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秦良玉进京
    昔日豪华而高官云集的钱谦益府邸正堂此刻已被彻底改造成一个可同时容纳数百人进入办事的大厅,而大厅门庭之上则是御赐的金字大匾——大明中央银行,在门的右边则写有“总部”二字。

    此时,虽说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但仍旧有大明中央银行的掌柜值班,而且还有不少的官员陆陆续续排着队来这里领崇祯帝朱由检下发的赏银。

    翰林院编修兼大明科学院算学研究所学正黄宗羲看着这昔日钱谦益的豪华宅邸不胜唏嘘,暗叹昔日的钱府非达官贵人不能进,如今无论是官民都可随意踏入出来,而且为的都是银钱二字,可谓是让这钱府彻底变成一铜臭之地。

    黄宗羲排在一名从八品的官员身后,他也懒得因为自己是正七品而插队,能在年终之时领到一笔丰厚的俸禄过年,对于他这种没什么权力的穷官而言已算是知足了,而且他还看见好几个七八品的低级官员穿着打有补丁的内襟笑嘻嘻地领着一包银元出来。

    黄宗羲是晚明与顾炎武、王夫之齐名的思想家,而且他也是将商业视为同农业一样重要的本业,甚至在政治思想方面还希望恢复丞相负责制,与朱由检现在发展商业和加强内阁首辅负责制的政策很符合,因而黄宗羲对现今帝王的政策是很赞同的,如今更让他感佩崇祯朱由检的是,这年终俸银制度一出,不但解决了许多穷官的衣食之忧,还包括他自己的衣食之忧得以解决。

    一个时辰后,黄宗羲同其他官员一样高高兴兴地提着一千三百元余银元和收据走了出来。

    足足一千三百元银币,饶是南京城的房价越来越贵,但依旧可以买得起一所不错的宅邸,黄宗羲父辈曾因为天启朝的党争而被治罪过,家业早已不比从前,饶是他中了举,但因不善生计,因而也不算多么富贵,如今奉召来南京研究算学依旧还只是靠着家里寄些钱财度日,自然在南京城也还靠着租房度日。

    “这是一千三百银币,你收好,待会王伯来了,你把我们欠的房租付给他,省的等家里的钱再补,顺便再问问王伯,这一带可有好的房子买”,黄宗羲将一袋银子放在了自己的妻子面前,黄宗羲妻子一时惊呆了眼:“老爷哪里来这么多银钱?”

    “朝廷发的,而且以后每年都有”,黄宗羲笑了笑,而其妻子则笑着抱着这包银币说道:“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币,着实好看啊,可见如今这天下的确是好了,皇上也是越发的好了,老爷,这钱币上的人头像真是当今陛下?”

    ……

    有钱了就好为人,朱由检这个皇帝也是一样,有钱了也好拉拢群臣,现在这丰厚的俸禄一发,一大半的官员都忘记了昔日朱由检的残暴来,一个个都念着朱由检的好。

    不过,也因为如此,整个大明在春节休假期间的商业市场比往日更加活跃起来,群众购买力大幅度增加,秦淮河岸上的花船与秦楼楚馆从腊月二十四到正月二十就一直通宵达旦的亮着,人声鼎沸,无数人在那里挥金(精)洒银,而各处商铺的年货也是顷刻间便销售一空,一些进城贩卖农副产品的附近农民满担满筐地大早上进城,还没到晌午便空荡荡地回去。

    再加上前段时间的大批量放贷的刺激,应天府及其周边地区新增的商铺与行当是昔日的好几倍,都指望着这些春节前市场最火爆的时候能多赚些钱,因而使得现在整个南京城的外城绵延数里都是人声鼎沸,犹如打仗一般。

    陈洪绶有意再来一幅南京城版的《清明上河图》因而早已在南京城楼上住了好几日,张岱因为得了俸银,便整日间在一船娘舫里纸醉金迷。

    已被朱由检派专使加封为太保兼太子太保衔,封忠贞侯的秦良玉则在兵部尚书马士英的陪同下进了在南京城,此时的秦良玉也因南京城的繁华与热闹而迷惑,她万万没想到在国家本已失去半壁江山的大明南都依旧能见到如此盛世景象。

    秦良玉是奉旨进京,朱由检自然没有忘记大明还有这么一位功勋卓著的女将军,之前因忙于应对清军铁骑南下与改革税政之事,使得朱由检还没来得及见见这位女将军,但如今石柱土司已经处于大明与张献忠的大西政权交界处,未来更是可能成为大明收复四川的前沿阵地,而秦良玉又是最为熟稔四川的老将,且在四川还未投降张献忠的大明官兵中威望又最高,朱由检自然是提前见见这位传奇人物的。

    腊月二十八日这一天,朱由检正式在乾清宫接见秦良玉,此时的紫禁城也同宫城外一样开始忙碌了起来,四处已开始张灯结彩,预备着过节,几乎所有的宫殿都已焕然一新,被重新上了色或者重新打扫了一遍。

    朱由检自己也换了一件新的龙袍在司礼监秉笔太监史可法和武英殿大学士兼兵部尚书马士英的陪同下等着忠贞侯秦良玉的到来。

    秦良玉此时已年过古稀,鬓发皆白,但依旧显得飒爽英姿,挺直着胸膛,身着虎纹蟒袍走进了宫城,但当她看见宫城发黑的墙体与皲裂的玉阶,不禁暗自惊讶,宫城外的南京城是繁花似锦,而宫城内的陛下皇宫却似乎依旧未加雕饰,可见当今陛下之德,建奴能败于这样的陛下之手倒也不足为奇了。

    “微臣见过陛下!”

    看着一个老孺要给自己行大礼,朱由检忙从宝座上跑了下来,亲自扶起了秦良玉,免了其大礼,并立即赐了坐。

    不过,在这时候,秦良玉又请起罪来:“微臣未能守住四川,致使流贼荼毒西蜀,是微臣失职,对于陛下之封赏,微臣实在愧不可当,请陛下收回成命,并治微臣守川不力之罪!”

    “秦老将军不必如此自责,流贼张献忠攻入四川错不在你,你们石柱土司已为大明耗尽了无数子弟,朕封赏你是为了抚慰这些为大明之江山社稷立下汗马功劳的白杆兵们,这些都是你们石柱土司的子弟,也是朕的忠臣良将,爱卿受封侯爵,完全应当,满朝皆无异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