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暗杀松江府士绅
    东厂中央调查统计局都指挥使马吉翔本是一脸冷笑地看着李天经与陆人昌等人,但在听到陆人昌与徐尔路等人说了效仿武宗、熹宗朝旧事后也面色凝重起来。

    “指挥使,何为武宗熹宗朝旧事”,跟随在马吉翔身后的千户凌润不由得低声问了一句。

    马吉翔则握紧了手里的刀:“武宗皇帝和熹宗皇帝皆是少壮之时落水暴毙,传言乃文官勾结内臣所陷害,武宗朝内廷刘谨执政,外朝文官被压制,刘谨实行新政;熹宗朝内廷魏忠贤执政,阉党压制东林党;如今陛下以赣党与浙党为骨干,又立大元帅府夺文官军权,阉党旧臣马士英掌兵部,大开新政;你说他们是想干嘛?”

    凌润也神色凝重起来:“他们想谋反!”

    “谋反倒不敢,不过是想用些下三滥的手段做些大逆不道的事而已,这年代,只要肯为庶民办点事,无论是官员还是皇上,哪个不耽着风险!”

    马吉翔说着就不由得想起了嘉靖朝因剿灭海盗立功却因触逆了沿海士绅利益而被斩首的朱纨。

    “将他们说的话记录在册,呈递御前”,马吉翔吩咐了一声,待凌润记录完毕后,才低喝一声:“动手!”

    片刻间,便是三十来名身着玄色箭袖夜行衣的东厂调查统计局的武官校尉冲了进来。

    轩窗咔嚓一声,被马吉翔直接撞烂,且马吉翔整个人直接就站在了李天经与陆人昌等人面前。

    徐尔路见此大为惊骇,但一想到自己家世不凡,从嘉靖朝起便得皇上与朝中大臣庇护,更是松江府第一家族,如今即便崇祯帝朱由检南迁也赐了他一个光禄寺卿的官衔,所以徐尔路便有了些底气:“你们这是干什么,老夫乃光禄寺卿徐尔路,徐阁老之孙,你们未免也太大胆了些吧!”

    呲的一声!

    徐尔路话刚说完,马吉翔的刀就已经没入了他的胸膛,反手就将陆人昌按在了桌上。

    徐尔路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他没想到这些人会直接杀了他,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而询问起马吉翔起来:“你们是陛下派来的?从李天经一离开南京,你们就跟上了,对不对?”

    马吉翔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一笑,把刀在徐尔路的胸膛里使劲转了两圈,然后拔出刀来将按在桌上的陆人昌直接一剁,剁下半颗脑袋来。

    “陛下饶命!”

    凌润等其他东厂中统的人此时也将潘云龙和姜海等人杀掉。

    而松江府知府李天经此时已经被吓住了,半晌没回转过神来。

    马吉翔顺手将一杯茶水泼在了李天经脸上,李天经这才回过神来,见马吉翔正看着他,便忙拱手问道:“上差有何吩咐?”

    “府尹不必害怕,我们不过是奉命除掉一些可能会害你的人,你好好当你的官,接下来有谁请你,你就去,该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过今天这事就不必提了,你说呢?”

    马吉翔这么一说,李天经似乎也有些明白了过来,敢情自己一直没有逃脱陛下的耳目,一时不由得感到后怕,他不知道陛下接下来会如何处置自己。

    ……

    朱由检接到了东厂的上报,见王承恩神色凝重,他也不由得疑惑起来:“何为武宗、熹宗朝旧事?”

    王承恩便将武宗和熹宗的死亡之谜告知给了朱由检,而朱由检这才知道原来当了皇上,即便有皇权在手,即便抵住了外患,也不一定会安然无恙地活着。

    这让朱由检第一次感到了有些恐惧,他没有想到饶是自己现在让整个南方免于建奴的涂炭,但只要自己侵害了这些士绅们的利益,就会有人想要自己的性命。

    朱由检失态地把手里的册子摔在了地上,他不由得回头一看,怒目相视下,只有王承恩匍匐在地上。

    “告诉给阎应元,着令其假扮海盗立即剿灭以上涉案家族,府中十五岁以上男丁尽数以谋逆之罪斩杀,十五岁以下男丁与妇孺幼女发配澎湖东番(台湾)垦荒,命福建总兵郑芝龙着即准备驱走东番岛红番鬼,即日起,改东番为台湾,设府治,命郑芝龙兼领台湾府知府!”

    自从朱由检给予郑氏商号免税特权后,郑氏商号在南海的势力越来越大,再加上他现在只能对红番鬼即荷兰等西洋船只收保护费,所以导致郑氏集团现在与红番鬼的矛盾越来越大,郑芝龙甚至再次上疏给朱由检希望得到朝廷支持收复东番岛,驱走红番鬼,移内地之民以实东番岛。

    朱由检早就对收复东番岛的事上了心,只是他不得不考虑的是,如今的郑芝龙要收复东番岛其实是想给他自己的郑氏集团扩充一个更大的海外基地,而且还要迁移内地民众于东番垦荒,这样无疑进一步扩大郑氏集团的实力。

    因而朱由检一直犹豫不决,没有给郑芝龙明确答复,虽然他也知道收复和开发东番岛是有利于整个华夏民族利益的大事。

    但如今不一样了,朱由检意识到国内反动的士绅还比较多,对自己的新政有意见的也还有很多,甚至不惜暗杀自己的官员和自己,这让朱由检不得不意识到如今还不能和郑氏商号反目,如同他现在还不能提出官绅纳粮与浙江、江西、湖广等传统士绅为敌一样,他得继续保持和这两股势力的互利关系,孤立江南的主要经营商业活动的士绅。

    因而,朱由检如今也就只好同意郑芝龙收复东番岛的建言,等于给郑芝龙一个建设台湾扩充自身实力的机会,也算是转移郑氏集团的注意力,避免郑氏集团和江南士绅勾结,让郑氏集团把赚取的利润花在建设台湾上面倒也有利于汉人江山的长足发展。

    既然要移民,索性把这些忤逆自己的家族的子弟发配过去,无论郑氏集团如何奴役他们也无所谓,就当是为汉人彻底控制东番岛迈出第一步。

    王承恩有些惊讶,他没想到陛下会突然下这样的决策,但他很快也有所明白过来:“陛下,让郑芝龙与红番鬼开战,会不会引发国战,如今红番鬼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崇祯十五年就打败了佛郎机的舰队,如今只怕比当年更为强悍。”

    “这个无妨,朕相信郑芝龙,除非他的指挥水平不如他儿子”,朱由检说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