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王承恩下定决心
    王承恩谢了恩,他心里是对朱由检很感恩的,甚至不止一次暗自祈祷着若能保得陛下朱由检长寿,他自愿舍弃所有阳寿。品書網

    这并非仅仅是因为王承恩秉性忠贞,更因朱由检在平时总是要待他别人亲厚许多。

    有时候,王承恩自己都觉得怪,皇帝陛下朱由检似乎一直把他当做亲人,什么都跟他讲,也跟他说,甚至还会每次主动关心自己,这样的暑热天因为召见了自己还要表达一番歉意。

    王承恩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陛下朱由检对自己如此亲切甚至是信赖。

    一次有可能会谋害陛下的夏永德乃是王承恩的干儿子,王承恩本以为在夏永德事件之后,自己会失宠,会被陛下罢免掉东厂提督一要职。

    但让王承恩没有想到的是,皇帝陛下朱由检没有什么都没有说,连半句责备自己的话也没说,有时候虽然也会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情绪,但也更像是一个人在亲人面前的真实表现一般。

    王承恩也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让陛下如此信任。

    此刻,当皇帝陛下崇祯朱由检说起自己这个皇帝和全天下的安危在他手时,王承恩突然觉得自己手的湿帕足足有千斤重。

    王承恩知道自己的陛下在害怕什么,他郑重地点了点头,不由得暗自发誓宁可自己积下一身的罪孽,也要保得陛下安全,错杀三千又如何,凭陛下待自己之情义,自己宁可下十八层地狱!

    朱由检不知道王承恩此刻的内心活动,他见王承恩浓眉紧锁,湿漉漉的帕子都被他挤出水来,啪嗒啪嗒地掉在了地,便以为王承恩或许只是压力大而又不知从何处着手的缘故。

    尽管王承恩不知道为何崇祯帝朱由检如此信赖他,但朱由检自己是清楚的,原因无他,在原本历史,王承恩是陪他一起自缢的人,所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能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还会跟着自己一起自缢的太监,他自然不得不信。

    也正因为此,虽然朱由检知道王承恩不是很善于揣摩人心,洞察利害,但他还是要让王承恩执掌东厂,充当自己的眼睛,只有王承恩才值得信任。

    朱由检见王承恩一时没有说话,便亲自提点起来:“近些日子,看似风平浪静,但有几件事倒是可以琢磨琢磨的,譬如松江府尹吴佳胤被暗杀一事,迄今悬而未决,还有夏永德突然毙命于诏狱一案,以及无锡一院试案首溺水而亡事件还有生员韦达微于松江被杀事件,这几件事看似没有关联,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死于非命!而且哪里有这么多大胆的人,先杀知府又杀生员,甚至还在诏狱里杀了少监夏永德?而韦达微与那溺水而亡的案首都是无锡生员,且死亡时间相差不远,这是不是说明两者之死有什么联系,别看这些事表面不相关,但很可能隐藏着很多玄机。”

    “这些人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杀死有身份的人,是否也敢杀你,甚至是杀朕?”

    朱由检这么一说,王承恩也开始意识到貌似这看似还风平浪静的江南地界的确出了不少各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却似乎都隐藏着一个个惊天阴谋的大案,作为东厂提督的他也不是没有让人查探过,吴佳胤虽不畏权贵但在朝堂并无要置他于死地的政敌,夏永德与东厂系统的诏狱素来无瓜葛,而那两生员据悉也都是品行端正之人,素来没有什么仇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