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0章 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鹿一凡明知崔向红是在作弊,要他现场作诗,而诗词协会的学生却是用已经做好的作品,他却一点儿也不怕!

    没准备?

    他压根用不着准备!

    诗词歌赋?

    不是吹牛b,鹿一凡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李白?杜甫?还是李煜?

    一个个的大文豪都不在了!

    经典诗词都没有了,你们这些个诗词协会所谓的“文豪”、“大国学”就算牛逼,你能牛逼的过那些个古人吗?

    这时崔向红大声说道:“古代但凡是大诗人,大文豪,必定爱饮酒。那么第二轮,咱们便以‘酒’为题吧!”

    河雯听后,更加鄙视罗浩了。

    这题目又是去年饮酒赛诗会上的!

    他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还不是为了让沈景斌他们赢吗?

    是,古代的诗人和文豪确实爱饮酒,可特么现在的学生有几个爱喝酒的?

    就算是喝酒,也顶多是喝啤酒,人家文豪都是喝上好的白酒,谁见过喝啤酒作诗的?

    可不等河雯说话,梁逸峰便迫不及待的“假装四处看风景”,吟诵了起来:“对酒不觉眠,落花沾青衣。醉起看溪月,鸟还人亦稀。”

    陈好学也吟诵道:“欲摘礼花做新酒,江东烟波语不休。晓妆镜前听风起,半遮脸来是离愁。”

    陈好学刚一吟完,河雯的脸都气白了。

    这陈好学简直比崔向红还无耻!

    这首明显是闺怨的诗,意境比梁逸峰的那首强太多了。

    而这首诗,正是崔向红去年在饮酒赛诗会上做的,没想到陈好学稍作修改,居然当成自己的诗来用了!

    “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河雯咬牙切齿道。

    你拿去年已经精修过的诗来跟鹿一凡比,那鹿一凡能占到半点便宜就奇了怪了!

    河雯算是看出来了,这崔向红就是明着来阴鹿一凡的,脸皮厚到连掩饰都不带掩饰的!

    沈景斌微微一笑,也是自信的吟诵道:“

    茶亦醉人何须酒,书自香我何须花。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

    吟成白雪心如素,最到梅花香也清。

    昔日浣沙今日恨,玉人如许愿相亲。

    ”

    他的这首诗一出,就连还在生气的河雯也不禁大叫了一声“好”!

    论气势,论意境,沈景斌的诗实在比前两人的好太多太多了。

    明知道沈景斌是鹿一凡的对手,但是河雯依然不愿违背自己的爱才之心。

    对于沈景斌所做的这首诗,河雯实在是喜欢的紧!

    “好诗啊!”

    “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天哪,我居然听到了这堪比经典的诗词!”

    “沈公子这一首诗,怕是有全国诗词协会的水平了!”

    “这一轮,绝对是沈公子赢了!”

    沈景斌这一手,博了个满堂彩,甚至连作为对手的河雯,都为他叫好了。

    崔向红不禁得意冷笑,白了鹿一凡一样。

    那意思就是,小样,你还不死?

    等到大家都平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自然都又集中在了鹿一凡身上。

    这个人实在是让大家绝对有些深不可测,就好像什么都难不倒他似的。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能做出什么来。

    沈景斌心中自然也是自信满满,得意非凡。

    其实这首诗,是在一次赛诗大会上,一位已经去世的老文豪做的。

    因为没多少人听过,这货就无耻的将这首诗拿过来当做了自己的作品。

    那老文豪在世的时候,级别堪比国家诗词协会的副会长,可以说是才华横溢,比崔向红和河子都牛逼!

    他自信,鹿一凡绝不可能做出比那位去世的老文豪还厉害的诗词!

    一念至此,沈景斌嚣张的指着鹿一凡道:“怎么不做了?

    是不是觉得我的这首诗太过才华横溢,旷古烁今了,所以被吓尿了,不敢开口了?”

    鹿一凡淡淡的看着沈景斌道:“就你那点儿小才?”

    “小才?呵呵,鹿一凡,你敢不敢跟我再赌一次?”沈景斌怒道。

    “赌什么?”鹿一凡慵懒的问道。

    “就赌你能不能做出比我更好的诗来!如果不能,我要你跪下对我三跪九叩,尊我一声‘先生’!

    同样,我输了,也会这么做!”沈景斌冷冷道。

    此言一出,现场的人都炸了!

    “先生”这尊称,可不是随随便便叫的!

    在苍天愿望符改变后的世界,老师是可以随便叫的,但是你要是叫一个人为“先生”,那就等于承认他跟你亲爹亲妈的地位差不多!

    更何况还要行三跪九叩的大礼,这个赌约,简直是拿上尊严来进行赌博了!

    “看来沈景斌这是动真格的了!”

    “不过他的这首诗是真心厉害,怕是崔老师也做不出这种水平的诗来!”

    “我猜鹿一凡一定不敢答应。”

    “是啊,三跪九叩,还要叫‘先生’,这不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嘛!”

    “没办法,谁让人沈景斌有才呢!”

    沈景斌的这一手真是狠到了极点,一副要弄死鹿一凡的姿态!

    你答应?

    做不出比我好的诗来就特么就得跪下给老子磕头叫“先生”!

    你不答应?

    呵呵哒,不答应不就是认怂了,承认没我有才呗!

    到时候看老子不羞辱死你个小杂种!

    鹿一凡却是一脸的风轻云淡道:“行啊,你可别后悔!”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来吧!”沈景斌大笑道。

    鹿一凡心中不禁好笑。

    饮酒之诗?

    老子当初给李白设计台词的时候就已经为地丑工作室的人吟诵过了!

    他左摇右摆的来回踱步,都晃了十分钟了,就是不开口。

    “嗨嗨嗨,能不能行?不行就赶紧下跪!我脑仁都被你晃荡疼了!”沈景斌不耐烦道。

    鹿一凡撇了他一眼道:“皇帝不急太监急。

    以‘酒’为题,却不饮酒,不爽!不爽!

    这样做出来的诗,哪有半点意境?”

    “你做不出来就别特么装腔作势了!居然还想要模仿古人,饮酒作诗!

    装什么装啊!”沈景斌鄙夷道。

    崔向红也冷冷的吐出四个字:“哗众取宠!”

    还别说,底下还真有人带了瓶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