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4.第434章 一篇《师说》震全场
    鹿一凡笑着反问道:“你怎知弟子必定不如师?谁规定的老师一定比弟子贤能?你以为你就能比我们在座的各位学生样样都强吗?

    扯几把淡吧!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这是什么?

    古文言文?

    这段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窗外的河子和释永义更是激动的浑身发抖。

    鹿一凡一句话便道出了“师”的真谛!

    盯着这汉语文学界的大牛,鹿一凡一字一句冷声道:“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

    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无论年龄大小,只要懂的比我多,那就是我的老师!

    我只是向人学习道理而已,哪特么管人家年龄的大小!

    你以为你潘建平比老子年龄大,就必定懂得多?

    呵呵,滑天下之大稽!

    说到这里,鹿一凡不断冷笑了起来,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每一句都在嘲讽潘建平。

    “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

    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

    这一瞬间,全场都安静了。

    就连来看热闹的张一博都开始反复咀嚼鹿一凡这字字诛心的名言警句,思考着自己做老师的那些年,有没有做过什么愚蠢的事。

    “三人行,必有我师!”

    这一句一出,河子身子猛的一颤!

    眼睛猛的瞪的老大,看着鹿一凡,如同看着什么怪物一般!

    三人行,必有我师!

    卧槽!

    什么叫至理名言?

    这特么就是真正的至理名言!

    可以流传千古的至理名言啊!

    “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你以为你当老师就一定牛逼了?

    放你的屁!

    你不过是先学习了一些知识罢了!

    牛逼个什么劲啊!

    最终,鹿一凡指着潘建平的鼻子笑骂道:“你不识人才,骄傲自负,妄为人师!叫你一声老师,是我的耻辱!”

    一篇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的《师说》,鹿一凡把这个想用才学来羞辱自己的潘建平给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学生们听的是热血沸腾,直接炸了锅了!

    “说的好!”

    “连自己的学生都不如,还配做什么老师?”

    “靠着自己的身份背景羞辱自己学生,垃圾!”

    “呸,以后再也不来上你的课了!”

    “支持凡哥,凡哥牛逼!”

    潘建平被学生们骂的那叫一个满脸通红。

    他正要反驳,却见河子和释永义推门走了进来。

    潘建平见到二人先是一愣,然后马上毕恭毕敬的上前去问好道:“河老师,释永义大师,二位好。”

    这二位可是文学界的大佬!

    他潘建平可以不甩张一博,但是万万不敢得罪这二位!

    这两位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在文学界没得混,以后哪所学校都不敢再要他。

    见到河子满脸笑容,激动的伸出手,潘建平心里不禁一喜。

    看来自己的才学过人,把这位大诗人都感动了!

    可当他伸出手就要握到河子的手时,河子却与他擦肩而过!

    嗯?

    什么情况?

    潘建平惊愕的一回头。

    看到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只见河子满脸堆笑的握住鹿一凡的手,感慨的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鹿一凡同学,你刚刚说的简直是字字珠玑!

    让鄙人既佩服,又惭愧啊!”

    卧槽!

    堂堂大诗人河子居然如此卑微的主动去握一个学生的手,还说佩服他!

    这特么是天方夜谭吗?

    我是在做梦吗?

    “阿弥陀佛。”

    就在此时,释永义也走上前去,竟然主动双手合十,给鹿一凡鞠了一躬!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鹿大师此言如醍醐灌顶,发人深省,令老衲顿时茅塞顿开,感激不尽。”

    夭寿啦!

    有“佛子”之称的释永义,居然向鹿一凡鞠躬道谢!

    这要是被文学界的大佬看到,非吓出心脏病来不可!

    两位文学界的大佬居然会如此对待一个学生!

    不但潘建平感觉三观尽毁,连认识二位的学生们都一个个的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了。

    鹿一凡赶忙谦虚道:“二位大师不必如此客气。今天小子不过是气不过这孙子以大欺小,以势压人,才口出狂言。

    希望二位莫要怪罪。”

    河子闻言,怒瞪了潘建平一眼道:“就这样品行的人,还做什么老师啊!早点滚出文学界!”

    释永义附和道:“虽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但如此品行之人来教学,实乃误人子弟,今日老衲建议,将其逐出教育界,再也不能回来!”

    “河老师,释永义大师,我……”

    潘建平那叫一个憋屈啊!

    甚至他都想哭了!

    老子招你们了吗?

    我不过是教训教训自己学生,你们用得着跟死了亲爹一样这么对我吗?

    张一博点了点头道:“我觉得二位老师说得对,潘教授,你不适合在江大教书,下午就去财务室领工资走人吧。”

    闻言,潘建平终于忍受不了,崩溃的当场哭了出来。

    李辉不禁止不住的晃着脑袋道:“牛逼!太牛逼了!得罪凡哥,就是教授也没好下场!”

    “这可不是因为得罪凡哥,咱们凡哥那是靠真本事打动了二位大师!”周龙反驳道。

    “我的男人,当然牛逼了!”唐梦瑶骄傲的说道。

    然而这时,却听河子亲切的握住鹿一凡的手,开始嘘寒问暖,时不时的打听他家里有什么人,家庭状况如何。

    俨然是一副人口普查的模样。

    “我说,河老师,您这是警察局调研吗?用得着问这么详细吗?”鹿一凡哭笑不得道。

    “哎,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当然得问得清楚点了!”河子笑着说道。

    就在这时,一个惊愕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爷爷!你……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