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开始选妃
    “是近卫军的官兵!”

    欧阳瑞愕然地对着土国宝说了一句。

    此时的华亭县白沙乡集镇街道的青石板上踢踢踏踏地响着大批近卫军进驻松江府的脚步声,而欧阳瑞的心跳也跟随着这脚步声迅速地跳动了起来。

    不由得他不慌张,李隗和花骨儿等海盗将要大闹松江府的事,他也有参与,而如今朝廷派大批近卫军官兵进驻松江府,不用想也能猜到肯定是有关于海盗将要大闹松江府的事。

    “这消息是如何泄露的,还是崇祯早已有在松江府派重兵的打算?”

    土国宝此时也问了一句,他现在只想着如何怂恿江南士绅们勾结海盗在松江府闹出大事件来,这样他也可以完成阿巴泰交予的任务,让大明海军刘孔昭部疲于应付松江府的事宜,而忽略海路航道上的诸泊靠岛屿的控制权。

    但现在近卫军的官兵大批量出现,也让他开始觉得这件事棘手起来,要是有这么多近卫军官兵进驻松江府,明显松江府是不会被海盗搞乱的。

    “也有可能不是泄露,真是当今皇上早已有意在松江府派驻重兵,若不然前些日子怎么会让东厂假扮海盗屠戮士绅之家,只怕如今也是借海盗劫掠士绅民财的理由提前加派官兵进驻松江,以备不测!”

    欧阳瑞说着,便已有自己的亲信清客走了来:“老爷,抚台传来话,部堂有指示,不得轻举妄动,斩断与李隗等的一切联系,静待时机,以待他变。”

    “知道了!”

    欧阳瑞点了点头,便回头看向了土国宝:“现在就看郡王能不能吃掉刘孔昭的海军了。”

    “放心吧,我们晋商与北方所有乡绅大户还有东洋海盗们都对刘孔昭卡断北方海路收取保护费不满,这一次是多方势力齐聚,他刘孔昭不过百来条船而已,必败无疑!”

    土国宝狠狠地说道。

    “如此也好,如今北货奇贵,未尝不和这个有关系,等刘孔昭一败,也就没法子收保护费,北货物价定然会下降,这样也算有利于民。”

    欧阳瑞年少时亏了身子,如今每日要不少人参养身,因而对北货物价昂贵的感触颇深。

    “只是不知郑大官人是否会参与援助朝廷?”

    土国宝问道。

    “这个你放心,家兄传来话说,郑家已传来消息,既做好臣子的本分也不会做陷害朋友的不义之举,言外之意便是谁也不帮。”

    欧阳瑞回了一句。

    “老狐狸!自从豫王被剐,英往王败退回京,再加上朱由检给他许诺了免税特权后,现在我大清的面子他郑芝龙也不给了,我看他是想做南方王!就等着朱明朝廷没了的时候,好占据这南方的半壁江山与我大清分庭抗礼!”

    土国宝这么一说,欧阳瑞只是笑了笑,他虽然在政治立场上支持大清,但在商业上也和郑氏商号有合作,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

    眼下已经是崇祯二十年三月,金陵城的杨花早已纷纷落下,绿意葱茏的紫禁城变得姹紫嫣红起来。

    在谷雨将近时,朱由检得知了袁贵妃已有了身孕的消息,这让他颇为欣喜。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其实算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孩子,也让朱由检知道自己还是可以生育的。

    自南迁到金陵城以来,朱由检先后也已经与许多女人有过肌肤之亲,鱼水之欢,每日也未曾有一日不辛勤耕耘,但却未见有一人有怀孕之象。

    这让朱由检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没有了繁衍的能力。

    但如今袁贵妃的成功受孕让朱由检相信自己还是有繁衍能力的,甚至朱由检开始认为可能是因为皇后与贵妃等年龄稍长的缘故,而使得受孕成功率下降。

    再加上一想到现在太子的资质和对自己的潜在威胁,朱由检觉得自己的确可以开始选妃。

    因而,朱由检同意了内阁首辅范景文和礼部尚书刘宗周的奏疏,为广延子嗣起见,于崇祯二十年四月开始选妃,以充后宫。

    朱由检作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男子,自然不芥蒂自己的女人多寡,但也更希望在自己身边都是自己喜欢的有感觉的,虽不一定要绝色,但也得对得上眼。

    从某种角度来讲,作为现代人的朱由检即便成了大明的皇帝,他也认为自己主动去追求到的女子才更有趣。

    可偏偏他又是皇帝,诸事冗杂,而当今天下,良家女大多养于深闺,所以要自己主动去发现是不可能的,也只能遵循这种选妃制度。

    可现在的大明选妃是选的十三岁到十六岁的女子。

    诚然古时女子早熟,但让朱由检去和一个十六岁以下的女孩行敦伦之礼,做繁衍子嗣之举。

    朱由检还真没办法接受。

    虽说他不是圣人君子,但也有作为一个正常现代人的最基本道德底线。

    所以,朱由检下旨把妃嫔甄选的年龄限制延长到了二十五岁。

    朱由检不知道大明现在有没有未婚的大龄剩女,但只要有,朱由检觉得自己这样也算是对某些明朝大龄剩女的一种解救方式。

    崇祯朱由检还希冀着这样可以改变古时过早结婚的习俗。

    只要你想进入后宫做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女人,就需要延迟结婚的年龄。

    按照遗传学与生殖学的科学理论来讲,真正的适育年龄是二十一到二十四。

    而现在的大明皆是十四五岁便要开始当妈,因而夭折率与难产率都很高,这对孩子和母亲都是一种伤害。

    朱由检希望以自己皇帝对“晚婚晚育”的鼓励来促进习俗的改变。

    同时,朱由检还改变了宫女除选为妃嫔以外的出宫年限,改为三年为期,且签署契约,有相关经济待遇与行政待遇。

    且三年后,允许宫女自行决定去留。

    除此之外,朱由检决定不再招收阉人充作宦官。

    虽说从皇权的角度来讲,从后宫需要的角度来讲,宦官这种角色还有存在的必要。

    但毕竟这种通过阉割人的生殖器而获得某种可以特殊利用的职业人群的行为实在是太不人道,也会滋生出许多变态的现象。

    朱由检虽说现在还没有查出夏永德受何人指示,但也从东厂王承恩哪里得知,夏永德一直想有个儿子,最近甚至因此迷恋上了一种传言可让宦官重新恢复生育的邪教白衣教理论。

    因而朱由检猜想只怕这白衣教就是利用这一点开始拉拢和利用内廷宦官。

    这让朱由检更加强烈地意识到阉人这种畸形人群带来的社会问题会给朝政带来多么大的影响,也迫切地想要尽快地终止存续千年的宦官元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