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有战事自西南来
    崇祯帝朱由检一定调子,大元帅府的其他官员自然不好再说什么,而也这样,郑芝龙和顾三麻子便都被封了伯爵。

    每至战事频繁之时,便是爵位高产之时,如今朱由检丢出去的伯爵倒也有了好几个,好在朱由检在崇祯十七年与崇祯十八年里杀了不少勋戚,如今增加几个伯爵侯爵倒也不怎么增加朝廷的负担。

    郑芝龙正式被封为云阳伯,这对于郑芝龙而言,的确也算是让他颇为欣喜的一件事情,这也让他对以后开疆扩土也可以说成是扩充殖民地的事业越发的有了积极性。

    不过,让郑芝龙想不到的是,顾三麻子居然也能因为平个海盗而得了个伯爵。

    而且还是在他郑家人尤其是他郑家大儿子郑成功的帮助下平了海盗,虽然自己儿子也得了个都督佥事的加官,但郑芝龙还是对顾三麻子有些不服起来,虽然不敢明说这是朝廷故意如此,但也内心里开始把顾三麻子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郑芝龙自然知道这是崇祯帝朱由检想扶植起顾三麻子好制衡他,毕竟顾三麻子这种没有根基的人更容易效忠朝廷。

    而朝廷一旦扶植起顾三麻子后,即大明海军已经可以压制甚至是碾压自己郑氏集团时,便是郑氏集团的所有特权消失之时。

    而现在郑芝龙已经尝到了作大明最强海军而被朝廷在税赋与政治的优待滋味,自然不愿意看见顾三麻子崛起。

    即便大明海军要崛起,他也希望是自己的亲信掌控大明海军,因而他开始暗自怂恿在大明海军内部担任要职的两个兄弟和自己儿子趁机拉拢海军军官生,培养自己在大明海军内部的郑家势力。

    而刘孔昭则也暗嘱托顾三麻子在军营培养自己的势力,以此抗衡郑氏集团。

    但偏偏郑芝龙之子郑成功不是一个那么听话的孩子。

    其实在原本历史的郑成功便不是一个唯父亲之命是从的人,如今在这个时代在接受了各种教育后,再加在近卫军又待了一年多时间,对朱由检有种不同于其父亲的忠诚。

    因而,在接到自己父亲的人传达的嘱托后,他果断选择觐见了朱由检,将郑芝龙插手大明海军之事告知给了朱由检。

    朱由检得知后立即派人申斥了郑芝龙一顿,明谕郑芝龙不得暗培植自己的势力,否则将会将郑家人全部剔除大明海军。

    现在的郑芝龙还真不想自己家的人离开大明海军,因而也只能接受朱由检的申斥,而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嘱托自己的兄弟儿子在大明海军培植势力。

    郑芝龙本人也是着实气得不行,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的亲儿子会摆自己一道,使得整个朝廷都对郑家提高了警惕。

    “大忠在前,孝义在后,你这件事做的很好,既是为保大明江山社稷,也是保你父亲一生名节,令尊有你这样的儿子当是他的福气”。

    朱由检很是满意地夸赞了郑成功一番,而郑成功五味杂陈的心此时也更加坚定了不少:“谨遵陛下圣训,微臣首先是大明之臣,近卫军之天子亲军,然后才是郑氏之子!”

    目前,朱由检和郑家的关系很微妙复杂,而这个微妙复杂的具体体现体现在郑成功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