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买醉的白岚
    正在台上唱歌的吴家豪心中愤懑不已。

    你丫区区一个服务生,有什么资格对我品头论足?

    不过因为演唱还没结束,吴家豪也只能继续演唱。

    台下,鹿一凡品尝着鸡尾酒,视线从酒吧的东边扫过去,结果却发现一个熟人。

    她来这里干什么?

    以她的身份,一般是不会来这种乱糟糟的地方的吧?

    鹿一凡心头生出了疑惑,但是也没多想,反正人家爱来哪儿就来哪儿,跟他有毛关系?

    独自一人坐在一张吧椅上,白岚不停的往嘴里倒酒。

    一个人支撑着整个白家,压力大的让她实在喘不过气来。

    再加上前一段时间自己女儿被抢,长期的压力,让她得了重度的焦虑症。

    焦虑症这种病,可不是说有点儿心烦,或者是有点儿上火,而是一种很恐怖的精神疾病。

    每天早上一起床,她就会感觉自己胸闷,心悸,干呕。

    前些日子,她是吃什么吐什么,一天之间,有三四个小时都会有强烈的濒死感和窒息感。

    晚上睡觉,更是一种折磨。

    只要一闭眼,各种恐怖的影像在她脑海里不断闪过,让她根本睡不着觉。

    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很久了,只有和自己女儿在一起或者喝酒喝的伶仃大醉的时候才会好一些。

    白岚的私人医生建议她离职去修养半年。

    但是白家这明争暗斗的情况,她怎么可能离职?

    仰头饮下一杯鸡尾酒,那种焦虑症发作的情绪稍稍好了一些。

    充斥着整个酒吧的音乐声,环绕在白岚耳中,让她一杯接着一杯。

    每一杯酒的滋味都有所不同,或是灼热,或是冰凉,或是肝肠寸断,最终醉意上涌到脑海里,神经都被酒意麻痹了。

    迷离的望着酒杯,白岚想起了自己丈夫的那张笑脸,一股悲伤之意泛滥,汹涌的涌出胸口,化作眼泪流淌了下来。

    突然,她感觉自己身躯一阵无力,身体失去了重心,眼看就要从吧椅上跌到在地上了。

    强烈的焦虑情绪,恐怖的窒息感在此时是如此的严重。

    她感觉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

    就在她即将倒下的那一刻,一只强有力的臂弯扶住了她,同时温柔而熟悉的声音响起:“大姐,你不在家看孩子,在这喝的醉醺醺的干嘛?”

    不过当他扶住白岚,触碰到她洁白的手腕的那一刻,鹿一凡马上就清楚的了解到了白岚此刻的身体状况。

    拥有太上宝典录的他,就是凡间最神的神医。

    白岚这精神状态已经严重到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也难怪她来这用酒精麻醉自己。

    白岚微微睁开双眼,看着眼前这张帅气的面孔,乍一看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想了一下,才认出这是自己女儿的救命恩人,于是醉醺醺的傻傻笑道:“你怎么也来这儿了?哦,我知道了!你们这些男人,都是来这儿找女人,搞的!

    怎么样,不嫌弃姐姐的话,姐姐陪你玩玩啊!”

    鹿一凡叹了口气。

    要不是自己把脉,把出了她的精神已经快要崩溃了,此刻是借着酒意在胡言乱语,说不定自己还真会把她当那种放荡的女人。

    想了想,鹿一凡扶着白岚到吧台上,对徐婷说道:“婷姐,麻烦给来一杯蜂蜜水给她。”

    徐婷点了点头,端了一杯蜂蜜水给了白岚:“这杯,就算婷姐请你的了。”

    “谢谢婷姐。”鹿一凡接过杯子,递给白岚:“喝点吧,解解酒。”

    白岚却身躯颤抖的摆手拒绝道:“不要,给我酒!我好痛苦,你不知道,那种感觉有多可怕,好像随时随地都要死了一样!”

    “我知道,你有重度焦虑症。来,先把这杯蜂蜜水喝了,我会帮你治疗的。”鹿一凡道。

    温柔的声音,让白岚哆嗦着喝了两口蜂蜜水。

    “大姐,你先闭上眼睛,深呼吸。”

    不知为何,白岚觉得鹿一凡这个人特别可靠。

    按照他说的,白岚闭上了眼睛。

    鹿一凡把手放在她的手心处,运转丹田中的灵气。

    温暖柔和的灵气,从白岚的手心传入了她的体内。

    登时,让白岚舒服的像是大冬天泡温泉一般。

    恐惧、惊慌、焦虑这些负面情绪,随着灵气的不断输入,一点一滴的被去除了。

    睁开眼时,白岚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变得出奇的好!

    普通人可能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但是重度焦虑症患者想要心情好,那可是比登天还难!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白岚又惊又喜的问道。

    鹿一凡神秘一笑道:“我妈是医生,这是我家祖传的按摩手法。回头我再给你开一副药方,你只要每天按我的方子吃药。保证不出一个月就能痊愈。”

    白岚闻言满脸写的都是不相信。

    焦虑症这种病,十分难治愈,几乎只能靠药物控制。

    普通焦虑症患者每天只要吃上四分之一片片和三分之一粒怡诺思就能控制的差不多了。

    严重点的,就得加大药量。

    而白岚每天已经要吃两片片和三粒怡诺思才能勉强拜托焦虑症带来的困扰。

    她花重金请的私人医生告诉她,她的病情十分严重,靠吃药是不可能治好的。

    但是现在鹿一凡却说,只要按他开的方子吃药,一个月就能痊愈。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是刚刚已经体会到了鹿一凡神奇的治疗方法,白岚又忍不住在心中升起了一股希望。

    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那就拜托你了。对了,我叫白岚,你可以叫我岚姐。我留个电话给你吧,电话号码也是我的微信号。”白岚微笑着道。

    要是有人知道江东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大小姐居然主动给男人留电话,恐怕会被震惊的嘴巴都得掉地上!

    白家在江东的势力,不夸张的说可以只手遮天!

    多少达官显贵都想和白家搭上关系!

    不过鹿一凡的表情却极其淡定,仿佛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样。

    就在这时,音乐声停了下来。

    台上的主唱吴家豪一脸怒容的冲着鹿一凡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