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8.第398章 来个能打的!
    在场的诸位大佬都微微皱眉。



    修罗这个词,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叫的。



    他在佛教中是六道之一,是欲界天的大力神或是半神半人的大力神。阿修罗易怒好斗,骁勇善战,曾多次与提婆神恶战,也经常与帝释天争斗不休。



    所以能被准为修罗的人,绝对是岛国武士中享有最高荣耀的人!



    而且这位岛国武士手中的武士刀,不出则已,一出就快若奔雷闪电!



    剑气如九天之上的银河倾泻而下,攻势如潮,残影不断。



    放佛有十几个他,同时在持刀攻击一般!



    无愧修罗这个称呼!



    “郭师傅怕是要输啊!”



    “是啊,这小鬼子有点儿厉害啊!”



    “也不一定,说不定郭师傅还有杀手锏没用呢?”



    悬崖上的众人很多已经面如土色,心情极为不爽。



    所有人都憋着一口气,希望郭师傅能拿出杀手锏一举拿下这鬼子!



    然而只有在钢铁擂台上的郭师傅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是有多被动。



    他现在的精神高度集中,鹰爪功已经超常发挥到了平时的两三倍!



    饶是如此,那漫天的剑气仍不断在他身上切割着伤痕。



    “鹿大师,您觉得这局谁能赢?”白景脸色难看的问道。



    鹿一凡摇摇头道:“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郭师傅现在只守不攻,所谓久守必失,他输,只是早晚的事。



    倒不如让他现在就认输,省的浪费时间。”



    白景闻言,轻叹一口气,苦笑道:“没想到第一场就输了。罢了,我去跟刘将军说一声,让他宣布结束这场比试吧。”



    说着,白景就往刚刚使用轻功飞回悬崖的刘震撼那里走去。



    刘震撼听后,运转真气,大声吼道:“白家认……”



    话还没落,那岛国武士突然眼睛一眯,在一口气的时间内,连续挥出三百六十七道剑气!



    之后,他将武士刀收了起来。



    悬崖上的众人还在疑惑,怎么突然之间,这冲田总司就收手了?



    郭师傅也皱着眉头,刚刚这小鬼子划出那么多剑气是要干什么?



    刘震撼却脸上带着愠怒,瞪着擂台上的冲田总司。



    而鹿一凡也轻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白景的肩膀道:“给郭师傅准备后事吧。”



    “嗯?郭师傅不是好好的……呃?!”



    白景瞠目结舌的望向钢铁擂台,只见郭师傅的肢体,突然分解成了数百块血肉!



    在临死前,郭师傅的眼神一直都带着疑惑,根本没弄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



    “传闻若刀剑快到一定程度,连细胞都可以隐瞒过,让已经死去的细胞,以为自己还活着。这个修炼剑身,当真是恐怖如斯啊!”刘震撼既怒且惊的说道。



    悬崖上的众人不禁脊背发寒。



    这冲田总司居然在短短一瞬间,将郭师傅给切割成了数百块,而且还没让郭师傅知道!



    这恐怖的剑术,谁人能敌?



    冲田总司再次拔出武士刀,指着悬崖上的众人,大喝道:“来个能打的!”



    来个能打的!



    何等嚣张的态度!



    在华夏国的土地上,区区一个鬼子居然如此嚣张,所有人都震怒了!



    只有吴天昊嘿嘿的直笑,看着白景道:“白老爷子,这场我赢了吧?”



    “哼,愿赌服输,时候吧,你要我白家的那块地盘?”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临海的渔人码头和渔人码头往西方圆二十里的地方,全归我吴天昊所有!那里的运输、房地产和买卖,从此与你白家无关!”吴天昊得意的笑道。



    白景闻言,面色铁青,却只能点头硬生生挤出一个字:“好!”



    那渔人码头可是江东海运的重点区域!



    附近的房地产、夜总会和赌场更是他白家的主要来源地!



    失去了那块地盘,白家最少每年要少赚数十亿的纯利润!



    这当真是在白家的身上割了一大块肉,割的白家是鲜血淋漓啊!



    不一会儿,擂台上又打了起来。



    这冲田总司连胜诸多大佬请来的高手,为吴天昊赢得了许多地盘。



    “有谁要上去挑战这冲田总司吗?”刘震撼忍着心中的怒意,转身问道在场的众人。



    然而,见到这冲田总司如此恐怖,所有上台的高手全被他切割成了肉块,再也没有人敢吱声了。



    “我李家退出内场比试!”



    “王家也退出!”



    “罗家也不打了!”



    “我们赵家也不比了,这根本就是在送死!”



    诸多家族纷纷退出,吴天昊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如今只剩江东四大家族的叶家和白家了,如果再赢了这两家,那他吴天昊岂不是江东霸主了!



    想想自己能从一个小市一举翻身成省会霸主,吴天昊就感觉心中热血澎湃!



    “鹿大师,看来是轮到你上场了。”白景微微皱眉道。



    鹿一凡点了点头,刚要登场,这时,悬崖上突然传来一个不屑的声音:



    “啧啧,咱们江东的大佬们是怎么了?让个区区鬼子在这如此横行霸道,斩杀同胞,你们真是丢人啊!”



    大家纷纷看过去,只见叶向东悠哉悠哉的坐在太师椅上,端着一碗茶水,轻轻的着,满脸的不屑。



    吴天昊闻言大怒,冷笑一声道:“怎么,叶家主不服?不服大可让你请来的高手上台比试!”



    一边说,他一边扫着叶向东的周围,然后面露鄙夷道:“你就带了两个老弱病残来参赛?哈哈哈,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其他大佬闻言,也望向了叶向东。



    只见除了几个黑衣保镖外,叶向东的身旁就只坐着两位风烛残年的老者。



    其中一个老者披着黑袍,干枯的手臂露在外面,看上去好似骷髅,甚是是骇人。



    另外一位,则满头白发,白须迎风飘扬,虽说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但是年龄确实有点儿大。



    这时,叶向东冷冷一笑道:“吴天昊,你敢这么侮辱陈长老,简直是找死!也罢,陈长老,你就出手教训教训那个小鬼子吧!”



    言罢,身边的白须老者轻轻一跃已然飞向了悬崖。



    鹿一凡眼睛突然一亮,嘴角微翘道:“化境大圆满么?有点儿意思。”



    本来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