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海战(三) 海上交锋 第二更!
    等到李隗部刚从金山卫前沿岸滩撤离时,郑成功已亲自领着十西洋艘软帆船犹如十条巨龙般横卧在金山卫一百里外的海域上。

    顾三麻子的舟师主力则在郑成功的前锋战船后面,沿着整个海面上铺了开来。

    二十余艘福船和数百艘小型战船在阳光灿烂的天际下组成了一道围墙,三百余门火炮交错着对着金山卫。

    刘孔昭虽是大明勋贵出身,锦衣纨袴子弟,但也并非真的一点不懂海战。

    在原本历史上的刘孔昭作为一个伯爵能在明末乱局中果断选择支持马士英而背离东林党成为南京实权勋戚的人物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辈。

    如今在锦衣卫提供的情报帮助下,刘孔昭已经知道眼下意图扰乱松江府的海盗势力中,就属眼前的李隗部势力最大。

    正因为如此,刘孔昭才决定听从顾三麻子的建议先收拾这个李隗部,既然要集中优势兵力打其中一股海盗,倒不如先打最强的李隗部。

    只要李隗部战败,其他海盗势力自然是不在话下,到时候胜局便可以定下来。

    首站即可决定胜负,因而刘孔昭此时不敢掉以轻心,他细细盘算着自己的大明海军到底会不会被李隗部打败,不止一次地询问沈琏关于李隗部战船数里与海盗人数以及火炮数量。

    等到李隗部的六十余艘战船出现在视野内时,他更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手紧紧握住船栏杆。

    “蔡参将(蔡政现在被大元帅府授予参将之职),你家大少爷能行吗,这李隗部的战船似乎也不少啊,只是不知其火力如何?陛下说过主将冲在最前面,往往可提升士气,你说本爵要不要先冲上去?”

    刘孔昭朝身旁的蔡政问了一句,但又不好在蔡政面前露怯,故意强笑了笑,提出个要身先士卒的办法。

    刘孔昭口中的你家大少爷自然是指的担当前锋的郑成功。

    “爵爷不必如此,主将冲在最前面是指的指挥使以下的基层武官,您在这里坐镇便已足矣,前去反而容易被敌舰围着打,我家大少爷从十五岁开始便已跟随几位爷征战海疆,这区区李隗部的六十艘战船不会奈他如何的,爵爷放心便是。”

    蔡政笑着回了一句。

    而刘孔昭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还主动要求蔡政给他说说郑氏集团的几位爷即郑之龙四兄弟的海上故事。

    蔡政倒也不藏私,眉飞色舞地说了起来:“要说我家的这几位爷,虽然拿大主意的是大爷,可真正善战的是我家二爷和四爷,三爷好读书向来智谋无双,大爷会交接豪杰人物,即便是东洋的幕府将军都得给我家大爷几分面子,当然连当今皇上不也亲自召见了我家大爷好几次么,还给了我们郑家这么大的富贵……”

    就在蔡政说着的时候,海盗头子李隗此时也看见了大明海军云集在视野之内的战船。

    “这是怎么回事,大明的海军怎么来这里了!看这架势是要吃了老子的意思,哼,一群刚见了大海的兵娃子,在岸上你们称王称霸,老子拿你们没办法,但在海上也想拦住老子?真是想得美!”

    李隗此时的确不惧大明海军,先不说他自己是在郑氏集团称霸太平洋西海岸时代还能保存较强实力的大海盗,就是他现在的实力他也不认为自己不一定能输,他答应士绅们的雇佣来扰乱松江府与吃掉大明海军并不是他心血来潮,他也着人打听过大明海军的底细。

    在知道大明海军不过是新建的水师,大多是没什么实战经验的官兵后,李隗才选择了答应。

    因而,选择在看见大明海军的百余艘战船横亘在海面上,刚被岸上的明军火炮打出一肚子气的李隗便想着要从大明海军手里找回点面子来。

    李隗此时直接下令自己的六十余艘战船呈楔形攻势,朝刘孔昭的旗舰所在的方向冲了来。

    很明显,李隗的目的是要直接突围出顾三麻子组成的围墙,然后将刘孔昭旗舰打掉,而直接选择避开郑成功的前锋营。

    “蔡参将,你说得没错,这个李隗果然是要来围着本爵打,还好本爵听了你的,没有前去,只是不知顾三麻子和你家大少爷能不能拦住这些海盗。”

    刘孔昭不由得紧捏起拳头来。

    “爵爷放心,不过是六十艘战船冲锋而已,当年红毛番的数十艘软帆战船都被我们拦住过!”

    蔡政说着就当即喝令道:“后营全体都有,侧舷接敌,火炮出舱!护卫爵爷安全!”

    彼时,十艘软帆船便齐聚在刘孔昭的旗舰周围,横对着旗舰,火炮全部露出了头。

    而与此同时,郑成功也领着十余艘西洋软帆船在一阵阵随风飘扬的旗语过后,就贴着李隗部的战船靠了来。

    仿佛是一支轻骑策马急进一般。

    此时,在郑成功的战船上的一名接受过大明船政局训练的见习军官生褚怀生则站在最前面,冷汗直冒地看着越来越逼近视野的敌船,手也一刻不离地放在大明海军新型火炮的子铳上,上面镌刻着制造者的名字和出厂时间与规格参数。

    因这名制造者的名字叫鲍普,褚怀生便不由得暗自嘀咕起来:“姓鲍的,待会这一炮要是没出问题,我把我妹子嫁给你,要是炸了膛,老子杀了你全家!”

    像褚怀生这样第一次参与实战的见习军官生还有许多,此时这些人都是既紧张又兴奋。

    连带着郑成功也是如此,毕竟这些都是他教出来的学生。

    “先生,这些海盗拼了命地往东北方向去,这是为何?”一见习生问着郑成功。

    “因为刘爵爷的旗舰在那个方向”,郑成功回了一句。

    “什么,这些海盗当真狡猾,那我们是不是要立即掉头去援救刘爵爷?”见习生问的问题虽然有些幼稚,但郑成功还是很耐心地回答道:

    “现在掉头过不去的,你得看看这风向,即便待会风向改变,也不必调头,而是立即抢占上风口打乱这些海盗战船的阵型,明白吗?”

    “明白!可学生不是很懂,我们只有十艘战船,怎么压着他们打?”

    “待会你就会知道这西洋船的厉害”。

    郑成功说着就看向了头上的风帆,在听见木头嘎吱嘎吱的声音后,就立即下了令:“冲上去,给我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