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靖平松江府
    “不,此举不妥,即便我们不报,朝廷在各处都有自己的锦衣卫探子,朝廷自会知道消息,倒不如我们也报上去还能讨得陛下的信任,再说朝廷海军里也有我们自家的子弟,松江府上海县的店铺有好几家是我们郑家的店铺,我们郑家商号也靠着这条商埠赚不少银币,几乎赚的和朝廷一样多,要是让海盗这么一闹,我们赚什么钱。”

    郑芝龙说着便下了命:“立即快马进京,将我们发现的情况告知给朝廷,让大元帅府自己做决定。”

    郑芝虎听郑芝龙这么一说,也没有任何意见,只是淡淡笑了笑,暗想当今的陛下当初给自己郑家免税,让自己郑家跟着朝廷在松江府大赚特赚只怕就有让自己郑家尝到这里面的甜头而不再敢对松江府打主意甚至还要保护松江府商埠的心思,如今自己大哥郑芝龙果然投鼠忌器起来。

    “江南那边松江府和苏州府的好几位世交故友拖人来信说,要不要一起发笔大财,我想只怕也跟这事有关,依照大哥的意思,也要报告给朝廷?”郑芝虎问道。

    “报告给朝廷,松江府的商铺与出海商船有一半是我们郑家商号的,而这里面都是从湖广、江西甚至是四川来的商户,大家都指望着这个出口赚笔银子,这些江南的大户们想把松江府搞乱浑水摸鱼,占了商铺与田地,真是想得美!”

    郑芝龙想也没想便要将自己在江南的世交故友出卖给朝廷,就如同他在原本历史上会毫不犹豫地投降清廷一样,他终究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大哥说得没错,眼下大明一半的财富都流入我们郑家,大明多一日安宁,我们就多赚一日的钱,这些不知死活的江南大户们还以为是几十年前的天下不成,不过眼下我们既然打红毛番,还得想想如何打才是,谁为先锋?”

    郑芝虎把话题引到了收复东番岛的正题上,郑芝龙沉思了一会儿,便道:“就让施琅做先锋,这家伙素来有谋略,另外,把船政局的那帮娃娃见习兵们都给他,告诉施琅,让这群娃娃见习们冲在最前面,陛下不是要我们好好练练这群人吗,要让他们成为真正的海战骁将吗,不让他们冲在最前面怎么练出来!到时候要是有了死伤,也怪不着我郑某人。”

    “大哥这主意不错,这群娃娃见习们自以为是天子亲军,来到我们这里也自命不凡,该让他们知道知道打仗不是玩的!”郑芝虎附和起来。

    ……

    在郑芝龙等准备对红毛番开战,着手收复东番岛时,朝廷的圣旨也到了松江府。

    吴佳胤被朱由检赐予户部左侍郎官职,赐祭银三千银元,追谥忠怀,并令松江府市舶司拨银三十万银元于吴淞江与黄浦交汇处之外滩上修砌一大理石广场,命名为吴佳胤纪念广场,塑吴佳胤铜像,以此纪念这位为松江府开埠立下汗马功劳的松江府第一位松江府知府兼市舶司提举。

    朱由检这样做自然是为了提振以后的松江府知府的信心,提供松江府的政治地位,并以赐吴佳胤户部左侍郎官职表明即便是死了,只要做了松江府知府,照样可以成为户部堂官!

    新任的松江府知府李天经现在没有心情去想自己以后会不会也要当户部堂官的事,他现在心里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恐惧,对朝廷的恐惧,对皇权的恐惧!

    看着满桌的杯盘狼藉和满地的鲜血,以及垂落在桌上的人头,他现在已经彻底麻木了,他不知道这是东厂杀的第几批人,但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是万万不能再想着帮这些松江府的大户们做什么事了,他回到松江府衙后,也只能机械地按照吴佳胤以前的政策行事,听从松江府丞的安排。

    而此时的松江府的士绅们也都不敢再见李天经,在得知许多士绅在见了李天经后都会离奇失踪,他们也不敢再确定新任知府李天经是敌是友。

    就这样,李天经也不能如愿地和这些松江府的本地士绅和睦相处的同时好好捞银子。

    ……

    “葛老爷,如今新任府台大人貌似也摸不准他的脉啊,如今看来,只能等李隗和花骨儿他们的人出现把这松江府上下都闹上一闹,只是不知这些人能不能打败刘爵爷的海军”,一头戴方巾的年轻士子走进了一处宅院,站在一看上去颇有几分睿智之色的员外身旁说道。

    这员外笑了笑道:“阿巴泰郡王那边也会有所动作,刘爵爷的海军从北方的晋商身上收了保护费,大清国的阿巴泰郡王自然是要管管的,虽然大清国的水师不怎么行,但今年也招了不少厉害的海盗,再加上以前辽东的底子联合李隗他们也不怕朝廷这新练的海军!”

    这叫葛老爷的员外正这么说着,外面便传来震天撼地的喊杀声,只见一头戴西瓜帽的人跑了来:“老爷,不好了,好多贼人,好多贼人杀来了,已经把潘家给灭了,男丁几乎被杀光,只有一些孩童和妇孺捆绑着走了!”

    葛老爷也忙出来一看,果然看见外面已是火红一遍,哀嚎之声响彻了整个里弄,一时不由得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刘跛子他们是不是提前动手了,他们这是干什么,不是让他们只抢黄浦吗,怎么抢到新场来了!快敲锣,把所有人都集中起来,关好院门,不要让贼人冲进来!”

    这葛员外说着就去了后院,忙吩咐人收拾金银细软准备从后门逃脱。

    ……

    这边,阎应元带着五百人来到了葛家大院。

    这五百人是近卫军的正规军,不同于一般打家劫舍的贼寇,即便是这样的高墙,五百人也组成了攻防一体的战斗模式,

    一个把总的人推着一门三斤炮过来,对着石门一轰,就轰开了这葛家大院,接着两个把的步兵持着火器冲了进来,对着一干葛家家丁就开始射杀,而与此同时,阎应元也亲自带着人闯入了后院,一见葛老员外匆忙往外跑,便直接将拦在了面前:“杀掉他,上峰有命,十五岁以下的才可饶命!”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这里有金子,我都给你们,鄙人是原刑部员外郎葛宗宝,我在南京也存有银元,只要你们肯饶了我,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