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挑衅的吴家豪
    张士博想起了自己为前女友做过的那些事情。

    大半夜,他的前女友想要吃麻辣鸭脖,他二话不说,跑到了十里地外的超市给她买了。

    她想要最新款的ihone7plus,张士博咬着牙打了三份工,愣是在一个月攒够了买iphone7plus的钱。

    她学习不好,作业做不完,张士博帮她做。

    她逛街累了,要张士博在大街上背她回家,张士博硬是咬着牙背了她二里地。

    所有她能要求的一切,自己都做了!

    你还要我怎样?

    到头来,你还不是跟一个富二代跑了!

    而在其余的座位上,隐隐也听见有的女人在低声哭泣,男人们眼圈莫名的泛红,显然,歌声引发了她们深藏在心底的愁绪。

    就连一向不听流行音乐的白岚,鼻头也觉得有些发酸。

    手指轻轻扫着弦,鹿一凡调整了下自己的气息,一口气唱完了剩余的歌词。

    “我慢慢的回到自己的生活圈。

    也开始可以接触新的人选。

    爱你到最后,不痛不痒。

    留言在计较,谁爱过一场。

    我剩下一张,没后悔的模样。

    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

    你千万不要在我婚礼的现场。

    我听完你爱的歌,就上了车,爱过你很值得。

    我不要你怎样,没怎样。

    我陪你走的路你不能忘。

    因为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

    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没为你落到孤单的下场,

    有一天晚上,梦一场,

    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

    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

    不管能怎样,我能陪你到天亮。”

    唱完以后,鹿一凡按照酒吧的规矩鞠躬说了声谢谢,可是他意外的发现竟然没有一人为他鼓掌。

    “难道是我唱的太差了?”

    而灯光亮起后,鹿一凡这才知道是自己多虑了。

    所有的人都在那儿忙着抹泪呢,谁还有空腾出手给他鼓掌啊!

    来酒吧的人,一部分是闲着无聊来玩的,可更多的人是像张士博这样有失恋的人。

    带着情绪听歌是最容易动情的,再加上酒精的催化作用,那些一幅幅美好的影像翻了上来,让人不由的潸然泪下。

    原本白岚听到前半段歌曲时,只是内心有一些微微的触动,直到听到那一句有一天晚上,梦一场,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一个激灵抓起眼前的酒杯,趴在桌子上痛哭出声。

    抬头仰望,那舞台上帅气的少年和白岚的已经死去的丈夫形象重叠在了一起。

    白岚不禁梦呓般的喃喃道:“若你要我走,我也会毫不犹豫跟你去天堂的。”

    旁边,一位明显是失恋了的女生,苦笑着端起一杯酒自言自语道:“后来,我再也没有遇到对我那么好的人。我不想要你怎样,只想你能回来……”

    一个年轻男子红着眼睛掏出手机,默默的点开微信中那个他一直舍不得删除的好友写道:“结婚的时候给我一张请帖吧,你开心的,难过的,温柔的样子我看过,最后我就想看看你不属于我的样子。”

    更有人听了鹿一凡的歌之后,趁着醉意,冲动战胜了理智,你暗恋了7年的女孩打了电话。

    再那叽里呱啦的激动的说了一大通话,结果对面却只是冷冰冰的一句:“抱歉,我们不合适。”

    朱艳微微苦涩的笑着,举起一杯酒一饮而尽,轻声道:“人这辈子,最怕把某首歌听懂了。”

    享受完全场热烈的掌声过后,鹿一凡放下吉他回到了座位上。

    抬头望着吴家豪问道:“怎么样?服不服?”

    吴家豪唱歌的时候,全场客人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喝酒,根本没人在听歌。

    而鹿一凡唱歌时,全场的人则是集中了所有精神在听。

    听过之后,有哭的,有激动的,有惨笑的。

    两下一比,高下立判!

    你不服都不行!

    自己一个二星歌手居然被一个小酒吧的服务生给打败了!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在音乐圈混?

    唱歌比不过鹿一凡,吴家豪心一横,开始耍无赖道:“艳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专门找人给我们脸色看是吧?”

    毕竟香水乐队是朱艳好不容易找到的长期驻场乐队,她也不太好给脸色,便柔声道:“消消气,消消气,小凡唱的歌不错,你的也不懒,大家和和气气的哈!”

    “谁跟他和和气气的!一个破服务生!今天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要么,你就把他开除了,我就继续在这驻场。

    要么,我走,您另请高明!”吴家豪恶狠狠道。

    他算准了最近能长期驻场的乐队奇少,所以才敢拿这事来要挟朱艳。

    朱艳一下子脸色就变了。

    按照道理来说,她应该站在鹿一凡这边的。

    可是鹿一凡只是个打工的,一个月后就要去上大学了。

    而香水乐队却是长期为为自己酒吧吸引客人,驻场演唱的。

    若是放在生意人的角度上来看,肯定是开除鹿一凡比较好。

    但是要真这么做了,别人会怎么看她朱艳?

    为难的神色在朱艳脸上展漏无疑。

    鹿一凡心下叹了口气道:“艳姐,你别为难了,遇到这种卑鄙小人,也算我倒霉。行,我走就是了。”

    走就走,等你们下班以后,看老子不打断你们的狗腿!

    心里这么想着,身边却是响起了一个声音:“不就是驻场歌手吗?一凡,你就安心在这儿呆着,这事我搞定就是了。”

    说话的,是那位有些微醺的,脸上还挂着泪痕的少妇。

    只见这少妇拿出电话,播出一个号码,说了几句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等会儿吧,驻场歌手一会儿就能过来。”白岚风轻云淡的说道。

    吴家豪不屑的轻笑道:“这大半夜的,你以为驻场歌手是大白菜啊?你想让人来就能来!”

    白岚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江东了,这是我对你最后一次忠告。”

    得罪了自己的恩人,还出口威胁自己恩人,白岚岂能饶了吴家豪!

    吴家豪听了白岚的话,简直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样。

    不让老子在江东混了?

    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

    大言不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