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奸贼,我要打死你!
    陈士鼎没有想到皇帝陛下朱由检还是要让他死。

    这让陈士鼎很是愤懑,他已经放弃了尊严,出卖了自己的同党就是希望能苟活下来。

    但如今朱由检依旧不会给他活命的机会,他也只能再次苦苦哀求。

    朱由检冷冷一笑,他知道陈士鼎这类虽在外人看来皆是翰林清流,标准的正人君,但实则皆是道貌岸然的蛇蝎心肠之辈。

    自己作为皇帝此刻采用强权手段,这些人自然会苟延残喘,完全无底线的哀求自己,但只要自己给了他们活命的机会,他们便会不要脸地标榜自己是如何不屈不伸,甚至还会有文字拼命向自己这个皇帝泼脏水来到达呈现自己圣洁的目的。

    如同永乐皇帝这样的一时英主也难逃文人的诬陷,连明史都没有记载过永乐皇帝诛十族之杀方孝孺之事,却被文人之笔墨渲染得成了大众所知的历史真相。

    朱由检知道自己今日无论杀不杀陈士鼎这样的文官,自己都免不了被泼一身脏水,既然如此,他倒不如不对这些文官轻饶,大不了自己以后在这文化上面多多监控一下也比为了自己的名声要向这些文官妥协好。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朕赐予你自缢,已是对你额外宽容,不必再!”

    朱由检话刚一落,太朱慈烺却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一脸哭腔地跪在了地上:“父皇,请饶了陈师傅吧!”

    “谁让你来这里的!”

    朱由检冷声一问,现在朱慈烺已经有十八岁,但整个人依旧没有帝王嗣应有的沉稳,如今在自己对太党颇为不满的时候还毛毛躁躁地跑出来求情足以看出政治智慧明显不够,但还会冒着得罪自己的危险为这些文官求情,则明这些对自己不满的文官的确和太的关系不浅。

    如此,这些人就更得杀了。

    太朱慈烺明显没有注意到朱由检脸上狠厉的神色,只回道:“是方大半告诉儿臣的,父皇,陈师傅、叶师傅他们犯了什么错,值得父皇你如此大怒,儿臣以后登基还得靠他们啊!还请父皇不要杀了他们!”

    阮大钺和王承恩不由得两眼黑线,都为朱慈烺捏了一把汗,若朱慈烺只是单单因为陈士鼎等教过他而求情,最多明秉性单纯且重感情,但现在却直接把自己为他们求情的目的出来而且是为了自己以后登基,言外之意自然是只想到了自己以后当皇帝的事而非服从君王为大明谋远略的事。

    朱由检此时是怒气反笑,他本来对朱慈烺还是有些感情的,毕竟他继承了朱由检的记忆,但随着彼此之间矛盾与隔阂的加深,如今他和朱慈烺早已形同陌生人,但现在偏偏朱慈烺还直接透露出自己要继承大统的意思。

    此刻做了很久皇帝的朱由检有一种自己的东西被人一直惦记着的感觉,他不由得问着朱慈烺:“你是不是觉得只要朕死了,这大位就会一直是你的?”

    朱慈烺本能地点了点头但旋即又摇了摇头,看向了陈士鼎,陈士鼎此时也很郁闷,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提醒朱慈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