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2.第602章 鸿门宴
    丁丁刚一掏出来,这猴儿蜜桃树做出来了一件让鹿一凡和鹿爸爸瞠目结舌的事情来。



    只见它竟然颤抖着身躯,把自己的根拔了出来,然后像个女孩子提裙子一样,提着自己的根须往远处挪了好几米。



    “擦嘞!这树特么成精了啊!”鹿一凡握着自己的丁丁,瞠目结舌道。



    接着,鹿一凡又开始种余下的种子。



    烈火葡萄种下之后,一串燃烧着烈火的藤蔓蜿蜒开来。



    雷鸣雪梨种下之后,一颗爬满了丝丝电蛇雷光的果树拔地而起。



    鼓风橙子种下之后,鹿一凡感觉自家后院不断有飓风涌动。



    鹿一凡和鹿爸爸两人热火朝天的干到了下午五点钟时,所有的种子终于被种完了。



    因为天河泉水和仙灵肥料的缘由,这些种子大概一个月后能收获第一批果实了。



    这时,鹿一凡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白岚打来的。



    “喂,岚姐,这两天都没和我睡觉,有没有想我呀?”鹿一凡色色的说道。



    “想!怎么不想啊!人家现在都不敢抱着妞妞睡了,晚做梦下面都是湿的……”白岚声音带着娇喘的回道。



    “嘻嘻,岚姐你可真色!要是让其他人知道咱们的冰山美女总裁居然如此的好色,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被惊掉大牙!”鹿一凡嘿嘿的笑道。



    在外人眼里,白岚可是实打实的女企业家,精英丽人,气质冷艳高贵,拒绝了无数富豪的冰山美女总裁!



    是那种高不可攀,一辈子都不可企及的高贵女人!



    然而别人眼里的女神,在鹿一凡面前,却乖巧的如同一只小猫一样,甚至连再污的姿势都愿意为鹿一凡尝试。



    “你别撩人家了……再撩我今晚又要用震动棒解决生理问题了……”白岚身躯滚烫的说道。



    接着,她又用非常认真的语气说道:“一凡,你最近要小心了。我打听到了一个重要情报。”



    “什么情报?”鹿一凡好道。



    “石家人为了报复你,已经耗尽所有资产,请三清道观的大长老神光和观主神罚出动了。”白岚说道。



    “三清道观?神罚和神光?呵呵,他们最好别来惹我,否则,我不介意像灭掉神通和神灭一样,灭掉他们!”鹿一凡冷冷道。



    “你这家伙,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白岚摇摇头,道:“



    我爸告诉我,这神罚观主在他们武林人看来,那是如同玉皇大帝一样的存在!



    他翻手可布下让千人瞬间魂飞魄散的大阵,覆手可召唤无数恐怖的妖兽大军!



    那神光虽神罚弱,不过想来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我提前告诉你,是让你有所准备,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免得吃亏的是你。”



    鹿一凡哈哈大笑道:“玉皇大帝般的存在?



    岚姐,若我告诉你,玉帝陪我玩过游戏,还被我忽悠的喊麦唱歌,你信吗?”



    “你又胡说八道了!我没跟你开玩笑,这次情况真的很严重!闹不好你会有生命危险的!”白岚嗔道。



    “岚姐,我没跟你开玩笑。玉帝真跟我拜过把子,一起打过游戏。



    那货lol打的菜的一b,还是我开外挂……”



    “一凡!岚姐是在跟你认真说事情,你不要这样好吗?我真的不想你受到任何一点点的伤害!”



    鹿一凡闻言,琢磨着突然说自己跟玉帝认识,还和他打过游戏,这是个人都不会相信。



    于是只好点头安慰白岚道:“放心吧,吃亏的事,我从来不做。”



    说实话,三清道观,他从来没放在眼里!



    他的师尊,乃是真正的三清之一!



    这凡间的三清弟子又算个屁!



    神罚和神光着俩老道士最好别来惹他,否则,嘿嘿,绝对把这俩孙子打得他爹妈都不认识!



    晚八点钟左右。



    鹿一凡正在跟家人一起开开心心的看综艺节目。



    突然,一道燃烧着的箭穿破玻璃射入了他的家里。



    鹿一凡手做龙爪状,随手一吸,那支箭便被他抓在了手里。



    随手一抹,那支箭的火便熄灭了。



    “什么人!竟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鹿一凡愤怒的吼道。



    敢把这么危险的东西往他家里射,这已经触及到了鹿一凡的底线!



    “早听闻过鹿大师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外面有一声音带着一丝惊讶的说道。



    “给老子死过来!”



    鹿一凡双手对准声音的来源,狠狠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变得如同蛤蟆一样臌胀了起来。



    而一个身影砰的一下子撞破玻璃,飞着被鹿一凡吸了过来。



    精准无的掐着那身影的脖子,那人被鹿一凡这神鬼莫测的实力吓得裤裆都湿了,一股骚臭的液体直接流了出来。



    “到底是什么人在这装神弄鬼!不说直接拧断你的脖子!”鹿一凡恶狠狠道。



    “别!鹿大师!我只是个来送信的!您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那人吓得脸色惨白的跪在地道。



    “什么信?”鹿一凡淡淡问道。



    “明日石大少爷邀您去松鹤楼一聚,说是要跟您讲和道歉。”那人颤抖的说道。



    来人是三清道观的一名护法,实力已经达到假丹期了。



    在三清道观可以用一人之下万人之来形容。



    平时哪怕是白景或者唐建军这样的大家族族长见了他,都要规规矩矩的讲一声长老!



    可现在,他在鹿一凡面前却怂的孙子还怂!



    眼前这青年太可怕了!



    眼神一凛,身的杀气弥漫,简直能让人心惊胆寒!



    他手的力度连他这假丹期的肉身连半分都承受不住!



    这鹿一凡到底是何方神圣?



    难不成他和观主一样,已经达到恐怖的金丹期了?



    一想到这,他感觉身躯恐惧的直哆嗦,一丢丢的傲气也不敢有了。



    “石云帆?他想和我讲和?呵呵,讲和有让送信的人往我家里射这种带有真元威力的箭矢的吗?”鹿一凡扭头等着此人道。



    “是……是小的不对!我只是想引起大师您的注意!大师您可千万别跟小的一般见识!”



    “嗯,口信我收到了。念在你初犯,断你双臂,废你修为,以儆效尤吧!”



    本来自  http:///html/book/38/38786/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