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咏梅之诗小装一逼!
    可以说,现在这些个所谓的才子们,正在利用整个汉东诗词协会的力量,在跟鹿一凡一个人对抗!

    汉东诗词协会文豪众多,怎可能是鹿一凡一个人比得了的?

    河雯扫了一眼崔向红,发现她此刻正面露得意之色,知是她有意想让鹿一凡出糗。

    “死老娘们,真是阴险的很呢!”

    让这群才子才女用文豪们已经修改好的诗词来和鹿一凡现场做的诗词对抗,这还用比什么?

    傻子也知道结果是什么了啊!

    河雯银牙紧咬,愤恨的走到鹿一凡面前,一拉他的手臂,低声道:“别比了,这赛诗根本就不公平!”

    鹿一凡却按着河雯的娇嫩的小手,嘴角微翘道:“相信你的男人。”

    一句话,让原本觉得完全会输的河雯,缓缓的松开了手。

    鹿一凡这个人,就是有那么一种奇怪的魔力,让人对他的话,无比信服!

    就在这时,留着很短的头发,两片嘴唇很厚,背有一点点驼的梁逸峰,站起来笑着说:“我也来一首吧!”

    不过他一站起来,汉东诗词协会的学生们就有点色变了。

    原因无他,只因为……

    梁逸峰吟诵诗词的表情实在太过夸张了!

    可人家偏偏就是自信,根本不觉得自己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在作诗之前,梁逸峰还特地自信的笑着对鹿一凡说:“我有特别的朗诵技巧,我会在朗诵的时候,假装在四处看风景。”

    说完,他脸上露出了一种……

    一种痴(和谐)汉的表情!!

    像是四处寻找可以下手的美女一般,眼里还散发着喜悦!

    “天嫌雪苍白~~~~”

    他吟诵的速度相当慢,整个人在四处假装看风景中沉迷着……

    “信手绣梅花~~~~~”

    一个“花”字读出来,鹿一凡差点没昏过去。

    这货简直就像是在呻(和谐)吟!

    妈蛋,自己念个诗还能把自己念高(和谐)潮了啊?

    “来念冬日到,再与一处~~~~开~~~~~”

    梁逸峰朗诵完毕后,鹿一凡却有一种一刀捅死他的冲动。

    人家作诗要钱,这货作诗要命啊!

    “特别的朗诵技巧……果然够特别啊……”鹿一凡无语的说道。

    “哈哈哈,那是自然。我可是人送外号‘朗诵帝’!怎么样?你服不服?”梁逸峰得意的说道。

    鹿一凡简直服了这位朗诵帝了!

    尼玛,是什么样的脸皮,支持你丫这么自恋的啊?

    还怕了吗?

    你那“特别的朗诵技巧”表情,让人看完了简直都要怀疑人生了!

    “服服服,我上厕所几把都不扶,就服你行了吧?”鹿一凡无语道。

    不过对于这些人吟诵的诗词,鹿一凡其实在心里还是挺佩服的。

    这些个才子咏雪咏梅信手拈来,虽然还称不上什么传世之作,却已经能算得上是上等佳句了。

    “可惜啊,哥脑子里装着的是华夏五千年的文明,你们注定要被哥踩在脚下!”

    鹿一凡不知道,其实,这三首诗是汉东诗词协会的文豪们一起研究修改过的,自然是极为好的古诗了。

    鹿一凡点了点头说道:“人虽然傲了点,诗却确实是好诗。”

    沈景斌见鹿一凡像是教授一般的对他们的诗点头论足,不禁冷笑道:“轮到你了,快点做啊!我们可是张口就来,你还要思考多久?

    还是说,你根本就吟诵不出来!”

    见鹿一凡迟迟不肯开口,梁逸峰和陈好学二人也是面露鄙夷。

    才第一轮就如此,剩下的几轮还用比吗?

    不过河雯却见鹿一凡依然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纳闷了。

    鹿一凡怎么还不开口?

    他真的做不出来吗?

    鹿一凡看着底下的学生,笑着说道:“我做不出带梅字的诗……”

    “一凡……”

    听闻此言,河雯确实直挺挺的向后砸倒,差点晕过去。

    “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个胸无半点墨水的庸才!从你写的那些个小白文就能看出来!都是些什么垃圾东西啊!”沈景斌鄙夷的说道。

    看样子,他是认出鹿一凡就是凡人了。

    “做不出来就赶紧滚蛋,你多站在这里一秒,都是对我们这些才子才女的一种侮辱!”陈好学也厉声呵斥道。

    “像我这样既会作诗又会朗诵的人,可是万里无一的!你,还是回去多学几年,再来和我们赛诗吧!”梁逸峰自恋的说道。

    看着这三个还没等自己把话说完就开始起哄的人,鹿一凡无奈的摇头说道:“咏梅诗的最高境界,就是诗中无梅,意中有梅,难道你们连这都不懂吗?我做不出带梅字的诗,但我却能做出比你们更有意境的咏梅诗!”

    “别逗了,就是古代真正十年寒窗苦读的状元,也不敢说咏梅不带梅字,你丫一个学计算机的,居然如此大言不惭!”梁逸峰既好气又好笑道。

    鹿一凡手一挥,原地缓缓的踱了几步,看了一眼河雯,给她了一个自信的微笑,然后道:“万岭千山携白首,天赐胭脂轻抹腮。遥问竹兰春何在,玉骨冰肌暗香来。”

    “好!”

    这次却是一众才子才女发自肺腑的吆喝了起来。

    在场的皆是识货之人,顿时叫好声响成一片!

    河雯更是面色潮红的点头微笑说:“好诗啊!全诗中无一处梅字出现,却又是雪中咏梅。视角是由远及近,而且比喻用的相当不错。这第一轮,我觉得是鹿一凡赢了,崔老师,您没意见吧?”

    崔向红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但是她知道,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行赖皮之事,却是不可取的。

    这些才子才女都是汉东省各市的状元,谁做的好,谁做的差,大家当然心里清楚。

    崔向红跟死了妈似的,极不情愿道:“第一轮算你通过了。”

    第一轮赛诗之后,汉东诗词协会的学生们也都在底下悄悄的私语了起来。

    他们对于鹿一凡的看法,又好上了不少。

    毕竟他们虽然傲,但是对于有才的人,还是有好印象的。

    “不行,这小子鬼机灵耍的太多了,我必须得想办法让他出糗,否则,我这汉东诗词协会会长的面子往哪儿搁?”

    崔向红已经打心底认为自己是协会会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