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刘孔昭要和红毛番做生意
    “爵爷,下官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爵爷帮下官演出戏,不知爵爷可否愿意?”

    郑芝龙向刘孔昭拱手行了一礼,虽说郑芝龙现在所掌控的财富与武装力量已足以和朝廷抗衡,但他还是对诚意伯刘孔昭保持着最基本的尊重。

    毕竟,刘孔昭是代表的是崇祯帝朱由检,而且现在郑氏集团和大明朝廷还处在蜜月期。

    刘孔昭拍着肚子,悠闲地踏在潮水拍击的在海石上,表面上做出一副很不在意地样子,看了郑芝龙一眼:

    “额,演戏?为郑大官人演戏,本爵荣幸之至,何来愿意不愿意一说,你说是吧。”

    在郑氏集团控制区内溜达了有些日子的刘孔昭对郑氏集团有了不少新的认识,增长的也不仅仅是一肚子的肥肉,还有一肚子的海防知识。

    虽说他表面上依旧装得对海战不是很感兴趣,只顾着和别人喝酒吃肉玩女人打探赚钱的买卖,但在听了郑芝龙让他一个堂堂伯爵演戏的请求后,他还是不由得有些愠怒起来。

    不过刘孔昭表面上的话还是带着吹捧郑芝龙的意思。

    “爵爷误会了,下官可不敢让您当戏子;

    下官的意思是让您帮帮忙拖住一下范德兰,此人是红毛番的东印度公司“固执约翰”号的司令官,占据东番的红毛番以揆一为首的这些人拒不让出东番岛,还向他们在巴达维亚的总督求了援;

    这范德兰和他的“固执约翰”号就是这个总督派来的援军;

    不过这范德兰不想做亏本的买卖,就先来了嘉禾里打探情况,想问问我们有没有要收复东番的意思;

    爵爷您是海军部总长,又是大明的开国勋戚之后,还是陛下身边的红人,所以下官想着爵爷可否帮着下官撒个谎,说因为海军部意见不定的缘故,而没有要收复东番的意思;

    这样也好让范德兰离开,让揆一没了援救,收复东番的战斗也好打些,事成之后,下官必送爵爷东番岛的良田一千顷。”

    刘孔昭听郑芝龙这么一说,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还是不由得问了一句:“这范德兰是什么人,有那么好骗?”

    “爵爷有所不知,这做买卖关键不在于好不好骗,而在于被骗的人愿不愿意相信,这范德兰和揆一虽然都是红毛番,都是东印度公司的人,但他们的家族都是在阿姆斯特丹造船的,彼此是竞争的关系,这范德兰不想损失自己的势力去帮揆一,但现在我们得给他一个相信我们不会出兵的理由,他也好回去给他们的总督阁下解释不是。”

    郑芝龙这么一说,刘孔昭就点了点头,明白了这揆一和范德兰就相当于大明国内的浙商与徽商一样,虽说都是一国的人,但心思未必一样。

    刘孔昭叹了一口气:“也罢,收复东番岛这件事,陛下也是很在乎的,我们这些做臣子的本分不就是要为君父分忧嘛,既然是有利于收复东番岛的事,本爵就帮你这个忙。”

    郑芝龙忙向刘孔昭表达了谢意,而刘孔昭则也暗暗偷笑了起来。

    他这些日子也对红毛番的情况了解了个七七八八,知道这些红毛番都是一个叫东印度公司的雇员,同郑氏商号一样,不过也有和郑氏商号不一样的地方,这些人也都有各自的生意做。

    说白了,在刘孔昭看来,这些红毛番都是一群做买卖的人,这让刘孔昭意识到自己可以借此机会同红毛番谈谈生意。

    次日一早,范德兰的舰队就得到郑芝龙的允许进入了嘉禾千户所,即现在鼓浪屿的地方。

    刘孔昭也穿着御赐蟒袍同郑芝龙等人一起于千户所等着范德兰的出现。

    范德兰作为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高级长官,对大明自然也熟悉,也能说一口较为流利的凤阳官话。

    范德兰一进入千户所见到刘孔昭的服饰也猜到刘孔昭的身份在大明帝国很是崇高,当比郑芝龙还有权威些,因而在向郑芝龙弯腰行礼前则先向刘孔昭行了一礼。

    “有眼力,你就是范德兰?

    ”刘孔昭问了一句,便看向了一旁的通译,等着这通译翻译他的话。

    “回这位阁下的话,本人就是“固执约翰”号的司令官范德兰,本人来这里,只想问问郑先生是不是真的要打东番岛”,这范德兰没等通译翻译,便开了口。

    “倒是心直口快,这么急着就把目的给说了,不过好在居然也会我们的话,虽然听起来有些别扭,但还能彼此交流”。

    刘孔昭向郑芝龙笑着说了几句,就向范德兰招了招手:“本人是中国的海军部总长诚意伯刘孔昭,操江提督,中国的海军就是我在管,这个打东番岛的事是子虚乌有,是不可能的事,你就放心吧。”

    这个时代的明人已经开始以中国自称,许多文献里也曾这样提到过,因而刘孔昭此时以中国自称也不足为奇。

    犹如郑芝龙所言,范德兰在听了刘孔昭的介绍后,果然相信了刘孔昭的话,又见郑芝龙都还在刘孔昭身边赔着笑脸,自然就更加深信不疑,忙又行了礼:

    “原来是贵国尊贵的伯爵阁下,失敬失敬!既然伯爵阁下这么说,那本人就放心了,我们从未想过要和贵国起什么纠纷,贵国皇帝陛下如今不也开了许多商埠,大家都做着生意,不是很好吗,所以还希望这位阁下相信我们的诚意,不要起什么纠纷才好。”

    “你说得对,大家都是生意人”,刘孔昭笑了起来,凑近了些问着这范德兰:“听说你这次带了十二艘战舰来?”

    范德兰这次的确带了十二艘主力战舰来,他的主要目的是援救东番岛的揆一,但也有其他的目的,这个其他的目的便是想着一旦被郑家的战船阻击成功的话,他就要奉自己总督的命去占领澳门,以弥补荷兰东印度公司在东番岛的损失。

    当然,范德兰也不好说出自己的目的只尴尬地笑了笑。

    “不知这位司令官阁下可否准予本爵去看看贵国的战舰,如果战舰可以的话,我们可以花重金购买,当不小于数百万银元的生意,大家都是生意人,打仗有什么意思,何不如就谈谈生意?”

    刘孔昭这么一说,范德兰也有些愕然。

    他没想到这位大明帝国的伯爵竟然要采购自己的战舰。

    作为一个船舶商,他内心里自然是很愿意和刘孔昭这样的大金主做生意的,尤其是听刘孔昭要做不小于数百万银元规模的生意后。

    这范德兰忙又向刘孔昭行了礼:“当然可以,就请伯爵阁下移步,本人给你好好介绍介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