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这门亲事,我不同意!
    “你能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吗?我有点儿渗得慌。”鹿一凡道。

    “是是是,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云水寒讨好的笑道。

    “你放心好了,既然做了我徒弟,我也不会亏待你。你目前只能练成真气,利用真气洗练筋肉,血髓。

    等什么时候,你能将丹田内的真气压缩成实质化的真元,那时你才算真正的修有小成。

    若是再进一步,将真元压缩成金丹,元婴等等,甚至可飞天遁地,一日千里,显化各种神通!”鹿一凡道。

    云水寒当下听的彻底傻眼了。

    他以为化境已经属于修士的顶尖水平了,但听鹿一凡的口气,好像化境连修行的入门都没有入门!

    至尊境也只是修有小成!

    这……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要是真按照鹿一凡所说,修炼到最高境界,岂不是永生不死,白日飞仙了?

    这如何不让云水寒听的目瞪口呆,彻底傻眼?

    “那……师父您见过那种拥有大神通的人物吗?”云水寒吞了口口水,问道。

    鹿一凡闻言,拿出手机,给云水寒看了一眼玉帝幻化成的昏君时的照片,然后道:“看见这家伙了没?这家伙就是我说的那种拥有大神通的人物。”

    云水寒看着那张有点儿杀马特造型的小年轻照片,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什么高手。

    看了一眼时间,鹿一凡道:“好了,关于修炼的事情,今天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有时间我再教你点修行之法,这是我的微信和电话。”

    “好好,正好我刚刚突破,修为不稳,需要立刻修炼稳固修为,就不打扰师父您了。”云水寒连连点头,然后把鹿一凡的微信和电话记了下来。

    转身向别墅走去还没两步,云水寒就又追了上来,再次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问道:“这个,师父,能不能冒昧的问一句,您现在究竟修炼到何种地步了?

    如果您不方便说,那就当我没问!”

    有神仙给自己做后盾,鹿一凡才不怕有人敢对自己起非分之想呢!

    “比至尊境更高一个境界,马上就要凝练金丹了。”鹿一凡轻描淡写的说道。

    但是这句话却如炸雷一般,在云水寒耳中炸了!

    比至尊境还要高一个境界!!!

    天哪!

    那岂不是无敌了!

    若是让他凝练金丹成功,那又将是怎样可怕的一个程度?

    云水寒就这样傻傻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猛的回过神来,不过此时鹿一凡已经走远了。

    回到别墅,鹿一凡见唐梦瑶的眼睛红红的,便问道:“怎么样了?”

    唐梦瑶摇摇头道:“突发脑溢血,大夫说得作开颅手术才能治疗,但是爷爷年纪大了恐怕受不了这么大型的手术。

    所以……只能采取保守治疗的手段……”

    说着,唐梦瑶再次趴在鹿一凡身上哭了起来。

    “一凡,你说,我爷爷会不会死啊?”

    鹿一凡轻轻抚摸着唐梦瑶的美背,柔声安慰道:“不会的,有我在,你爷爷就不会死。”

    “臭小子,放开我未婚妻!”云天见鹿一凡和唐梦瑶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不禁愤怒的吼道。

    鹿一凡冷笑了下道:“你的未婚妻?谁答应的?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是我同意这门亲事的。”一个和唐国强长相相似,但给人一种阴狠感觉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说道。

    不用问,他肯定是唐梦瑶的二叔唐国立。

    “你是哪儿来的野小子?居然敢来我唐家撒野!”唐国立冷哼一声道。

    鹿一凡瞪了唐国立一眼,眼神间金光一闪,如刀似剑,剜的唐国立竟不敢与之对视!

    “要不是看在你是梦瑶长辈的份上,老子早一巴掌扇你脸上了!一句话,这门亲事作罢,我不同意!”鹿一凡冷冷道。

    “哈哈哈哈,笑话!你区区一个普通人凭什么不同意?”云天忍不住开口笑道。

    “哦?那你又比我强在哪里呢?”鹿一凡淡淡道。

    “我?我一年前就考上了常青藤大学,如今已经拥有了金融硕士的头衔。

    云家旗下许多企业都在我的管理下,利润翻番!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是云家指定的下一任家主,身份尊贵!

    你又凭什么跟我比?”云天说完,骄傲的一挺胸道。

    还别说,这个云天智商高、帅气、功夫强、又多金,江东不知道多少美女疯狂的迷恋他。

    然而这些在鹿一凡眼中屁都不算。

    你特么下过地狱吗?

    老子下过!

    你特么见过玉帝吗?

    老子见过!

    你特么能抢神仙的红包吗?

    老子能抢!

    “哦……梦瑶倒追我,我没同意。”鹿一凡淡淡的回复了一句让云天气吐血的话。

    谁都知道他苦追唐梦瑶三年,人家连甩都没甩过他!

    现在鹿一凡拿这点来挖苦他,简直不要太讽刺了!

    “你……有种和我比试比试!!!”云天愤怒到了极点,脸色憋的通红。

    欺人太甚了!

    叔可忍,婶也不忍了!

    “行啊,怎么打,在哪儿打,你说吧!”鹿一凡淡淡的笑着道。

    云天一听马上就怂了。

    刚刚和鹿一凡那一番交手,云天就知道这货的修为绝对在自己之上,和他打架,那特么不是找死吗?

    此时唐国立有心为云天找回场子,便开口道:“打架是野蛮人干的事情,梦瑶的未婚夫怎么能做那种事呢?

    不如这样吧,我家后院有一片高尔夫球场,你们就比试比试打高尔夫球吧!”

    唐国立刚说完,云天便眼前一亮。

    高尔夫这种运动,乃是贵族运动,普通人家很少有接触的,即便是有过接触,也不可能像他这样能天天玩,还有各种名贵的球杆。

    唐梦瑶使劲摇头道:“不公平!一凡从小家里就穷,连碰都没碰过高尔夫,怎么能比这个?”

    “梦瑶,你觉得要想做你的丈夫,能连高尔夫这种基本的上层人物交往的运动都不会吗?”唐国立笑道。

    “就是就是,那个什么一凡,你敢和我比打高尔夫吗?”云天的气焰再次嚣张了起来。

    “一凡不要理他!”唐梦瑶说着,拉着鹿一凡就要走。

    但是鹿一凡嘴角微翘,并没有动弹,而是轻轻吐出一句话:“要是我赢了,这门婚事能作罢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