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老夫,鹿尼玛!速速跪下领死!
    “主人在闭关修炼的紧要关头,此时若被打扰,怕是道心不稳,有伤修为。”宮紫丽焦虑的说道。

    “鬼音,你与我前去拦住这家伙,务必要拖到主人出关为止。”

    言罢血尸王一声长啸,身后三对腐烂的肉翅展开,朝着天空中御剑飞行的老者冲去。

    鬼音则化为一团灰蒙蒙的雾气,婉转哀鸣的吟唱着带有精神攻击的歌谣。

    空中御剑飞行的哈门被突然攻击,只是稍稍一愣。

    下一刻,他望着鬼音和血尸王却是呵呵一笑道:“区区鬼修,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

    极!”

    老者对着血尸王一指,一道狂暴无比的阴阳剑气从其指尖发出,直接贯穿了血尸王的心脏,将其生生轰入了大地之中,在大地上轰出了一个大洞!

    而面对鬼音的精神攻击,哈门更是不屑一顾,只是轻轻一挥衣袖。

    那没有实体的精神攻击,竟被全部反弹到了鬼音的身上!

    打的她全身灰蒙蒙的雾气,瞬间少了一半!

    宮紫丽见状,心中大骇!

    这老者仅仅是一指,一挥袖,就将鬼音和血尸王这两个比自己实力高很多的鬼修给打成了重伤!

    其实力是何等的凶猛!

    哈门脚踏飞剑,从空中缓缓降落到血尸王身边,手指对着血尸王的脑门,催生出一道剑气,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傲然道:“说,鹿一凡在哪儿,我给你留一具全尸!”

    血尸王呸了一声,吐了一口血水在哈门的脸上,怒骂道:“若不是爷爷修为大损,哪轮得到你这小辈造次?”

    “放肆!!!”

    轰!!!

    哈门被吐了一脸血水,指尖一道剑气轰的血尸王脑袋如西瓜一般炸裂开来。

    这时哈门发现了宮紫丽,持剑飞到她面前,冷笑道:“看到他的下场了吗?

    如果你不说,你的下场将比他惨十倍!!!

    老夫有一门专门采阴的功法,把你的元阴采完之后,你不会死,却会变成又老又丑的老太婆,在世上苟延残喘!!”

    没有比让一个美女变成老太婆更可怕的威胁了!

    宮紫丽脸色微微一变,却毫不犹豫的怒骂道:“呸!要我出卖我的主人,你休想!”

    说完,宮紫丽学着血尸王,对着哈门狠狠的吐了一口痰。

    “冥顽不灵!!!我先采了你的元阴,再去找鹿一凡报仇!”

    言罢,哈门伸手一抓,宮紫丽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吸力将她的身子给吸了过去。

    哈门掐着宮紫丽的脖子,贪婪的在她的娇躯上扫射着,嘴上还啧啧道:“好苗子啊!

    居然身怀九尾狐的血脉,身体里还已经炼化出了兽火!

    哈哈哈,今天没有白来一趟!

    老夫吸收了你的元阴,起码能增加百年的修为!”

    说着,这哈门竟伸手就要去解开宮紫丽的衣服。

    咻!!!

    就在此时,一道血剑刺穿了哈门的肩膀,让他吃痛不已。

    顿时,哈门的一头白发披了下来,表情狰狞,犹如从地狱来的恶鬼一般。

    “狐狸主母,快跑!”

    恢复了一半脑袋的血尸王不惜再次用自己的精血救了宮紫丽。

    “跑?一个都跑不了!你们全都要死!!!”

    哈门催动手中的长剑,顿时,无数剑影冲天而起!

    那凌厉的剑气所到之处,摧毁着一切!

    哈门满头白发冲天而起,仰天狂笑。

    忽然,谷内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声。

    这长啸声扶摇而上,直入九天,声震四野!

    这方圆千里的鬼王谷,就连最外围的树叶都被震动的不断颤动,而哈门更是感觉头晕目眩,耳朵轰鸣。

    倒在地上的宮紫丽一人两鬼修,满面笑容:“主人出关了!”

    哈门被这庞大的气势惊得有些迟疑不定,对着谷内大声喊道:“鹿一凡,既然已经出关,何必装神弄鬼?”

    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在众人的脑海中响起:“是谁在打扰老夫的孙儿修炼?”

    声音刚一出来,哈门整个人如同被闪电劈中,惊骇的说道:“神……神识传音!而且还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所谓的神识传音,就是凝聚神念之后,将神念直接投射到别人心中。

    若是距离十余米或者几十米的话,哈门也不难做到这一步。

    可从这老者的声势来看,他分明是远在百里之外的谷底!

    距离这么远还能神识传音,怕是他们掌门都做不到!

    “这人倒地是谁,怎地有如此恐怖的修为?”

    心中正这般想着,却听轰的一声!

    在哈门前方的天空中,却见一位佝偻着身躯的老者,脚下踩着三灾阴风,左手托着三灾劫火,右手持着三灾劫雷,声势浩荡的从天而来!

    哈门见状吓得心脏差点从嘴里跳出来!

    三灾劫难,乃是天道劫难!

    而这老者竟能让天道劫难为己所用!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望着天空中左手劫火,右手劫雷,脚踏阴风的老者,恍惚间,哈门只觉如仙临尘,如神降世,如魔来袭!

    “阁下是什么人?”

    哈门的语气变得有些软了,不敢再像之前那般强硬。

    这尼玛三灾都能利用的人,谁敢怼啊!

    鹿一凡嘴角微翘,以45度角,仰望天空,淡淡道:“东街以西,尼玛第一!

    老夫乃是东街之主,鹿尼玛是也!”

    刚刚鹿尼玛提到了孙子,所以哈门猜测道:“您是……鹿一凡的孙子?”

    “不错。”顿了顿,鹿一凡把玩着手中的劫火和劫雷,俯视着哈门,淡淡道:“你来此地作甚?”

    哈门犹豫半天,感受到眼前这老者不过是金丹期大圆满境界,心下一狠,不再客气道:“你孙子打死了我太极宗的门人!

    又三番五次的与我哈家作对!

    我,太极宗二长老,哈家太上长老哈门,前来拿你孙儿项上人头!”

    却见鹿一凡悠然道:“所以,你是来送死的咯?”

    “你说什么?”哈门脸上的笑容一僵。

    “你若进谷就跪下磕头领死,我还可以给你哈家留一点血脉。

    可惜啊,你一进谷就如此放肆,我想给你哈家留点儿血脉都难咯!

    哎,哈家就要因你而灭族了,可惜,可惜啊!”鹿一凡把玩着手中的劫雷,淡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