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吊打
    徐秀芝对鹿一凡怒目而视,满含威严的训斥道:“鹿一凡,你怎么回事?自己不学好也就罢了,上课还瞎捣乱。你这种人就是典型的破罐子破摔,自己不好过也不让别人好过。”

    在他一旁不远的王媛,为了讨好李天也阴阳怪气的说道:“作诗这种天赋可不是努力就能得来的,希望某些人不要因为一些前尘往事,而做出这种跳梁小丑才会做的事情。”

    鹿一凡差点没被王媛这个绿茶婊给气乐了。

    难道她以为自己是因为她,而故意嘲笑李天的?

    老子有文曲星气运加身,又通晓古今诗词,区区一句现代诗还能做不出来了?

    底下的同学也开始窃窃私语开来。

    大家都觉得鹿一凡肯定是故意的。

    虽然李天的品行一直不怎么样,但是才学却是被大家所一致认可的。

    而鹿一凡虽不是垫底生,却绝对是班里中等偏下的学生。

    在这种环境下,所有人都觉得鹿一凡做的有些过分了。

    而鹿一凡则是轻飘飘的飞了李天一眼,而后置之不理,似乎多看一眼都是对目光的浪费。

    这种深入骨髓的蔑视,让李天更加生气了。

    凭什么你一个臭送外卖的对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鄙视?

    老子今天不让你出出糗,以后还怎么在江东混?

    “怎么,鹿一凡,你不服是吗?不服你也来一句和我比试比试啊!你敢吗?还是说,你连诗句的规则都不懂?”李天眼神眯成了一条缝,对着徐秀芝使了个眼色。

    徐秀芝心领神会,马上附和道:“鹿一凡,既然你觉得李天作的诗不好,那就来一句让大家品鉴一下吧,我来给你俩做裁判,看看谁作的好。”

    “哎哎,这下完了,这死老娘们是铁了心要让鹿一凡当众出糗了。”

    “你说说这鹿一凡惹谁不好,非得去惹李天,这下好了,把人给惹恼了。”

    “鹿一凡语文作文就没及格过,李天和咱班主任这一唱一和的,真是……哎,有必要这么针对一个学生吗?”

    鹿一凡轻轻叹了一口气,身体微微弯曲,在万众瞩目之下,缓缓站了起来。

    不同于以往,今天的鹿一凡的动作透着无比的自信和一种莫名的气质。

    “真的要比吗?”鹿一凡不卑不亢的问道。

    “少废话,作不出来别耽误大家时间!”李天不耐烦道。

    这个垃圾送外卖的,能会做现代诗?

    要是他会作诗,猪都能上天!

    耸了耸肩,鹿一凡点点头道:“好吧,我承认,我刚刚笑确实是觉得你做的诗很臭,像一坨屎一样臭。”

    “你!”李天脸色通红,拳头已然紧握差点没忍住挥舞向了鹿一凡的脸上,“好啊,那我倒要听听了,你能作出什么样的诗来!”

    等你作完,老子非要你在全班面前跪着向我道歉!

    所有人,此刻目光聚焦在这个目光懒散的少年身上。

    环视了一周后,鹿一凡轻轻吐出一句话:“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诗意如同宣纸上的墨水一般,缓缓渲染开来。

    比起李天的那一句诗,鹿一凡的这句,无论是意境还是韵脚,都高了不知道几个层次。

    底下的学生先是愣了好一阵,等细细品味了这一句诗后,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阵赞叹声。

    “哇,这一句真的很有意境,比李天那句好太多了!”

    “人不可貌相啊,没想到鹿一凡还有这一手。”

    “你还别说,跟鹿一凡的这句诗比,李天的那句确实像一坨屎。”

    听着同学们的评论,李天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徐秀芝见状不妙,马上打圆场道:“嗯,鹿一凡同学作的这句也还不错,和李天同学的那句不相伯仲。不过鹿一凡同学在下面思考的时间更长,所以俩人算是打平了吧。”

    对于这个班主任,鹿一凡已经无语到了极点了。

    不相伯仲?

    就是个聋子看大家的表情也知道是老子的诗更高一筹啊!

    没讨到好处的李天,憋了半天,瞪着鹿一凡怒道:“瞎猫碰死耗子,真是让给蒙上了!”

    “我蒙上了?哈,要不这样吧,李大少爷,你来一句,我来一句,看谁作的好?”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啊!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鹿一凡已经彻底怒了。

    小样,跟我这个有文曲星气运加身的人比才学?

    老子玩不死你!

    “这……这种现代诗哪可能是一时半会就能想的出来的。”

    李天露怯了,事实上,他说的也对。

    让一个高中生张口就来现代诗,就是没出现文化断层的华夏高中生也不可能做得到。

    “这种程度的诗,我张口就能来,而且每句都能比你作的好!”

    话罢,鹿一凡昂首挺胸,声音洪亮而自信的缓缓朗诵道: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雨洒落在热带与极地,不远万里。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鲸沉于海底温柔呼吸,痴极嗔极。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等了多年的老城门,遗世独立。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炊烟袅袅几许,棠梨煎雪又落雨。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臣民等待王朝复辟,遥遥无期。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老故事里的泛黄桥段,半聋半哑,失了声息。”

    接连六句“我还是很喜欢你”一出,所有学生打破了刚才的凝寂,顿时“哇”了出来。

    吊打!

    绝对的吊打啊!

    六句诗,每一句的意境和韵味,甚至连格式都不同!

    每一句单独拿出来读,都那么让人心中感慨万千!

    莫说是李天了,哪怕是徐秀芝,甚至是一个职业的诗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绝无可能做出如此美妙的诗句!

    一句句的赞扬声从学生口中传出,鹿一凡的表情倒是十分平静。

    开玩笑,有文曲星气运加身,又有华夏五千年文学的支撑,要是连个高中生都比不过,那还活着干吗?直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得了!

    而他的这种平静,这种宠辱不惊,却又有着另外一番装b的味道。

    听到鹿一凡作的诗,王媛瞪大了眼睛,有些失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