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新的松江知府
    朱由检同意了王承恩的提议,现在的当务之急的确是要立即选任一名官员担任松江府知府兼市舶司提举一职。

    毕竟如今的松江府乃大明外贸最重要的集中地,每天都有上千万银元的货物进出,因而松江府的知府一职不能久悬,否则整个松江府便处于群龙无首之地,治安与商业秩序会变得混乱,那将会给朝廷造成很大的损失。

    “现任松江府府丞的是谁?”朱由沉着脸问道。

    “回禀陛下,松江府丞武士通刚上了辞呈”,王承恩知道崇祯帝朱由检的心思,眼下松江府的开口通商所有规则都是朱由检在吴佳胤任应天知府期间花了近半月的时间亲自传授的,换成一般的官员,几乎很难轻易地经营好松江府的商贸,如今吴佳胤一死,选择一名熟稔商贸的官员可谓不容易,也就只能从松江府的官吏中选,毕竟这些官吏都是跟着吴佳胤在松江府打出一片天地的。

    但朱由检则听见王承恩说松江府丞也上了辞呈时,就一时更为愤怒,吴佳胤是他从户部员外郎任上提拔为应天府尹然后又转调松江府不到三月的人,而且得到了他的亲自传授有关经济贸易的改革知识,却没想到好不容易等着吴佳胤在松江府打出一片天地,竟然落得个被暗杀的结局,而现在连松江府丞也要跟着辞官。

    朱由检一脸寒霜地看着王承恩,王承恩也有些忐忑不安,他是跟随朱由检南迁的官员,在南方没有自己的产业,而如今也靠着松江府开埠,在松江府黄埔一带有自己的三家店铺,也赚了不少钱,所以他也是不希望松江府刚繁荣起来的商贸会因为松江府知府的被杀而黯淡下去的。

    “松江府开埠,最受益的是朝廷和在松江府开商铺的商户,而损失最重的就是这些当地的士绅大户,尤其是在看见他们被收回的田地在开埠后带来的巨额利润后难免引起这些当地的士绅大户的嫉妒,吴佳胤清丈田亩就已经惹怒了他们,如今松江府开埠后一繁荣起来,自然就更恨了,松江府府丞武士通在松江府当了十年的官,自然知道当地士绅大户的厉害,自然是不敢做这个官的。”

    王承恩这么一说,朱由检便是冷冷一笑:“这松江府不比以前,做松江府知府每年收入不下百万银元,不可能没官员不愿意做这个官,召集内阁阁臣廷议,推举新的知府人选,同时,着都察院严查松江府知府吴佳胤暴毙一事,东厂也当在暗中调查。”

    ……

    此时的松江府上海县地面,整个黄浦两岸皆是鳞次栉比的商铺,甚至已经开始建起临江高楼,大明中央银行也在这里设立了自己的外汇总部,在此收纳鹰洋和白银黄金等币,投放银币出海等。

    本来已经喧闹无比的黄浦两岸此时比昔日要更热闹了些,所有人都聚集在附近的茶楼酒肆里议论着松江府府尹吴佳胤暴毙的事。

    而此时,本地乡宦陆人昌也正和致仕的工部郎中徐尔路聚集在一茶楼里,陆人昌往徐尔路杯子倒了半杯酒后才道:“眼下吴知府已死,府丞也准备着辞官,不过朝廷只怕会立即任命新的知府与府丞来,也不知道这新的府台会不会将上奏朝廷将本该属于我们的田地还给我们,看着这些店铺在我们田地上日赚斗金,怎不让人气愤!”

    “这还用说,我等也并非是反对朝廷在此地开埠,如今漕运已断,生意也没以前好做,也的确得指望着这开埠走海运的路子才能恢复昔日的繁荣,可朝廷不该把我们的田地都占了去,这些官田都是我们好几十年的家产了,怎么能说拿走就拿走,这吴佳胤不惜强行夺走,死了也是活该!不过,你说,朝廷不会发现这里面的端倪吧。”徐尔路问道。

    “发现又如何,你可是徐阁老之孙,陛下素来器重徐阁老,即便南迁后也不忘夸赞徐阁老,更是赐了你一个光禄寺卿的虚衔,你还怕朝廷对你动手不成,再说这本就是查无实据的事,只要天下的官员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就行!等着新的知府到来吧,如果新知府一来,肯愿意帮我们把本属于我们的田地连着田地上的店铺还给我们,我们自然让他当一任知府,赚得盆满钵满,风风光光地升官回南京,如果还是不愿意帮我们,那只能再来一个暴毙的知府了。”

    这陆人昌说着就附耳在徐尔路耳畔:“我已经和南京城的左通政李天经取得联系,李通政已答应如果能让内阁荐举他担任松江府知府,定会满足我们的愿望,当今首辅范阁老曾是令祖徐阁老之学生,所以此事能不能成还得靠先生您替这位李通政走动走动。”

    “此事倒好说!”徐尔路答应了陆人昌的提议。

    ……

    这日,范景文、高弘图、马士英、祁彪佳、刘宗周、宋应星六名内阁大学士齐聚于奉天门,参会的还有已被升为司礼监掌印的史可法,朱由检先让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讲明了此次廷议的目的。

    当然,在来之前,六名内阁大学士已从各个渠道知道了松江府知府吴佳胤暴毙的消息,因而当王承恩说了廷议目的后,六人也都没表现出多大的惊讶之色。

    “陛下,松江府如今在大明各府中的地位已不亚于应天府与凤阳府,选任松江府的官员当慎之又慎,左通政李天经颇懂钱法商业之事,因而微臣建议由左通政李天经调任松江知府兼市舶司提举,以保证松江府之商埠得以继续维持。”

    内阁首辅范景文先表达了自己的建议,对于谁更适合担任松江府知府,他并不清楚,满朝三四品官员里真正懂商贸的官员屈指可数,他也只能根据一位故友之子徐尔路的建议荐举出一个名额。

    朱由检对这个左通政李天经也并不熟悉,但这时候王承恩则低声在朱由检耳畔说道:“陛下,据东厂的人查知,这左通政李天经与上海乡宦陆人昌关系甚密,微臣以为范阁老即只怕被利用了。”

    朱由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接着便问向其他内阁大学士:“你们对首辅所荐举之人可有异议?”

    高弘图与祁彪佳等皆摇了摇头。

    而朱由检则笑了起来:“既然如此,就依首辅范阁老所奏,着左通政李天经任松江府知府兼市舶司提举,另外,驳回该府府丞的辞官奏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