原样,朱由检没想过要对其有大的改动。

    恢复中华达两百余载的大明王朝复苏了华夏文化,而使得如今的大明在社会科学领域的繁荣程度和思想开放程度依旧在这个时代走在最前面。

    此时的欧洲虽然刚刚结束中世纪时代,但宗教的压迫依旧存在。

    而在此时的大明,尽管有不少士大夫依旧坚持以程朱理学为正统,但并未因此对心学及其衍生出来的其他思想而有所残酷打击。

    更何况,对于思想领域的改造,朱由检也没有太大的积极性,因为他毕竟是皇帝,是帝国的独裁者,而现在的思想领域再进一步无非就是民主与法治。

    转眼便到了腊月二十三日。

    大明现在从腊月二十四日到正月二十日为春节长假,因而在今日一过,便有今日近一个月的休假时间。

    今年大明刚刚战胜建奴,且整个大明朝廷的官员从崇祯十七年六月起便未曾有一日好好休息,因而朱由检今年也就不好再夺官员休沐。

    再加上他自己也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毕竟明年依旧会是一年风雨,谁也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变数。

    但至少今年的年是可以好好过的。

    这一日,朱由检起了个大早,冬阳也识趣地从白雪皑皑的金陵城边探出了半个脑袋,映红了整个紫禁城。

    官员们陆陆续续地从左右掖门进入,每人脸上都洋溢着新春即将到来的欣喜之感,只要没有外患,社会矛盾没有激化,君臣之间还是可以和睦相处的。

    不是谁都愿意每天摆张臭脸,尤其是在现在大家都不用再担心清军南下灭掉大明的时刻。

    朱由检头戴翼善冠,身着衮服,双手交叉在胸前,坐在盘龙宝座上看着眼前的官员们。

    而官员们也看着他们的皇帝陛下朱由检,心里对如今这位帝王是又敬又怕,谁都知道此刻的大明帝王再也不是崇祯十七年以前的那位虽然喜怒无常但却很容易了解其秉性的人,而现在的崇祯帝,他们都已经琢磨不透,也不敢再琢磨。

    因不过只是年前的一次普通集会,朱由检也就没有着冠冕,一应礼仪也就没有那么严谨。

    朱由检也很自然地在坐了一会儿就站了起来,面带笑容:“崇祯十八年就要过去了,从崇祯十七年六月朕南迁开始算起,到现在大明朝廷已于行在待了一年半,这一年半,诸位皆不容易,大明也总算是度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期,江山社稷没有败亡,北都虽失,但仍有半壁江山,朕相信以后会否极泰来,我大明必定会重整河山,收复北都,还望诸位爱卿随朕一起再接再厉;

    有人说,朕想做南宋高宗,有偏安一隅之思,但朕想说,这些人之语是在蛊惑人心,其罪当诛!朕一日未敢忘记北伐之事,收复北都之事!你们敢忘吗?”

    朱由检这么一喝问,在场的官员便齐声回道:“臣等不敢忘!”

    “很好,眼下虽说我们力克建奴南下之势,但却不能掉以轻心,以为天下就太平了!要知道,建奴仍然占据着北方的半壁山河!建奴仍旧有可战之兵,南征之力,所以以后重振大明的路依旧是筚路蓝缕,不能有丝毫懈怠,因而朕才给户部、工部、礼部、兵部等相继下达了要求,明年大明将继续整军备战,蓄积物力财力,发展商业农业,安天下黎庶,稳四海人心!

    朕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大明现有的地方不得再有冻死饿死之人,不再有未入学之孩童,不再有未补齐军响与抚恤的官兵;户部要牢记鼓励商业发展,增加税赋之策,而工部则要谨记兴修水利与改进工艺两件大事,未来战争重在火器与粮食,而眼下你们要做的便是和这两件事息息相关,不得有误;礼部要稳住人心,引导人心,促进教化之道;兵部当继续练精兵强兵,随时准备与鞑子决战!

    总之,朕希望诸位爱卿明年铭记朕之训示,继续为大明之中兴大业而奋斗,而且为表彰诸位爱卿从崇祯十七年六月以来一直还愿意跟着大明跟着朕抗击建奴,甚至不惜拿出自身家财,不惜得罪家族,朕决定从崇祯十九年正月起,大明无论中央还是地方,各级官吏俸禄皆上浮一成,各级官吏年终除夕日前优补赏银半年俸禄,以此作为常例,明年若大明赋税再加一成,则年终赏银再加半年俸禄之一成!”

    朱由检说完便让史可法宣旨,以此成为定例。

    眼下大明国库充溢,而商业如今也还不过是占据国民经济的二三成,放贷规模也不大,朱由检为促进市场消费能力与加快货币流通以及提高官员积极性,便变相地实施为官收入与赋税挂钩的奖励制度,这也相当于是高薪养廉。

    毕竟眼下大明官员的正途俸禄实在太少,满足基本生活是可以,但不是谁都想自己的生活质量越来越好,官员也是如此,不然也没有努力工作的动力。

    尽管大明现在的官员已经可以靠潜规则得到大量非正途俸禄的收入补充,但总有一些人在想得到丰厚的物质条件的同时还想在精神上对生活比较有高的要求,朱由检得给这样的人一个做清官的机会。

    按照大明官员的俸禄标准,一个正七品的官年俸禄是十二石粮和二十七两多白银,如今大明已改成全部用银币折算便是七十多银元,补发半年赏银,便已年可得近一千三百银元,相当于以前的白银约一千两左右,这在大明即便是现在刚刚经过战乱的时期,一家四口用银也不过才二十两银子不到的时代,一千两的年俸已算很高,与清朝知县的养廉银差距不大。

    但这里面不同的是,朱由检还加了一条,便是同朝廷赋税收入挂钩,朝廷国库收入增加了,官吏的收入也会跟着增加。

    现在大明的赋税收入已经主要是商税,而商税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逃税与漏税和偷税,朱由检此举无疑是要刺激官员们更积极地征收商业税。

    官员们都颇为震撼,都没想到还能得到半年年俸的赏银,而且还会成为常例。

    没人不喜欢自己的收入多点,因而此时的朝廷官员们都觉得这应该是自己做官以来除了得知自己升官以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群臣这一次是真正发自内心地朝朱由检行了大礼:“谢主隆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