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8.第378章 飞鸟与鱼(第六更)
    “媚眼害羞合,丹唇逐笑开。   w w w . v o d t w . c o m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



    吟诵完之后,吴悦海挑衅的看了一眼鹿一凡,那样子好像他已经赢了似的。



    “好诗啊!将菲菲的容貌比喻成各种风景和事物,真是绝了!”



    “三分钟就做成这等诗词来,吴悦海不愧是绝世天才!”



    “鹿一凡这小子要悲剧了!”



    “是啊,跟人家吴悦海比诗词的时候,他已经注定是个悲剧了。”



    ……



    在场的人都是上流人士,对于古诗词都有一定的研究。



    自然听得出吴悦海这段诗词有多么高的难度。



    很多人同情的看着鹿一凡,等待着他认输。



    然而,鹿一凡依旧是那淡淡的笑容。



    双手背负在后,鹿一凡闭上眼,轻笑道:“只是简单的把菲菲的容貌比如成景物和事物而已,这也太俗了吧!



    你听好我的!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声音似空谷回音,清亮幽静。



    待到鹿一凡轻吟完毕,他的诗句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云朵想与刘菲菲的衣裳媲美,花儿想与刘菲菲的容貌比妍!第一句简直绝了!一下子就将菲菲的容貌极言了出来!”



    “一个‘想’字用的真是巧妙而富有张力!用拟人、夸张和想像等艺术表现手法侧面摹写出菲菲的亮丽容颜和高贵身份。此子诗词方面功力之深厚,闻所未闻啊!”



    “比起吴悦海那简单的比喻,这段诗显得更加巧妙有内涵啊!”



    “想不到啊,这个鹿一凡居然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才华!”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连不看好鹿一凡的刘军都瞪大了眼珠子看着他。



    尼玛!



    这小子真的会作诗啊!



    “你……”吴悦海像是看到鬼了一般看着鹿一凡,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事实上,身为太阳级诗人的吴悦海自然能的出鹿一凡这首古诗的底蕴有多么的恐怖。



    哪怕就是他的爷爷,恐怕也不可能做得出如此美妙的诗句来!



    没想到鹿一凡却张口就说出来了!



    “你什么你?难道你还想睁眼说瞎话说我的诗比不上你的吗?”鹿一凡嘲讽的意味更加明显了。



    “瞎猫碰上死耗子,哼。”吴悦海脸色一变,冷哼一声,算是承认自己输了。



    “一凡,我爱你,你太厉害了!”刘菲菲激动的不得了,甚至身上都流出香汗了。



    太尼玛厉害了,不愧是凡语老师本尊,他的才华简直优秀到了让人不敢相信的地步。



    “不行,我得把刚刚那首诗给记下来。这是他送给我的。”这么想着,刘菲菲美滋滋的掏出手机,将刚刚鹿一凡吟诵的诗词给记在了记事本上。



    “这个鹿一凡到底是什么人呢?”



    “太夸张了,三分钟就把吴悦海打败了,简直是妖孽!”



    “我也觉得是,简直无敌了!怪不得菲菲会被他给迷住。”



    “抛下成见,这个鹿一凡确实长得帅呆了,我要是女人,我都想嫁给他!”



    ……



    激动的议论声,让鹿一凡如同耀眼的皓阳一般被衬托了出来。



    吴悦海听到这些议论声,脸色更加阴沉了。



    “这次换你先来!”吴悦海深吸一口气,怒道。



    “以为谁先来谁就会输吗?”



    言罢,鹿一凡嘲弄的笑了笑,想也不想直接开口吟诵道: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星星没有交汇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这几句诗一出,空气静了,气氛也静了。



    人们味着鹿一凡的这几句诗词,如痴如醉。



    到了最后一段时,鹿一凡可以压低了声音,用他那如天籁般的嗓音悠悠道: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飞鸟与鱼的距离,一个翱翔天际,一个……却深潜海底。”



    最远的距离?



    飞鸟与鱼?



    这种对于爱情的诠释,完全触碰到了在场众人心中那片最柔软的地方。



    一首诗真是完全震住了所有人!



    那是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震撼,很难用语言形容。



    甚至刘菲菲情不自禁的抱着手,痴迷的望着鹿一凡喃喃道:“好美的诗,好美的人啊!这首诗叫什么?”



    鹿一凡轻轻一笑道:“这首诗叫《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也叫《飞鸟与鱼。或许在别人的眼中,我们就是那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飞鸟和鱼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心中一疼。



    所有人看鹿一凡时,目光都变得柔和了下来。



    他能有感而发,做出这等浪漫的诗词来,任谁也再不会看不起鹿一凡了。



    “呜呜呜……”



    刘菲菲再也忍不住,被感动的哭了起来。



    我和你的最大对比,鱼和飞鸟最远的距离……



    鹿一凡,我怎么会遇见你了呢?



    刘菲菲放佛梦呓般的喃喃道:“一见凡语误终身……”



    “来海少,该你了。让我听听,你的现代诗能比我好多少吧!”鹿一凡嘲弄的笑着道。



    吴悦海简直要骂人了!



    去你妹的,你都做出这等惊天地泣鬼神的诗了,还让老子做你妹的诗啊!



    还嫌老子丢人不够吗?!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