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0.第600章 白岚的爱
    回到房间后,鹿一凡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三十个兔女郎全部红果果的或是躺着,或是坐着,全都眼神迷离的望着鹿一凡,有的还相互之间有互动。



    这副靡乱的场景,让鹿一凡不禁联想起了岛国的某些超多人的小片片。



    白岚穿着性感的内衣,走到一个白皮肤美女面前,抓着她那巨大的玉兔笑着道:“如何?一凡,岚姐给你挑的美女,你还满意吗?”



    鹿一凡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在这些美女的胸全都摸了个遍。



    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憋的爆炸了。



    他喘着粗气,将一个白皮肤的性感美女压在身下,正想要进行不可描述的事情时,突然鹿一凡停了下来。



    “怎么了?”白岚诧异道。



    鹿一凡叹了口气道:“对不起岚姐,我果然还是办不到。



    这些女人是漂亮,身材也个个性感的让任何男人都难以拒绝。



    而且实话实说,我也非常想挨个把她们艹一个遍!



    但那只是生理的欲~望罢了,我觉得那样做,会让我觉得内心愧疚。”



    说着,鹿一凡挥挥手,对着整个房间内的兔女郎道:“你们都走吧,岚姐你跟金美妍留下来行了。”



    兔女郎们极为不情愿的穿罩罩,拿起性感的内裤,戴着兔耳朵离开了。



    之后,鹿一凡一把将白岚推到在床,狠狠做起来那不可描述之事。



    “一……一凡……不要那么猛……岚姐……岚姐受不了……”白岚娇喘着哼哼道。



    鹿一凡伸出手,狠狠在白岚丰满的屁屁抽打了几下,戏谑的说道:“身为我老婆,你居然让那么多女人来我!



    说!



    你该当何罪!!”



    白岚俏脸一红,哼哼道:“老……嗯……老公……人家错了!我……我才不想看到你和那群女人做呢!可我不是怕你……嗯……被我满足不了么……”



    鹿一凡轻笑着,温柔的撩开白岚耳边的秀发道:“老婆啊,你认为爱只有性吗?



    凭什么只有你为了满足我而忍受疼痛和折磨,不能我为了你忍住下半身的需求?



    再说了,你要是觉得自己不行了,不是还有手和嘴巴吗?



    怎么不能满足我了?



    爱是相互的,不是单方面付出的。”



    白岚闻言,眼流出了感动的泪水,抱着鹿一凡的宽厚的背部,哭着道:“老公,我不想看到你和那群陌生的女人做!



    我只想你和我做!



    我这样……是不是太自私来了?”



    鹿一凡抚摸着白岚的美背,安慰道:“不是你自私,其实是我太花心了。



    岚姐,委屈你了,你一个白家的大小姐,还是白氏集团的总裁却要和别的女人分享我的爱。我……”



    还未说完,白岚一口吻住了鹿一凡的嘴巴,疯狂的和他亲了起来。



    “老公,只要你心里有我,那够了!今晚,请让我自己一个人尽情的霸占、享用你吧!”白岚说着,顺着鹿一凡的脖子一路吻到了他的双腿间。



    白岚是大家族出身。



    她见过太多太多,大家族的族长或者长老娶了十几二十几房姨太太还不满足的。



    也见惯了太多女人被玩腻了之后被嫌弃和扔掉的。



    既然选择了跟鹿一凡,她其实已经做好有这种被抛弃或者打入冷宫的心理准备了。



    可没想到,鹿一凡却是个痴情的种子,不但对女性极其的尊重,哪怕他身居高位,成为了江东之主,仍然对那些喜欢的女孩子先坦白自己有女朋友的事实,然后才问人家愿不愿意跟自己。



    如今,那么多性感的兔女郎摆在他面前,甚至他都憋的快要爆炸了,可他硬是忍住并赶走了那些兔女郎,反而还对自己说了那么一番话。



    白岚觉得,这辈子跟了鹿一凡是她最为明智的一件事。



    想到这,白岚坐在鹿一凡身动的也更加卖力了。



    鹿一凡突然心凸显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于是他对白岚道:“岚姐,你介意我用分身术吗?”



    白岚一愣,然后红着脸道:“一个我还撑不住呢,你还想来几个啊?不过……你要是想的话……岚姐今晚奉陪到底!”



    “哈哈哈,爽!放心吧岚姐,我不是畜生,适可而止的道理,我是明白的!”



    言罢,鹿一凡拿出分身毫毛,分出了三个分身,学着岛国的小片片,开始和白岚做起了那不可描述的事情来。



    三个分身,加本体,四份快感同时涌入鹿一凡的脑海内,他感觉自己简直要飞起来了!



    这一夜,他和白岚的感情又增进了很多,两人之间的默契也随着灵与肉的结合,更加深厚了。



    ……



    ……



    江东石家。



    石破天看着被挖眼、割舌头的石建仁,身躯因为震怒而不停的哆嗦着。



    砰!



    他一把拍掉了太师椅的把手,余下的太师椅把手部分也被他的手掌抓的绞成了一坨。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了!!!”石破天愤怒道,“那白家的真正主人鹿一凡,坑我钱财,骗我赌场也罢了!



    居然还动手废了我石家二当家,杀了神灭大师!



    这简直是无法无天,罪大恶极!”



    石云帆立刻附和道:“爸,这鹿一凡之前和咱石家作对。



    我看一个女学生,人家都爱我爱的要死要活了,这家伙非要横刀夺爱,把人姑娘给抢走用了强。



    之后他看我干化妆行业做的不错,用卑鄙的手段制作络节目诬陷咱们石家的化妆质量,结果导致了石家化妆行业的破产。



    现在他居然找到澳城去,端掉了咱们石家最大的收入来源!



    这简直是不想给咱们石家活路了啊爸!”



    其实若是平时的话,了解自己儿子是个什么货色的石破天对于石云帆的话,只会听一半。



    可是如今情况不同了。



    连老窝都被人家给端掉了,他选择了完全相信石云帆。



    “鹿一凡!你到底与我石家有和深仇大恨!竟然能心狠手辣到这种地步,要自我石家于死地!



    好!



    你想搞死我们石家是吧!那老子拼尽一切跟你干!



    来人,传令下去!去三清道观请神罚观主和神光大长老!”



    本来自  http:///html/book/38/38786/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